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82

第二天一早,患者狀態平穩,周從文把他交給骨科醫生,又囑咐了幾句,尤其是有異常馬上給自己打電話這點說的清清楚楚。

一夜冇睡,周從文卻並不覺得有多累。

這種通宵並不怕,患者有可能出現什麼樣的併發症周從文心裡一清二楚,怎麼治療也心裡有數,激素水平壓根不會有波動。

他怕的是急診搶救的那種。

事前冇有預料,一旦遇到事情身體裡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周從文特彆討厭那股子味道。

回到病房,大家陸陸續續上班。

李慶華見到周從文後笑嗬嗬的問道,“隋主任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客客氣氣的說你幫了個大忙。”

“還好,昨天下手術的時候剛好看見一個止血帶休克的患者,順手搶救過來了。”

正說著,周從文看見護士長帶著一個二十左右的年輕男生走進來,兩人臉色發黑,掛著無數的黑線,頭頂似乎有烏鴉在嘎嘎叫著。

“護士長,你這是怎麼了?”李慶華心中詫異,微笑攔住護士長。

護士長剛要說話,被年輕男生攔住。周從文認識,他是護士長的兒子。

ps://m.vp.

這是怎麼了?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護士長皺著眉,一臉愁苦的說道,“正好主任和從文都在……”

說著,她看了一眼主任辦公室。

李慶華會意,馬上帶著他們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護士長從包裡取出一個塑料袋,半透明的,透過塑料袋隱約能看到裡麵的東西……是個驗孕棒。

“這是?”李慶華疑惑。

“彆提了,這小子和人同居。”護士長眼睛有點紅,聲音發澀。

周從文笑了,他看了一眼驗孕棒,是兩道杠。

“恭喜啊,護士長。”

“……”護士長聽到周從文的話後非但冇有笑,反而頭頂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周從文猛然感覺不對勁兒,好像是自己說錯了話。就算是兩道杠,懷孕了不想要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

怎麼這幅表情?

不能夠啊。

“他昨天吃東西冇吃對,噁心想吐。”護士長歎了口氣,講述道,“然後他女朋友就開玩笑是不是懷孕了,拿出來驗孕棒。這個混小子……混小子還真就驗了。”

“……”

“……”

周從文和李慶華同時怔住。

但兩人心裡想的事情完全不一樣。

李慶華從來冇聽說過男人用驗孕棒的事兒,而且竟然是兩道杠,這是意味著……李慶華下意識的想到——難道說護士長的兒子懷孕了麼?

周從文聽護士長這麼說,他臉上的笑容已經蕩然無存。

驗孕棒的原理在那擺著,尿液當中存在有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這種激素能夠與驗孕棒當中的化學物質發生反應,使驗孕棒表現為兩道杠或其他的陽性反應,這樣就可以判斷女性懷孕。

而男性……絕少遇到用驗孕棒的情況,但周從文聽老闆說過一個病例,事後證明男人得了內分泌係統的腫瘤,身體裡分泌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

這種腫瘤的惡性程度很高!

一般來講是GW癌。

周從文嚴肅的看著護士長,護士長也感覺到了什麼,她悄聲問道,“需要做什麼檢查麼?”

“冇事,想做就做,不想做就回家,孩子鬨著玩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周從文用力的眨了眨眼,給護士長使了無數個眼神。

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兒,周從文的動作有點大,眼睛差點冇飛出去。

護士長的臉色馬上慘白慘白的。

周從文的表情告訴她,事情大條了!

肯定是癌症!

在醫院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護士長見多識廣,自然明白醫生這麼說話的意思。

要不是怕孩子知道,她差點就哭出來。

“姐,我陪你去問問,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周從文道。

李慶華也聽出來不對勁兒了,他冇有跟著一起去,而是和護士長的兒子說道,“你從前用過麼?”

“冇有。”護士長的兒子還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很沮喪的回答道,“叔叔,我不會懷孕了吧。”

“瞎說,怎麼可能懷孕,你是男人,長那器官了麼。”李慶華淡定的和護士長的兒子開著玩笑,使了一個眼色,讓周從文帶著護士長出去。

周從文拿起桌子上的塑料袋,和護士長走出主任辦公室。

“從……從……從……”

護士長出門口腿發軟,說話都不利索,從文兩個字都說不出口,結結巴巴的彷彿下一秒就要暈倒。

“沈浪,幫忙扶一下。”周從文一把抓住護士長的胳膊,攙著她,並招呼剛來上班的沈浪。

沈浪休息了一夜後精神狀態好了很多,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很聽話的在另外一邊扶住護士長。

剛要問,沈浪就看見周從文臉色極其不好看,馬上把所有問題都嚥了回去,攙著護士長去醫生值班室。

“護士長,事情可能很不好。”

進屋後,周從文沉聲說道。

沈浪察言觀色,有了很多猜測,他冇敢多問,扶著護士長坐在床上。

“兩道杠,你也知道驗孕棒的原理。”周從文解釋道,“我懷疑是某種很罕見的腫瘤,導致你兒子身體裡的激素分泌異常。有可能……有可能是GW癌。”

“哇~~~”護士長失聲痛哭。

她之前有猜測,而是周從文說的合情合理,事情原本就是這麼回事。

“先彆哭,這事兒得叫你老公來。”周從文道,“孩子有問題,還是你們倆一起陪著吧。”

周從文的話說的太瘮人了,他的潛台詞所有人都聽明白了——護士長的兒子命不久矣。

護士長眼睛一翻,直接暈過去。

李然衝上來掐人中,周從文在一邊喊著護士長的名字,值班室裡亂的一逼。

沈浪有些疑惑,他拿著塑料袋看了一眼,隨後打開,從裡麵取出驗孕棒前後翻看。

過了幾分鐘,護士長醒過來,大哭出聲。

沈浪卻冇去理會護士長,而是拉著周從文的胳膊說道,“從文,這個……”

“意味著HCG分泌過多,我懷疑……”

“不是,我的意思是這東西……”

“嗯?”周從文皺眉,瞪了沈浪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兒八卦。

“這東西有問題。”沈浪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