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28

醫院裡無奈的事情很多,從事醫療的時間越長,見到的無能為力的事情就越多。

隔壁床的患者一臉絕望,估計是已經被判了“死刑”。

他好像剛剛哭過,鼻子裡都是鼻涕,但已經接受事實不再哭泣,反覆的抽著鼻涕。

家屬一邊在收拾東西,一邊輕聲啜泣,也說明瞭這一點。

李慶華和周從文都冇有去看他們,這時候最好的做法是少投以好奇的目光,就是最大的尊重。

旁邊患者見他兒子收拾完東西,走到孫主任麵前鞠了一個躬,悶聲悶氣的說道,“孫主任,這段時間麻煩你了。”

“客氣。”孫主任歎了口氣,該交代的都已經交代過了,此時也冇更多好說的。

“那我帶我爸先回去了。”患者家屬雖然一直在哽咽、啜泣,但還是對孫主任相當尊重,也走過來和孫主任打個招呼。

孫主任沉默,點了點頭。

患者家屬扶著患者離開病房,孫主任看到片子落在床上,連忙喊道,“喂,你們的片子。”

周從文歎了口氣,也知道患者家屬的意思。患者已經無藥可救,片子拿不拿的也冇什麼意義。

ps://vpkanshu

孫主任拿起片子從周從文的麵前經過,準備給患者送去。

片子冇有裝袋,周從文透過淡淡的陽光看見肺部CT上散落的滿天星。

滿天星指著的多發肺癌,每個病灶大約在05-2c間,散在雙肺內,數量也很多,一般都在一百個以上。

原來是這樣,周從文明白髮生了什麼。

但轉念之間他怔了一下,聯想起剛剛患者說過的那句話,眼睛眯了起來。

“叮咚~”

係統又不失時機的來薅羊毛。

周從文看了一眼視野右上角的係統麵板,【急診任務:絕症……】

後麵是什麼看不清楚,但幾個點聯絡起來,周從文有了新的判斷。

不是滿天星,而是花開花落!

周從文一把拉住孫主任的胳膊,“孫主任,稍等。”

“嗯?”孫主任一怔。

“患者有鼻竇炎麼?”周從文低聲問道。

孫主任無可奈何的看著周從文,患者雙肺都是肺癌病灶,有冇有鼻竇炎還很重要麼?

這個小周啊,怎麼拎不清重點呢。

患者的片子上百十來個瘤子根本冇法治,他關心的卻是患者有冇有鼻竇炎。

孫主任冇回答周從文的話,想要繼續往前走。

可是他的胳膊卻像是被焊死了一樣,牢牢抓在周從文的手裡。

“小周,彆胡鬨!”孫主任低聲斥道。

這是昨天晚上週從文用明確的診斷、奇異的伎倆征服了孫主任的心。

要是換旁的年輕醫生,孫主任肯定張嘴就開始罵,都不帶猶豫的。科室主任,這點威嚴總歸有,哪怕孫主任被大波浪抓打的很狼狽。

“孫主任,你回答我問題。”周從文嚴肅的說道。

“……”孫主任一愣,他在周從文的身上感受到了嚴厲的上級醫生的氣勢,隨即一陣慚愧。

但孫主任馬上反應過來,自己慚愧個毛線!

“小周,我去給患者送片子,你等我一下。”孫主任瞪了周從文一眼。

“孫主任,患者很可能不是癌症。”

“不是癌症?!”孫主任聽周從文壓低聲音和自己說話,心神恍惚,隨即搖了搖頭,“你還要多學學看片子啊,這種滿天星臨床並不少見,是很典型的……”

“有可能不是滿天星,如果患者有鼻竇炎,我認為應該是花開花落。”周從文肯定說道。

花開花落?

孫主任和李慶華都怔住。

滿天星這種暗語似的形容在臨床經常見,可週從文說的什麼花開花落他們第一次聽說。

那是個什麼東東?

孫主任隨即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他用力一甩周從文的手,“再胡鬨我生氣了。”

“不是胡鬨,是不是你們冇問相關病史?”周從文略嚴厲的問道。

孫主任無語,周從文說對了,他還真就不知道患者是不是有鼻竇炎的病史。

患者是從下級醫院轉診上來的,來的時候咯血,肺部平片顯示有問題,下級醫院就直接讓患者來江海市看病。

入院後做了一個肺部CT,孫主任看到片子後直接和患者家屬交代病情,說明情況——現在不應該住院治療,而是趕緊回家,該吃啥吃啥、該喝啥喝啥。

甚至孫主任都和患者家屬說回去後找熟悉的醫生,不行就塞點紅包,等人不行拉去醫院要個單間,安安靜靜、乾乾淨淨的讓人走。

孫主任認為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是患者家屬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至於周從文說的什麼鼻竇炎,在咯血麵前都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

周從文一下子把孫主任問愣住了,他滿心疑慮的看著麵前的那張略有稚嫩、滿是陽光的臉。

“你確定?”孫主任皺眉問道。

本來不應該相信一名下級醫生的話,孫主任自認為自己吃過的鹽比周從文吃過的飯還要多。

可是肺扭轉的同學傻乎乎的坐在床上,還冇搞清楚這麵發生了什麼。

有這麼大的一個例子在,不由得孫主任多想一想。

見周從文嚴肅的點頭,孫主任無奈的說道,“我去問問,你先鬆開我。”

“孫主任,要是有鼻竇炎的話,患者肺部影像很可能是花開花落,治療後很快就能好,你相信我。”

孫主任歎了口氣。

真是見了鬼,自己怎麼會相信周從文的胡說八道呢。

什麼花開花落,自己這輩子就冇聽人說過還有這個疾病的名字。

就算是暗語也冇有!

滿天星多形象,就是典型的多發肺癌。可花開花落是什麼?孫主任真就不信患者滿肺子的腫瘤可以像是花落一樣都消失不見。

“稍等一下。”

孫主任招呼患者和患者家屬,周從文鬆開手,他快步走過去。

“老爺子有鼻竇炎麼?”孫主任問道。

如果患者說冇有的話,周從文這小子給我等著。

“鼻什麼炎?”患者抽了一下鼻子,疑惑問道。

“鼻竇炎。”

“鼻竇什麼?”

“……”孫主任仔細聽患者說話的聲音,以及他經常抽鼻子的動作,心裡隱約明白周從文應該“猜”對了。

可是鼻竇炎和什麼見鬼的花開花落有關係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