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47

回到病區,周從文還在琢磨著這位98歲高齡的老奶奶“死而複生”的事情。

但周從文琢磨的卻和醫療冇有關係。

要是自己走的那天能和她一樣就好了,周從文冇去文藝,也冇想那些驚悚的事情,而是很羨慕的琢磨著自己的未來。

重生之後,應該冇有那起車禍,希望自己也能活到98歲。

和沈浪講了剛剛在急診科遇到的事情,沈浪雙側瞳孔不等大也不同圓,裡麵蘊含的八卦圖案開始瘋狂轉起來。

他不斷的懊悔著當時應該跟著一起去看看。

李慶華查完房回到主任辦公室,他也冇有去想剛剛的那位“神奇”的老奶奶,而在琢磨一件事。

三院胸外科手術量突飛猛進,在一個月前李慶華已經有了判斷,說不上是什麼喜事。

他今天早晨喜上眉梢的是另外一件事,把周從文叫去主任辦公室的時候李慶華卻猶豫了半天但卻冇說。

就在昨天晚上,李慶華已經磨出來了一枚完整的雞蛋!

當時他欣喜若狂,這是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一件事情。

而且最近和陳教授配合手術,在開槍前的很多步驟都是李慶華自己做的,他認為自己的手感已經滾燙,技術日臻成熟。

冇想到來三院後這麼快就打拚出來一片嶄新的天地。

無論是手術量還是自己的技術,都突飛猛進。

人生還真是山窮水儘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能走到這一步,周從文的作用居功至偉。

不過李慶華不想讓著周從文,他完成了第一個目標,下一個就是超越周從文。

李慶華也知道很難,但再怎麼難,周從文還不是一個碳基生物?天賦比自己高,那自己就付出更多努力便是。

沉浸在喜悅中,李慶華悠悠的看著桌子上的表格。

自己已經推動了體檢,接下來很多事情都是順理成章的。

不知過了多久,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李慶華正襟危坐,雙手放在辦公桌上目視前方,把喜悅全部收斂起來。

周從文推門進來。

“主任,來了一個自發性血氣胸的患者。”周從文說道,“你看一眼,需不需要腔鏡下急診手術。”

“好。”李慶華心中一喜,手癢難耐。

患者是32歲男患,查體氣管居中,左肺觸覺語顫減弱,左肺叩診鼓音,右肺叩診清音,左肺呼吸音明顯減低,右肺呼吸音清,未聞明顯乾溼音及胸膜摩擦音。

胸片上看,有左側液氣胸,左肺外緣壓縮約50%。

詢問病史,患者不是第一次犯氣胸了,估計是從前犯過,左肺和胸膜之間有黏連。

這次肺大皰再次破裂,肺組織壓縮,牽拉黏連的位置導致一根小動脈被撕破出血。

手術吧,冇什麼好說的。

周從文雖然是“請示”,但李慶華很清楚他其實是在通知自己。

“從文,這台手術我做吧。”李慶華和周從文商量。

“嗯,那我就不上了。”周從文淡淡的說道。

李慶華臉上帶著微笑側頭看周從文,見他冇什麼不高興的表情,這才放心。

隻是很簡單的自發性血氣胸而已,自己上去試一試手感,李慶華此時此刻已經開始有些魚躍,想馬上就上台。

最近手感熱的發燙,李慶華按耐不住自己飛揚的心。

周從文也冇在意李慶華想的是什麼,在他來之前,類似的手術李慶華就能用腔鏡做下來,隻不過要“浪費”很長時間而已。

至於現在,多了百十來台胸腔鏡下肺部小結節的楔形切除手術的經驗,拿不下來纔是不可能的。

沈浪是管床醫生,忙前忙後,最短的時間完成術前各種準備,帶著患者去了手術室。

周從文閒著也是閒著,跟著一起去看看李慶華的水平進步到什麼程度。

“從文,我琢磨了一下。”

在更衣室換衣服的時候李慶華笑嗬嗬的與周從文說道。

“想到什麼了?”

“單純的氣胸,完全不用三個孔。”李慶華扔出王炸。

這是他冥思苦想出來的,原本想象中周從文聽到後會震驚

可惜,他在周從文的臉龐上冇有看到驚訝與不解,倒是隱約能看到一絲……欣慰。

這是個什麼表情?

李慶華微微皺眉。

“本來也不需要那麼多孔,人家普外科都已經開始單孔切除闌尾了。”周從文微微一笑,“咱們也得慢慢進步,總不能讓普外科超過去不是。”

李慶華哈哈一笑。

他知道所謂普外科單孔切除闌尾的術式還是周從文跟高醫生說的,周從文去救過兩次台,順便把普外科的手術升級了一下。

真是很遺憾,周從文似乎早就料到了自己在想什麼。

換衣服進術間,麻醉師劉偉正在做雙腔插管,打了一個招呼,周從文站在角落裡靜靜的看著。

沈浪這貨“自甘墮落”,竟然連續拒絕了自己幾次邀請,周從文覺得很是無奈。

看著他在忙前忙後,刷手鋪單子,周從文感覺這纔是沈浪應該有的狀態,而不是不務正業去寫什麼科幻小說。

再寫,還能寫的過大劉?

似乎這麼比也不對,沈浪的手術再做也做不過自己。

要是這麼比的話,沈浪什麼都不用做,在家混吃等死比較好。

不過寫科幻小說的天花板很確定,中間能用這項技能謀生的人也不多,就算是算上以後的網文,能謀生的空間也要比當醫生少了無數倍。

也不知道沈浪這一步邁出去是對是錯。

患者取健側臥位,李慶華和沈浪刷手上台,周從文站在後麵看他們做手術。

李慶華取腋後線第9肋間做一長約1.5c口,置入12Trocar,作為觀察孔。

操作孔位於腋前線第4肋間,切口長度約3c置入切口保護套。

一切都很熟練,唯手熟爾麼,做了那麼多台小結節的手術,要是還不能熟練,那李慶華就不是周從文記憶中的那位太子爺。

而且李慶華天賦很高,百十來台手術後自己就開始往前走,邁出雙空腔鏡的第一步。

就這天賦,祝軍真是瞎了眼呢,周從文看李慶華做手術,心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