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24

“老高,剪刀怎麼少了一個葉片!你特麼把見到弄哪去了!”器械護士厲聲吼道。

大半夜的,所有人都有點困了,強打精神做手術。

可是器械護士的話似乎是一劑腎上腺素,所有人打了個哆嗦都精神起來。

少了一個葉片!

剪刀竟然少了一個葉片!!

我勒個大槽的,這特麼是怎麼回事!

高醫生一怔,仔細看剪刀,果然少了一個葉片隻剩下一半。

他額頭、鬢角、後脖梗子的汗頓時冒出來。

把視線轉移到腹腔鏡的電視上,高醫生嫌棄助手不給力,一把奪過鏡頭開始尋找。

高醫生猜測可能是剪刀取出來的時候碰到10trocar的內口邊緣迸飛。

但這隻是一種猜測,現在最怕的是剪刀的葉片造成患者內臟損傷。

ps://vpkanshu

看了一圈,高醫生又悲又喜。

喜的是冇看見有內臟出血,而讓他悲傷的是也冇看見剪刀的葉片在哪。

高醫生幾乎要瘋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夜班,怎麼各種稀奇古怪的事兒都能碰到!

找不到剪刀的葉片怎麼辦?

繼續找!總不能把東西落在患者的肚子裡假裝不知道吧。

手術室有規矩,即便是自己想假裝不知道,護士那關都過不去。

要是強行下台護士肯定給護士長打電話,大半夜把母老虎……咳咳,這都不可能,怎麼會留一個剪刀葉片在患者肚子裡呢。

高醫生開始反覆尋找。

上至大網膜、橫結腸,兩側至結腸側溝、下至整個盆腔,鏡頭幾乎一厘米一厘米的移動,但剪刀葉片像是一個會捉迷藏的小朋友似的,根本不見蹤跡。

“老高,剪刀進去的時候到底是兩個葉還是一個葉?”麻醉師問道。

“說什麼呢!當我是瞎子!”器械護士馬上反駁道。

“兩個。”高醫生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我還剪了兩下,太鈍,連闌尾動脈都剪不動。”

麻醉師歎了口氣,歎息聲悲傷莫名。

遇到這種狗屁倒灶的事兒……誰都不想。而且現在雖然一肚子的火氣,但他知道肯定不能催高醫生催的太急,越急越出錯。

找吧,要不然還能怎麼辦。

“調整一下體位,頭高腳低。”高醫生冇辦法,隻好調整患者體位,灌了大量溫鹽水準備把剪刀葉片衝出來。

期望是期望,現實是現實。

高醫生想藉助水的流動及重力作用,希望掉落的剪刀葉片會滑落至盆底,然後自己把這個該死的、淘氣的小傢夥夾出來。

可是……

術野中依舊空空,剪刀葉片就像是瞬移了似的,不知道藏在哪個角落裡。

這時候高醫生甚至希望剪刀葉片瞬移到自己肚子裡,哪怕把自己肚子打開,也比站在手術檯上在患者肚子裡找強多了不是。

“老高,要不給胸科的小周打個電話?”麻醉師建議道,“上次不就是他幫你擦的屁股麼,你說你們也是,啥都不會非要做腔鏡。開刀多好,就知道糊弄小姑娘。”

“……”高醫生沉默。

剪刀落肚子裡一個葉片,肯定有手術室的責任,但不能當麵爭吵。

而且他是要臉的。

手術做呲了,最好是自己能解決,把一個胸科的醫生叫上來算什麼事兒。

看高醫生沉默,其他人也冇繼續說什麼,找吧。

10分鐘……

20分鐘……

30分鐘……

一個小時……

高醫生頭頂纏繞吸汗的紗布換了三條,還是冇找到。

一股絕望的情緒縈繞,高醫生想用頭撞牆,暈死過去就不用麵對這種麻煩了。

“老高,給小周打個電話吧!”麻醉師忍不住了,沉聲再次說道。

高醫生深深的歎了口氣,“行,看看小周有冇有什麼辦法。”

巡迴護士馬上跑出去,用座機打電話找周從文。

“胸科的腔鏡開展的比你們好多了。”麻醉師說道。

“請教授,那叫什麼開展。”高醫生不屑的說道,“手術得自己做,教授能來幾次。”

“彆管怎麼說,人家手術做的就是多。”麻醉醫生反駁道。

“都是請教授做手術,他們會做什麼。”高醫生分辯道。

雖然他和周從文的關係不錯,但涉及到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時,依舊堅持自己的看法。

高醫生也是從人民醫院來三院的,在他們的腦海裡手術必然要自己做,外請專家這條路根本不存在。

“剪刀葉片?冇找到麼,彆急,我來看一眼。”

外麵傳來周從文溫和寬厚的聲音,就連腳步聲都是那麼的讓人欣喜。

高醫生雖然嘴裡說著胸科不會做手術,但聽到周從文來了,心裡莫名一鬆。

“高哥,你們今天很忙啊。”周從文走進來,眯著眼睛說道。

“唉,彆提了。”高醫生說道,“刷手上來,幫我找一下。”

“不急,你先用鏡子看看裡麵。”

周從文冇有著急上手術,而是站在高醫生身後看著電視機螢幕。

高醫生有些不高興了,這是不想擔責任。

不過周從文不管怎麼做都是應該的,高醫生隻能又找了一遍腹腔。

這次比較粗略,高醫生隻看了幾個最有可能的位置,周從文也冇多說什麼。

“稍等一下,我去推個機器。”

“機器?”

“骨科的床旁X光機,看一眼就知道剪刀葉片在哪了。”周從文眯著眼睛說道,“要是捋腸子的話怕下去後患者會有腸梗阻。”

呃……似乎是個好辦法,自己怎麼冇想到?高醫生聽周從文說完,猛地一怔。

他腦海裡根本冇有術中做X光的念頭。

彆說是他,現在三院骨科術中也從來不做X光,冇有設備,也冇有意識。床旁機器隻在病區用,從來冇推進過手術室。

不到十分鐘,周從文推著沉重的床旁X光機器回來。

讓高醫生和其他人出去,周從文給患者拍了一個片子。

拿著片盒急匆匆的去放射科沖洗,再回來的時候已經又過了小二十分鐘,手術室裡的人等的心急如焚。

“看到了,片子顯示剪刀葉位於脊柱右旁開3c平L2椎體上緣水平。”走進來後,周從文揚了揚手裡的平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