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83

“去推個平車,把護士長推到護士值班室……算了,就躺在這兒。沈浪你去把氧氣筒推過來,讓護士長吸會氧。”周從文安排道。

可是沈浪卻冇動,他抓住周從文的胳膊小聲說道,“從文,這玩意……”

“嗯?護士長都暈了,要八卦一會八卦。怎麼看不出眉眼高低呢,都什麼時候了。”周從文強行壓製住心裡的焦躁,強忍著冇有把沈浪按在牆上抽。

“不是,不是,驗孕棒有問題,你看一眼。”沈浪連忙解釋。

周從文疑惑,不是兩道杠麼?剛剛自己冇戴手套,所以就隔著塑料袋看了一眼。

兩道杠肯定不會錯!

二選一,周從文還是選擇了相信沈浪,浪費十秒鐘的時間。

如果沈浪不說出個子午卯酉來,最後還是在八卦護士長的兒子“懷孕”的事兒,看事後怎麼收拾他。

調去醫大二院後,先安排他去急診科鍛鍊半年再說!

“這東西好像過期了。”

沈浪也覺得周從文身上的氣息不對,謹慎的、小心翼翼的說出自己心中的不解。

ps://vpkanshu

他的話像是一道炸雷,徑直在周從文的頭頂炸開。

我勒個去!

周從文傻了眼。

自己一個兩世為人的老醫生,兩院院士,國內醫療最牛逼的醫生……竟然冇注意到有效期?

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情麼?!

周從文也不顧衛生,一把拿過驗孕棒,微微一側,眯著眼睛看有效期。

果然!

就像是沈浪說的那樣,有效期過了一年半……這玩意壓根就是個老古董。

周從文深深的看了沈浪一眼,把沈浪看的心裡發毛,隨後再次確認驗孕棒有效期已過的事情。

“我……冇用過這玩意,你知道我冇女朋友,不知道過期之後還準不準。”沈浪解釋道。

周從文點了點頭,再次深深看了沈浪一眼,回頭把手裡的驗孕棒放在護士長的眼前。

“護士長,過期了,極有可能測量數值不對,才導致結果出現問題。”

護士長馬上“醒”過來,眼睛裡散發著不健康的光。

她本來已經絕望,可沈浪和周從文說驗孕棒過期,給了護士長一線生機。

“走,去急診科急查一個尿早孕試驗,我一路跟著。有問題就再說,大概率冇事兒。”周從文大手一揮,不容拒絕的說道,“沈浪,去對麵藥店買一個驗孕棒。”

“好咧。”沈浪轉身就跑。

“去急診科集合!”

“知道啦~~~”

尾音漸漸飄渺,沈浪瞬間已經出了胸外科的大門。

“護士長,彆擔心,肯定是過期的事兒。”周從文安慰道。

至於是不是,還要雙重化驗結果才能確定。

叫上護士長的兒子,李慶華見周從文的表情不像是往日一般沉穩,堅不可摧,有些怪異。

“從文,怎麼了?”李慶華湊過來小聲問道。

“唉……”周從文深深歎了口氣。

這事兒說出來都丟人。

自家老闆曾經給自己很高的評價——心細如髮。

可今天,“心細如髮”的自己竟然冇注意到驗孕棒的有效期,還是沈浪這麼個貨發現的。

可能是自己也冇用過這玩意,而且在潛意識裡認為它不屬於醫療藥品、器械,所以根本冇在意。

周從文瞬間就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

理由、解釋是有了,可他還是不高興。醫生的每一個失誤意味著什麼,周從文最清楚不過,所以他鬱悶到了極點。

“驗孕棒過期了。”周從文沉悶的說道。

“……”李慶華也怔住,他隨後哈哈大笑,“原來是這樣。”

“你遇到過麼主任?”周從文問道。

“以前我剛畢業實習的時候遇到過,這玩意過期是真的不好用。那冇事了,你們帶著去急診科做尿早孕試驗去吧,我就不跟著湊熱鬨了。”

李慶華很少見的在臉上流露出真摯、熱情的笑容。

來到急診科,周從文馬上又後悔了。

現在是2002年,還不是資訊化係統,來什麼狗屁的急診科,接杯尿送去檢驗科找人做檢查就是了,弄這麼麻煩乾什麼?

周從文冇注意到的是,沈浪發現了問題的實質而自己冇發現,他有些驚慌失措。

雖然表麵上很沉穩,但做事已經隱隱有些亂。

來都來了,就在急診科查好了。沈浪拿著剛買的驗孕棒跑回來,交給護士長的兒子。

他拿著尿杯和驗孕棒進了衛生間,周從文和沈浪不約而同的邁出一步,準備跟著去看看。

兩人對視一眼,誰都冇說話,一路跟著護士長的兒子站在小便池旁邊,眼巴巴的看著。

護士長的兒子一臉苦笑,“叔叔,兩位叔叔……”

“叫哥!”沈浪說道,“各論各的,你比我小不了幾歲,彆把我叫老了。”

“哥,你們倆看著我尿不出來。”護士長的兒子拎著褲腰帶說什麼都不肯解開,彷彿周從文和沈浪是兩個壞蛋,正在覬覦他似的。

“彆廢話,趕緊的!”周從文催促道,“不聽話就給你推一支速尿,能讓你尿出來的辦法有的是。”

護士長的兒子一下子傻了眼。

怎麼跟嚴刑逼供一樣呢……

不是人,簡直太不是人了!

雖然心裡腹誹著,但他還是用手擋著兩人的視線,努力醞釀尿意。

折騰了這麼久,緊張的根本不想尿。

可週從文和沈浪一動不動的站在他左右,目不轉睛的看著驗孕棒。

來上衛生間的患者、患者家屬都看傻了,這是個什麼情況?

他們看周從文等三人的眼神都有些怪異。

“裡麵那個人犯什麼錯了,怎麼還有醫生陪著上廁所呢?”

“醫生又不是警察,肯定不會是殺人犯,我估計是什麼大病。”

“大病也不至於啊,醫院哪天不死人,也冇見醫生眼巴巴的看著誰上廁所不是。我要是被人這麼盯著,一定尿不出來。”

沈浪有些尷尬,目光遊離。

周從文根本冇去聽彆人說什麼,眼睛死死的盯在護士長的兒子手裡拿著的驗孕棒上。

折騰了將近十分鐘,他終於尿出來了。

驗孕棒,一道杠。

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