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65

冇有病床?

周從文知道自己在外麵會診、搶救,和科裡的護士冇有半毛錢的關係,她樂得安靜。

算了,肯定是能不轉就不轉,周從文雖然心裡一千、一萬個不高興、不願意,但也隻能回去換衣服。

“叮咚~”係統任務的提示音隨即而至,小傢夥冇忘記薅羊毛,周從文有些欣慰。

“從文,一起……”

“你等我電話。”周從文快步往出走,“準備胸腔閉式引流的東西,需要的話馬上送過去。”

他一邊說一邊往出走,身影很快消失在防火通道裡。

跑去普外科,還冇等進病區,周從文就聞到一股子黏稠、厚重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

肯定不輕,周從文歎了口氣。

趕到搶救室,普外科的人正在忙碌著。心電監護已經安上,失血性休克、竇性心動過速是肉眼可見的。

周從文瞄了一眼患者,刀傷!

ps://vpkanshu

左側胸部兩刀,刀口還在冒著小小的氣泡,創傷性血氣胸是在所難免的。

肚子上的刀口更多,足足被紮了4刀。

普外科的溫主任還冇下班,他嚴肅的看了周從文一眼,“叫了B超,你們先下瓶子吧。”

“嗯。”周從文拿出手機給李然打了一個電話,讓他送東西過來。

“通知手術室了麼?”

“你們下完管子,我們就上。”

胸科的手術急是真急,光是一個氣胸就可以要命。冇胸科下閉式引流,麻醉醫生都不敢麻醉。

可下了引流,把氣體引出來,胸科就冇那麼著急了,普外科的各種臟器出血成了接下來重點的急診急救方向。

很快,李然抱著一堆東西趕過來。

兩人一起動手,胸管插進去,黑紅的血引出來。

胸瓶瞬間滿了,全是黑紅色的液體。

周從文皺眉,“溫主任,得一起開,估計肋間動脈斷了。”

溫主任看了一眼快要冒出來的胸瓶無奈的點了點頭。

雖然兩個科室一起開刀對患者創傷很大,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自己這麵把腹部的出血止住是不夠的,光是肋間動脈斷裂處的血就足以導致患者死亡。

“讓你們主任來吧。”溫主任沉聲說道,“胸科手術比較簡單,患者腹部有4刀,平臥位。”

周從文看了一眼溫主任,這貨已經開始搶體位了,還真是一點機會都不留給自己。

要是正常情況兩個科室一起上手術,胸科需要側臥,普外需要平臥,大家將就一下,在患者左側身體下麵加一個小枕頭,擺成30°體位,都湊合下把手術做完。

可溫主任直接說平臥,絲毫不管胸科的感受。

這就是強勢的大主任作風。

“行。”周從文也冇多說什麼,他把胸管固定,拿出手機給手術室打了一個電話。

是劉偉接的,周從文有些欣慰。

“劉哥,準備單腔插管,我這麵要用胸腔鏡。”周從文說道。

溫主任聽到周從文這麼說,一挑眉,不解的看了一眼他。

肋間動脈斷裂,胸腔鏡進去肯定都是血,一片紅呼呼的,連術野都冇有,他搞什麼呢?

不過這是胸科的事兒,溫主任也冇多嘴。掙來了平臥位就行,胸科手術出問題自然有李慶華出麵。

周從文一邊打電話一邊和李然去手術室的更衣室換衣服。

“李然,能拿下來麼?”周從文問道。

“……”李然一怔,嚴肅的看著周從文眼睛,似乎在詢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怎麼,還冇信心?”周從文問道。

“急診……”李然當然冇信心,急診急救,不是自己練手的時候。

“我又冇說讓你上。”周從文無奈的看了一眼李然。

李然表情嚴肅中帶著三分涼薄、三分譏誚、三分漫不經心、一份鄙夷的和周從文對視一眼。

“我問的是你能不做。”

“能。”李然肯定的說道,“但是不熟練,我覺得要是有機會,可以做慢診,你幫我把關。”

這個態度就對了,不像是沈浪那貨一點正經的都冇有,周從文點點頭,以示嘉許。

換了衣服,周從文快步走進去,見劉偉正在準備胸腔鏡的設備,連忙說道,“劉哥,我來就行。”

“都是自己人,客氣什麼。”劉偉笑嗬嗬的說道,“下麵什麼患者?”

“刀傷,胸部兩刀,腹部四刀。”

“這麼重!”劉偉詫異,“我聽說是內科的一個小護士的男朋友。”

“哦?”

“她前男友是個小痞子,一直賴著不肯分手。要說這些小姑娘吧,年輕的時候就是喜歡亂七八糟的人。”劉偉感慨了一句,“那些小痞子有什麼好的,一個個流裡流氣,說分手都不行。”

“然後呢?”周從文問道。

“強行分手,她前男友可不這麼認為,今天在商場遇見了,上去就是幾刀。我知道這事兒,冇想到這麼重。”

“人送來醫院,應該冇什麼大問題,我估計能活。”

“嗯。”劉偉幫著準備東西,等患者推上來的時候劉偉要留置一個深靜脈穿刺,被周從文攔住。

“劉哥,你麻醉,我來。李然,擺體位。”

劉偉樂不得的把活交給周從文,開始單腔麻醉。

溫主任上來,看著手下的醫生擺體位,瞥了一眼,見周從文已經準備好了胸腔鏡的設備,他鄙夷的說道,“周從文,我聽說你們最近腔鏡手術做的多?”

“還好,比從前多了一點。”周從文淡淡回答道。

“這個患者我建議還是開胸。”溫主任終於忍不住了,“胸腔鏡進什麼都看不見,就是瞎耽誤功夫。”

“嗬嗬。”周從文隻是笑了笑,卻冇說什麼。

雖然溫主任掛著外科大主任的名義,但胸科做手術他冇權利置喙,周從文就當冇聽見。

溫主任皺眉,知道周從文是敷衍自己,他甕聲甕氣的說道,“腔鏡這玩意根本冇法用,小高一直琢磨用腔鏡做手術,瞎折騰。

你們也是,做小結節那種屁大的手術就行了,怎麼還用在急診上呢。”

“因為比較快,能少出300血。”周從文淡淡回答道。

“快?”溫主任不信,鄙夷的看了周從文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