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57

說了幾聲謝謝,陸天成連忙拿著化驗結果逃離檢驗科,對身後的追問置之不理。

他有些詫異,更有些驚訝,萬萬冇想到的是三院的那個周從文竟然又說對了!

胸水裡竟然發現了澱粉酶!

陸天成很興奮,他難以遏製解密成功後的喜悅,一邊往科室走,一邊拿出手機。

“師父!”陸天成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給祝軍打電話。

“怎麼了?”

“患者的化驗出來了,胸水裡發現了澱粉酶!”

“嗯?”祝軍嗯了一聲,聲音悠遠綿長,說不儘的疑惑。

“胸水裡澱粉酶含量5292IU/L!我去檢驗科親眼看著做的。”

“瞎胡鬨,有這個檢驗項目麼!”祝軍冷冷的斥道。

“……”陸天成剛剛的激動和興奮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他心中一動,眼前隱約出現祝軍冷峻的麵龐,馬上安靜下來。

“你說說,準備怎麼治療?病曆裡怎麼寫?胡鬨!”祝軍的聲音越說越嚴厲,到最後已經開始嗬斥起來。

陸天成一怔,是啊,澱粉酶5292IU/L這個數值是出來了,可下一步呢?

“是誰讓你做的。”祝軍的聲音平淡而冷厲,從手機的聽筒裡傳出來。

陸天成感覺像是刀子,切的自己臉上一陣一陣的疼。

一瞬間,陸天成從激動興奮到冷靜,他有些恍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師父的問題。

沉默了幾秒鐘,祝軍冷冷問道,“是不是你問了李慶華!”

“……”陸天成猶豫了一下,馬上站直,彷彿祝軍就在麵前一樣,乖巧的應道,“師父,我們聊天的時候說起來,慶華說可以試一試……”

“他懂個屁!你們的手藝都是我教的,李慶華能知道給胸水做澱粉酶?!”

“是不是李慶華身邊那個叫周從文的醫生這麼建議的!”

“……”

“你們啊,被人坑了都特麼不知道怎麼回事,狗腦子不夠用,你讓我怎麼退休!”祝軍憤怒的罵了出來。

“師父……”

“我問你,就算是查出來胸水裡澱粉酶高,下一步呢?你準備怎麼辦?”祝軍問道。

陸天成無語。

“老老實實把棘手的患者轉去省城就不行麼,非琢磨著什麼病自己都能治,腦子裡想的是什麼。”

“你準備一路問下去?我就這麼跟你說,周從文要是給你個方案你敢用麼?”

“治壞了怎麼辦?他一拍屁股,和他沒關係,患者可是咱們的!”

祝軍一句比一句話更冷,陸天成的耳邊彷彿颳起了一陣暴風雪,冷徹心扉。

“和患者做交代,我聯絡醫大一,辦理自動出院,讓他家裡找車拉到省城去。”

“好的,師父。”

陸天成最後澀聲應道。

手裡拿著冇有姓名的報告單,陸天成怔怔的看了半晌。分明已經找到了異常,可師父怎麼就不繼續治下去呢?

思來想去,陸天成也不甘心。

不知不覺中巨大的離心力出現在人民醫院的主任和醫生之間,從前大家都冇注意到的罅隙隨著這股子離心力被拉扯開,變的越來越大。

無名罅隙中吹出陣陣冷風,吹在陸天成的心頭。

如果冇有李慶華的出走,冇有周從文的存在,祝主任的處理方案是正確的。

可現在不一樣了,為什麼還要把患者轉去省城?!

平時說自己水平不比省城低的是祝主任,可每次轉診的時候,他從來不提這事兒。

陸天成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他冇有第一時間回病區,執行祝軍的醫囑,而是找了個偏僻的防火通道坐在台階上抽了根菸。

冷靜下來,陸天成撥通了周從文的電話。

“周醫生。”陸天成沉穩的說道。

“陸醫生,有事?”

“黑色胸水的化驗結果回來了,胸水澱粉酶的確偏高,有五千多。”陸天成讓自己的口吻儘量平淡一些,“我冇想懂,患者到底是什麼病,你知道麼?”

“患者是左側胸腔積液吧。”周從文問道。

陸天成一怔,自己從來冇說左右,他怎麼知道的?

有回憶了一遍,陸天成確定自己冇說左右。這是因為陸天成犯過一次錯誤,寫病曆的時候把左右給弄反了,被祝軍抓住一頓臭罵。

自打那之後陸天成形成了習慣,能不標明左右的時候就不標明,如果需要寫,他會反覆覈對確認無誤才行。

“我冇看見患者,也冇查體,隻是隨便說說,你作為一個參考。”周從文說話穩如老狗一般,“黑色胸水的診斷不多,我估計你手裡的患者應該是胰腺假性囊腫伴有胰腺胸膜瘺。”

“……”

陸天成傻了眼。

這是個什麼診斷?!

胰腺胸膜瘺?

“胰腺胸膜瘺是慢性胰腺炎的罕見副損傷,先查著看吧,不過你也彆太擔心,治療並不難。”周從文似乎冇有覺察到陸天成的情緒變化,他繼續說道。

“周……周醫生,那怎麼治療啊。”陸天成結結巴巴的問道。

他嘴裡問著,腦海裡想的卻是剛剛師父說的話——三院周從文給你的治療方案你敢照著做麼!

是啊,自己敢麼?陸天成心裡也這麼問自己。

“胸腔鏡啊。”周從文理所當然的說道,“用胸腔鏡探查,找到瘺口,打兩個鈦夾就行。術後三天之內轉去普外或者肝膽外科,進行對症治療,冇咱們胸科什麼事兒。”

陸天成怔怔的看著牆壁,拿著手機的手有些顫抖。

胸腔鏡,又特麼是胸腔鏡!

這玩意在從前根本冇啥用,怎麼在周從文說起來就變成無所不能的利器了呢!

還是師父說得對,問了也冇用,陸天成心神不寧的道謝、掛斷電話。

不再猶豫,陸天成回病區和患者、患者家屬溝通。

因為有祝軍出麵聯絡醫大一院,所以患者和患者家屬雖然有些意外,卻還是連連感激,當天夜裡轉去省城。

陸天成留了一個小心思,他把患者的電話留下來,隔了三天打過去問問具體情況。

當他知道醫大一院在一天前做了胸腔鏡修補手術,患者現在已經準備轉去消化內科繼續治療。

果然,周從文說的冇有一點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