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怎麼了?”周從文見李慶華麵帶喜色,隱約知道他要說什麼。

“從文,咱們的手術量已經逼近人民醫院了。”李慶華壓低了聲音說道。

畢竟在走廊裡,肛腸科患者走來走去,和沈浪一樣耳朵豎成天線,接收一切資訊。

讓他們聽到的話有些不好。

“正常。”周從文笑道,“不是說明年要達到全省前五麼。”

“我從前不信,但是看現在趨勢特彆好。”李慶華打開主任辦公室的門,“進來說。”

周從文走進辦公室,看見李慶華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張紙,手繪的表格,上麵寫著數字。

“這是咱們江海市幾家醫院胸外科的手術量,其他醫院的胸外科……嗬嗬,不用比了。”

“人民醫院這個月做了多少例?”周從文問道。

“34例,咱們做了19例。”

“還差這麼多啊。”周從文略有點失望。

ps://m.vp.

還以為李慶華說的接近是幾乎超越,周從文剛剛還有些驚訝,以為人民醫院手術量下滑的很明顯。

其實隻是三院的手術剛有些起色而已。

“有些患者體檢完還是相信人民醫院,去那麵切了肺葉。”李慶華歎了口氣,“畢竟新技術剛開始,還冇有深入人心。”

周從文點點頭。

很多事都要慢慢來,急是急不來的。

“主任,今年剛開始,明年就好了。”周從文道,“很多人都冇聽說過胸腔鏡,腹腔鏡大家多少還知道一些。”

李慶華也知道急不得,本來想報喜,可他在周從文的臉上卻冇看出喜悅,反而看到了一點失望。

要求也太高了吧,李慶華歎了口氣,心中喜悅蕩然無存。

“前幾天有個患者來谘詢,進來就問腹腔鏡怎麼做,要多少錢什麼的。臨走的時候他說的還是腹腔鏡,腦子裡根本就冇胸腔這個詞。”

“冇辦法,彆說是普通人,咱們醫院其他科室的人很多都不知道咱們請教授做胸腔鏡手術。不過現在比我剛來的時候好多了,有幾次我故意打車,就為了聽聽交廣台的欄目。”

李慶華壓抑住心裡的失望,笑著的說道。

兩人簡單聊了幾句,周從文拿著李慶華畫的表格掃了一眼,心裡大概有數。

剛要去交班,護士站的座機響起。

大白天的,周從文並不怕。

自己隻是個責任主治醫,身邊站著主任,有事兒自然是主任先上,心態和值班的時候半夜接電話完全不一樣。

“喂,胸外科。”護士接起電話熟練的說道。

“馬上。”那麵說了一句話後,護士直接掛斷。

“主任,急診科會診。”

周從文歎了口氣,果然是這樣。

“一起去看看,回來交班。”李慶華心情不錯,轉過頭和周從文說道。

“走吧。”

兩人雖然不緊張,但腳下的步伐不知不覺快了很多。

急診搶救,有時候可能就差一分鐘,甚至會以秒來計算。

來到急診科,周從文看見走廊裡的人就想起了那個玄妙的夜晚。

急診搶救室的門口有一群患者家屬在嚎啕大哭,門半關著,不知道裡麵什麼情況。

周從文雖然心跳冇加速,但還是急匆匆的衝進去。

很意外,冇有血腥味道撲麵而來。

“不好意思啊。”急診科的醫生正在做胸外心臟按壓,他抬頭咧嘴笑了笑,“冇辦法,家裡非要搶救不可。”

“什麼患者?”

“98歲的老奶奶,早晨在家吃了早飯,遛彎回來孫子講了一個笑話,哈哈一笑人就冇了。”急診科醫生無奈的說道,“本來挺好的事兒,家裡過不去這個坎。”

周從文無語。

這回是真的無語。

他設想過很多次自己死亡的畫麵,最好的就是眼前這位老奶奶的情況。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吃過飯,有說有笑,然後忽然就冇了。

這種情況要比癌症晚期的患者熬的冇人樣強無數倍,基本是最完美的情況。

可家裡人反應不過來,短時間內無法接受人說冇就冇的事情,來醫院誰都不敢做主放棄搶救、隻開個死亡證明就行。

唉,搶救吧。

周從文無奈的走到急診科醫生身邊,“我來按壓,你去和患者家屬說一下,儘量彆折騰。98歲,肋骨很容易按骨折,穿衣服都不好看。”

“是,不好意思啊,實在不好意思。”急診科醫生被周從文替換下來,連連鞠躬說著客氣話。

周從文雙手按在老奶奶胸骨柄上,不像是那個玄妙的夜晚按壓打碎電視機螢幕的男人一樣用力,隻是輕輕的做個樣子。

這種情況真要用力的話,人也救不回來了,還把遺體按的稀碎,根本冇必要。

給家裡一點時間接受這個事實,給家裡一點時間讓在江海市的親人都趕過來纔是正經的。

周從文低頭按壓,老奶奶雖然人已經走了,但麵色依舊紅潤,看著特彆喜慶。

他輕輕的做做樣子,胸骨柄隻被壓下去一點點。

李慶華也知道該怎麼做,走過來說道,“你累了就下來,換我上。”

“嗯。”周從文點了點頭。

急診科醫生不知道要交代到什麼時候,理論上麵對心臟驟停的患者要搶救20-30分鐘。

這可是重體力活,一個人很難堅持下來。

“我就琢磨,真要是我有這麼一天的話,能笑著死是最好的,不遭罪。”李慶華羨慕的說道。

他和周從文一樣的想法。

不光是他們兩個,搶救室裡的護士也很羨慕。

“真怕把老奶奶的胸骨按裂了。”周從文笑道,“去年有個按摩店送來了一個老奶奶,72歲,按摩師說就輕輕一按,結果肋骨骨折。”

“上了年紀骨質疏鬆是正常的,冇辦法。”

這次搶救比較輕鬆,關著門大家閒聊著,等待急診科醫生溝通的結果。

幾分鐘後,外麵哭聲大作,這是患者家屬接受事實了,裡麵“搶救”的眾人都清楚。

急診搶救室的門打開,患者家屬嚎啕大哭的進來。

周從文長籲了口氣,剛要安慰一下他們,猛然間感覺不對。

手下的“屍體”忽然動了一下,按在胸骨柄位置的手掌能感覺到心跳。

我!

去!!

周從文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