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81

“你們自己來看看!”隋主任的聲音都洪亮了幾分,臉上的紅光快能當電燈泡用來照明,跟屁股底下連了電路似的。

患者家屬們麵麵相覷,患者的父親當時罵的最凶,這時候也最慫,他已經從隋主任的臉上看到了結果。

真的是痛風!

16歲的兒子真的是痛風!!

心中惦念,來不及羞愧,他站起來走到隋主任身邊。

一個數字出現在眼前——728μl/L。

雖然前麵的數字和後麵的計量單位他並不懂,但化驗單有正常值,檢驗結果後麵還有一個醒目的向上的箭頭無聲的告訴他這項化驗數值很高、很不正常。

“呃……”患者家屬無語。

“看吧!”隋主任心中得意,他隱隱覺得自己相信周從文的判斷真心是冇錯,對自己的“識人之明”感到很滿意。

“大半夜的來找麻煩,吼的滿病房患者都睡不好覺,結果呢,結果呢!”

隋主任終於確定自己占理,桌子拍的山響,一點都不擔心病房患者睡不著覺。

“……”

患者家屬知道理虧,陪著笑臉說道,“隋主任,您的醫術真是高明!可我家孩子才16歲啊,這麼小的年紀怎麼就得了痛風呢?怪了事兒了。”

隋主任特彆高興。

尤其是看見患者家屬認慫,他遏製住心裡笑開的一朵花,板著臉,“現在知道谘詢醫生了?剛纔是誰說三院就是衛生所的?我跟你說,這病不管你們去哪,誤診的概率極大。”

“患者還是早期痛風,吃點藥就好。要是拖一段時間到了中期,等著遭罪去吧。”

“是是是。”患者家屬麵對血尿酸的結果無言以對,暗叫好險,隻能不斷附和著。

滕醫生也很詫異,當他在檢驗科拿到還發熱的化驗單的時候就傻了眼。

真的是痛風!一個16歲的痛風!

隋主任說得對,這病不管在哪,誤診是一定的。誰能想到有明顯運動史的16歲小患者竟然不是軟組織挫傷,而是痛風呢?

“算你們走運。”隋主任也不願意太過分,占了上風就得,總不能把患者家屬逼的惱羞成怒,和自己打起來不是。

“以後來醫院要聽醫生的,要是你們那麼能,怎麼不在家治病呢。”隋主任站起來,又扔下一句話,“小滕,給患者開藥,告訴他們以後注意什麼。”

說完,隋主任轉身出了醫生辦公室的門,順手把門關上。

直到此時,隋主任才表露出來原本的情緒。

周從文……真特麼的……

牛逼!

這種患者的誤診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可他一走一過卻多管閒事的讓查一個血尿酸。

如果是從前,隋主任肯定認為周從文狗抓耗子多管閒事。

可今天手術檯上,要不是周從文多管閒事,患者就特麼死了!可他是怎麼知道的?

隋主任本來想去單間看看周從文,表達感謝並問問他是怎麼做出的診斷。

可猶豫了一下,隋主任還是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抽了一根菸,仔細琢磨患者的情況。

首先是年輕,16歲的高中生,還有運動,片子冇有骨折,軟組織挫傷這個診斷已經呼之慾出。

就算是有其他檢查,也是用核磁來查查韌帶是不是有問題。

可隋主任覺得韌帶出問題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孩子在踢足球的時候冇覺得什麼,是回去後腳踝腫起來的。

這是巧合,類似的巧合最難判斷。

可週從文一走一過……一想到那張年輕的臉龐,隋主任就肝疼。

之前他一直下狠心決定要給周從文點顏色看看,甚至暗自賭咒發誓。

可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在無聲的告訴他,那是一堵厚重的牆壁,自己無法逾越的牆壁,正常人都不會用頭撞牆。

況且周從文根本不是牆,而是一塊鐵板。

自己拿腦袋去撞?那不是扯淡麼,隋主任抽完一根菸,拿定主意換上一副笑臉走去小單間。

他很禮貌的先敲了敲門,哪怕在骨科他隋主任最大,也表現的特彆“禮賢下士”,特彆文質彬彬。

推門進去,見周從文坐在患者身邊,眼睛盯著監護儀,隋主任心生慚愧。

這是自己的患者……

“隋主任,你怎麼醒了?患者冇什麼事兒,彆惦念。”周從文站起來問道。

“坐坐坐,小周。”隋主任客客氣氣的說道,“我來看看患者。”

“哦,我還以為是被外麵的家屬吵起來的呢。”周從文微微一笑。

“……”隋主任心中流淚,不用這麼直接吧。

“也是被吵起來的。”隋主任訕訕的說道,“小周,那個孩子真的是痛風,你怎麼看出來的?”

“關節軟骨下方痛風結節,正常骨皮質是連續的,片子上有一個類似於偽影的小黑點,看著不美。”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

不美……

隋主任萬萬冇想到周從文竟然會用這個詞來描述。

“就是一種感覺,看多了自然而然有反應。非要說哪不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也不敢這麼說。”周從文淡淡說道,“患者雖然年紀小,但痛風的可能性很大,不查一個就這麼放走好像不對。”

“要不是呢?”

“不是就不是唄。”周從文笑道,“術前做檢查,咱們還能盼著患者指標都是陽性麼?”

“……”隋主任無語。

周從文的話裡槽點太多,他竟然不知道該從何吐起。

看多了……你纔多大年紀,看片子能有我多?隋主任心裡想到。

可轉念之間,隋主任馬上想起來自己在辦公室裡的念頭,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鬱。

“小周啊,今天幸虧了你。”

“客氣,隋主任。”

“要不我看一會,你也歇歇。”隋主任很認真的說道。

“彆了。”周從文道,“止血帶休克在搶救回來後還有一些可能出現的併發症,你不熟悉,還是我來吧。”

真是太直接了,能不能客氣點,隋主任淚流滿麵,尷尬的一逼。

“去休息吧隋主任。”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患者12小時候就平穩了,這是急症,來得快去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