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92

黃老揹著手和周從文一起去刷手,鄒主任怔怔的看著劉偉在固定單腔通氣管,他小聲問道,“劉醫生?”

“鄒主任,我叫劉偉,您叫我小劉就行。”劉偉很是輕鬆,畢竟自己第一次當什麼麻醉護士,竟然冇出事,比較順利的完成了任務,心頭一鬆。

“周醫生在國外哪家醫院留過學,你知道麼。”鄒主任問道。

“他……好像冇出過國。”劉偉慎重的回答道,“他是我們省的一家二本醫學院畢業,前年年底分配到我們江海市三院,一直在胸外科乾活,連國內進修都冇去過。”

“……”鄒主任一怔。

二本,那特麼也算是醫學院?!

醫療係統裡天然的鄙視鏈,在鄒主任的心裡一家普通的二本醫學院畢業的學生還要回爐重造,根本不能直接就用。

至於什麼江海市三院,一聽就是那種草台班子,也根本不會在912的眼睛裡。

可週從文的所作所為,包括劉偉這個被抓來充當麻醉護士的醫生都說明瞭一點——周從文肯定參與過類似的手術,而且還不止一台。

不光是他,連這位“麻醉護士”做的都有板有眼,比較熟練,的確是個好幫手。

怪了。

ps://vpkanshu

鄒主任完全想不懂其中的原因,這一點都不科學。

“老鄒,你知道我為什麼上不去麼?”鄧明一邊準備消毒一邊說道。

“為什麼?”鄒主任隱約能猜到答案,可他卻不相信,還是問道。

“因為小周的手術做的比我好。”鄧明坦誠的說道。

912胸外科大主任隻能充當消毒的角色……連手術都上不去,鄒主任也是無話可說。

他怔怔的看著單腔通氣管道,心裡不知在想什麼。

“擺體位。”鄧明道。

兩個胸外科的帶組教授親自上手,把患兒的體位擺成左側臥位。

劉偉這時候想起來周從文的叮囑,連忙扶著單腔氣管插管,“慢著點,孩子的氣道短,容易脫出。”

鄒主任“醒”過來,現在可不是琢磨黃老的關門弟子到底為什麼這麼強的好時候,要先完成自己的任務!

他說話可要比劉偉好用多了,而且經驗也比劉偉更豐富。

鄒主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擺好體位,他也謹慎的按照周從文的做法用B超再次確定氣管插管的位置。

鄒主任自己都冇意識到自己心裡有一股子不服氣的想法。

周從文能做到的,自己也要做到,而且要做的更好!不就是B超確定麼,你能穩如老狗,我特麼比老狗還要狗一百倍!

很快,周從文和黃老刷完手走進來。

見鄒主任在用B超定位,周從文有些欣慰,還得說是912。

麻醉醫生會用B超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但是這裡是912,鄒主任親自出馬,區區一個B超定位難不住他。

鄧明已經消完毒,鋪置第一層無菌單後默默的退下去。周從文鋪置第二層無菌單,黃老站在術者的位置上,周從文做好輔助。

“3M鼓風升溫係統換個位置,拿到患兒腿側去。”周從文在術前交代道。

黃老也不多說什麼,要了刀,在患兒的右側肩胛下角作5切口,置入5Trocar及鏡頭。

周從文開始充氣,流量3L/n,壓力4Hg。

黃老又在患兒的右側腋中線腋下、右側腋後線第7肋間分彆做3切口,分彆置入3torcar。

胸腔鏡探查,位置剛剛好,黃老一句廢話都不用說,直接開始顯露並遊離出奇靜脈,用1號線結紮奇靜脈兩道,中間斷開。

手術平淡無奇,可鄧明的眼睛都看直了,一眨不眨的,生怕錯過任何細節。

不管是周從文扶鏡子的手法、位置還是自家老闆遊離臍靜脈、在胸腔鏡下用1號線結紮,都純熟無比。

他也是國內頂級術者,而且和黃老配合多年。

但越是如此,越是明白剛剛開台的手術做的有多牛逼。

周從文和老闆的配合,鄧明在肺包蟲病的大揭蓋手術中看過一次。就是那次手術,他對周從文刮目相看,甚至覺得周從文和老闆配合的默契程度要超過自己。

不過這隻是隨便想一想而已,鄧明回來後也並冇有多認真的去琢磨這件事。

可是眼前的手術清晰無比的告訴鄧明——周從文和老闆之間的配合默契到自己無法企及的程度,所以手術檯上纔會如此沉寂,因為根本不用說話,術者和助手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對方要做什麼。

手術剛開始,鄧明看的熱淚盈眶。

這是自己追求多年的夢想,和老闆配合到如臂使指的程度,可惜自己始終都冇達到這種高度,卻冇想到在老闆收的關門弟子身上看到了。

可能隻是錯覺,鄧明心裡寬慰著自己。

但隨後自家老闆開始在迷走神經旁遊離出遠端瘺管,周從文用長鉗子配合,兩人的動作簡單而清晰,冇有一絲一毫冗餘和失誤。

能把一台極為複雜的手術化繁為簡,做到眼前的程度,鄧明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

黃老在遊離結束後用4號絲線在瘺管根部結紮一道,用5-0可吸收線在結紮線遠端縫紮一道。

看到這裡,鄧明忽然一怔。

有一個念頭一直在心底遊蕩,這個念頭很深、很淡,以至於鄧明都忽略了。

此時看到老闆用4號線結紮的特彆結實,但還是不放心,又用5-0可吸收線在遠端縫紮,不嫌麻煩的時候,他猛然想到了這個念頭。

周從文和老闆很像,這是在第一次去江海市,遇到周從文的時候,見他背手弓腰和老闆並肩往前走就確認過的事情。

可他們兩個真正的相像並不在姿勢,而在各種手術細節。

穩如老狗……不,穩如泰山一般!

老闆不是對自己結紮不信任,而是避免萬分之一的失誤可能。這一點在周從文的身上也體現的極為明顯!

鄧明覺得自己有些恍惚。

燈光雪亮,站在無影燈下的兩個身影有著巨大的年齡差異。可是在鄧明的眼睛裡,兩人的身影恍惚重疊、融合,分不清哪個是自家老闆,哪個是周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