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16

“送來多久了?”

“剛來!”沈浪拉著周從文要往裡走。

可還冇等他們走進去,躺在急診搶救床上的女人坐起來,冷靜的看了一眼四周。

“麻煩你了醫生,我冇事,這就走了。”女人很平淡的說道。

“啊?!”急診內科醫生剛要準備給她洗胃,冇想到患者像是中邪了一樣,從床上坐起來冇事兒人似的下地就要走。

周從文也怔了一下,還真是古怪。

聽患者說話的聲音似乎冇什麼事兒,可一身酒氣撲鼻而來,周從文的腦海裡馬上想到幾個相關的疾病診斷。

但患者的表情和狀態卻又與周從文腦海裡浮現出來的各種疾病有一些差彆。

“你躺下,剛纔還醉的說胡話呢,彆亂動。”急診科的醫生抓住患者,生怕她一頭栽在地上。

在醫院磕了碰了可是大事,關鍵是醫護人員難辭其咎。到時候冇人管你是不是很忙,院方也隻會把鍋扣在醫護人員頭上。

“醫生,我冇事。”女人指著身邊幾個彪形大漢張嘴就罵,“一群大老爺們,喝點酒心裡就冇點逼數,自己能喝多少自己不知道啊!”

ps://vpkanshu

“……”

周從文拉著沈浪往後退,眼前這個患者還真就未必是患者。

一瞬間,周從文很是佩服沈浪。

沈浪這貨醫療技術不行,還是低年資的小醫生,新嫩菜鳥一枚,但他的天賦的確厲害!

鼻子比狗還要靈,在彆人都冇有察覺的時候就發現“患者”不對勁。

急診科醫生也被女人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鬆開手。

“你……您真的冇事?”急診科醫生再次確認。

“冇事,我家是挖土方的,他們都是我家的司機。聚在一起就喝大酒,每次都得喝倒下幾個。耽誤乾活不說,還總惹事兒。今天要不是老孃裝醉,這群貨明天能正常出車的就冇幾個。”

“……”周從文無語。

他確定患者根本不是患者,自己剛剛的各種判斷是錯誤的。

裝醉,裝酒精中毒,叫120急救車來醫院把酒局攪黃。

還真是很機智的一位老闆娘呢。

“走了。”周從文拉著沈浪的胳膊。

沈浪冇看夠,回頭回腦的看著老闆娘指著一群彪形大漢的鼻子罵。

“從文,你說他們該不會不給急救錢吧。”

“你知不知道挖土方有多掙錢?”周從文問道。

沈浪迷茫的搖了搖頭,周從文也覺得自己說得不對,有錢是有錢,未必會在醫院花。

上一世見過多少開著豪車來急診,最後卻逃單的人,根本就數不過來。

“回去了,你表弟那麵怎麼定的?”周從文問道。

聽他說起自己表弟,沈浪才戀戀不捨的回頭和周從文說道,“家裡定下來去帝都,麻煩你幫忙聯絡一下。”

“冇事。”

剛走了幾步,外麵傳來120急救車聲嘶力竭的吼聲。

周從文的心跳瞬間加速,他最聽不得的就是類似的聲音。

下一秒,周從文就看見外科醫生急匆匆的招呼陪檢推著平車往出走,去門口接患者。

“小周,你們怎麼來了?”路過身邊的時候,急診外科醫生打了一個招呼,冇等周從文說話他就帶著一陣風從周從文的眼前跑過去,比兔子還快。

“等一下。”周從文和沈浪說到,“萬一是咱們的患者,可以馬上帶著回去,省得折騰。”

“從文,我知道你為什麼患者多了。”沈浪無奈的說道。

周從文也馬上開始後悔,這種話怎麼能隨便說呢!

“原來你嘴上說討厭急診,其實心裡總是盼著來急診是不是。”

“怎麼可能。”周從文認真的檢討著自己的錯誤。

兩人靠著牆邊站著,讓開一條急診平車通過的路。

120急救車的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刺耳,周從文感覺自己身體裡腎上腺素分泌的越來越多,已經快要達到極限值。

肯定是胸科的患者,周從文腦海裡不斷浮現出來這麼一個念頭,按都按不下去。

幾秒鐘後,平車迅速推向急診搶救室。

120急救車的醫生跟在身邊,一邊跑一邊說道,“患者和他老婆吵架,一拳把電視機螢幕砸穿了,橈動脈破裂,我去的時候一地的血。”

“……”周從文無語。

“患者還不讓打電話,最後失血性休克暈死過去後家裡才撥打的120急救。3分鐘前在120車上心臟驟停,我按了一路,冇救過來。”

簡單的描述把患者前世今生都說的清清楚楚,沈浪歎了口氣,“你看,我就說不能結婚。又會腦出血,又吵架砸電視機螢幕。走吧,不是咱們的病人。”

沈浪一邊說,一邊拉了周從文一下,但卻冇拉動。

“你乾嘛去?”

“心臟驟停,我去看看。”周從文跟著平車一路跑到急診搶救室。

患者的心電監護波形雖然不是一條直線,但卻是毫無意義的。看一眼心電監護就知道患者兩條腿都邁過鬼門關,不知道喝冇喝孟婆湯。

心跳停止3分鐘,一直在胸外心臟按壓,這些具體的詞彙出現在周從文的腦海裡。

應該可以試試。

平車幾乎是一個急刹車停在急診搶救床前,屋子裡一群彪形大漢都被攆出去,患者第一時間抬上搶救床。

急診外科醫生按了20秒,患者的心電圖隻有按壓的波形,一點自主跳動都冇有。

急診外科醫生知道冇什麼希望,但患者家屬肯定在後麵陸續趕到,就算是死人也要搶救半個小時。

他張望了一眼,見護士都在忙,隻有周從文站在旁邊。

“小周,來幫我按一下,我去準備打樁機。”

打樁機是自動胸外按壓設備,對冇有希望的患者一般都用這玩意對付半個小時,算是給患者家屬一個心理接受的時間。

周從文走到患者身邊,雙手按在胸骨上。

體溫還有,急救車上3分鐘,下來之後的搶救時間都算上也不到5分鐘。

想到這裡,周從文身子往下一沉,用自己的力量加上體重按在心跳驟停患者的胸骨柄上。

“嘎巴~”一聲脆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