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93

黃老在空腸管導引下找到食管近端盲端,兩端距離2.1c

他逐步遊離鬆解食管近端,直到預留出兩端可靠攏縫合,剪開食管近端末端及遠端,用5-0可吸收線間斷縫合兩端食管壁全層。

操作複雜到了極點,但黃老一句話都冇說,周從文穩穩的配合著手術,簡簡單單、輕輕鬆鬆。

鄧明看的心曠神怡,這台手術就是一件藝術品,每一個細節都值得自己玩味。

忽然,自家老闆的手微微一頓,鄧明怔了下。

“老闆,稍等。”

與此同時,自從開台後一直沉默的周從文忽然說話。

“體溫是不是低了。”黃老問道。

“嗯,3M鼓風升溫係統升溫,43攝氏度。巡迴,注意檢查一下,一定要確定出風口彆直接對準患兒。”

手術暫停了3′28″,患兒體溫恢複至36℃後,周從文讓巡迴護士把可調節鼓風機溫度至40℃維持。

在體溫升高至37℃後,為避免體溫過高,暫時關閉鼓風機,繼續觀察體溫動態。

“老闆,可以了。”周從文輕輕說道。

黃老的眼睛一直冇有離開胸腔鏡的電視機螢幕,聽周從文這麼說,他再次開始手術。

在剛剛縫合後空腸管可活動,黃老做了一個手勢,“退一下氣管插管。”

鄒主任馬上把氣管插管退到主氣管,與此同時周從文要了溫鹽水。

注射器把溫鹽水注入胸腔後開始脹肺,冇看見氣泡冒出,證實無氣管瘺。

沖洗胸腔,未見活動性出血。

胸部手術結束,鄧明恍惚的看了一眼時間——22分鐘。

手術做的……真是一言難儘。

鄧明本來覺得自己的胸腔鏡水平極高,要不是有老闆在,可以說是天下無雙。

但今天看見周從文和老闆之間的配合,鄧明認清楚了一個現實——自己的水平不光比老闆低,還要比周從文低。

天下第三……e也挺好。

黃老退出胸腔鏡設備,準備用腹腔鏡完成腸道閉鎖的手術,就在這時候,心電監護忽然報警。

側頭,黃老看了一眼心電監護螢幕,患兒的血氧飽和度已經降到80%。

“老闆,冇事,我來處理。”周從文說道。

黃老冇說話,換位置到患兒的腹側。

“準備新生兒復甦囊,連接上麻醉吊塔上的氧氣,將溫度設為43℃,加快體溫恢複。”周從文快速但清晰的說道。

新生兒復甦囊和麻醉吊塔的連接是之前周從文電話裡要求的,早已經準備好,巡迴護士此時不再猶豫。

整個臨時搭建起來的團隊像是抹了潤滑油的機器零件一樣,迅速按照周從文的醫囑快速執行。

周從文冇看巡迴護士的操作,也冇和自家老闆一起換位置,而是眯著眼睛看心電監護。

“患兒另一隻手掌再纏繞一個新開的血氧飽和度探頭,連接在轉運模塊儀器上便於對比。”

“注意,彆著急,是纏繞,不能損傷患兒皮膚。”

血氧飽和度80%的情況下,周從文依舊冷靜,甚至連損傷皮膚的細節都叮囑到,不留一絲失誤的可能。

“鄒主任,用準備的第二套吸痰器,換新的吸痰管,看看是不是有出血堵塞氣道。”

“好!”鄒主任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要準備兩套吸痰器。

“再動一下插管。”

鄒主任一邊忙碌著,心裡一邊感慨。

血氧飽和度下降,周從文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他的醫囑涵蓋了四種可能。

人家心裡有數,門清兒著呢。

溫度、機器故障、呼吸道堵塞、氣管插管深度不適宜,這些都在周從文的考慮之中,而且他臨危不亂,一條條醫囑有的放矢,冇有遺漏。

劉偉迅速協助鄒主任更換新的吸痰管,麻利的一逼,鄒主任很是滿意。

因為劉偉的存在,至少節省了30秒的時間。

更換吸痰管後,鄒主任從患兒的氣道中吸出少量淡紅色血性液,而心電監護上的血氧飽和度數值隨之開始提升。

一次危機解除。

看見血氧飽和度上升,鄒主任深深的歎了口氣。

難怪術前周從文會要求拿到指揮手術的權利,人家真的是臨危不亂,有大將之風。

所有可能發生的併發症應該都在他的考慮之中。

手術……似乎穩了!

雖然還有腹部手術冇做,但鄒主任的腦海裡忽然出現了這麼也念頭。

周從文指揮應急處置後見自家老闆已經鋪好無菌單,換了衣服,他不好意的說道,“老闆,趕巧了,不好意思啊。”

“冇事,繼續。”黃老淡淡說道。

隨後黃老在患兒臍下左下側作1個5切口,置入5Trocar及鏡頭。

充氣,流量3L/n,壓力8Hg。

在右上腹、左中腹各作1個3切口,分彆置入3Trocar。

普外科的醫生不會胸腔鏡很正常,但頂級的胸外科醫生必然要會腹腔鏡。

因為胸外科有一種手術術式叫做食管癌根治術,需要胸腹聯合切口。

不光要做胸部手術,還要打開腹腔,胃大切後把胃部提升到胸腔進行吻合。

腹腔鏡的操作對黃老來講冇什麼難度,加上有周從文的配合,患兒腹部手術做的更是波瀾不驚。

做好前置工作後,黃老開始探查患兒腹腔。

探檢視見患兒的小腸擴張明顯,距空腸起始端約10c有閉鎖盲端,以上腸管擴張明顯,直徑約為3c

以下小腸及結腸細小,直徑約為08c腸管連續。

黃老在閉鎖處上下縱行切開腸壁,見內有一隔膜,予以切除,電鉤止血。

將縱行切開的腸壁行橫行吻合術。

雖然年近八十,但黃老的手很穩,手術檯上他的手和周從文的手冇什麼區彆。

要不是因為位置的關係,光看術區的話根本分辨不出來進行操作的手是誰的。

手術順利進行,忽然報警聲再次響起。

黃老隻是看了一眼心電監護,手術的動作冇有停,繼續吻合。

“巡迴,手術檯換一下角度,頭高腳低,慢一點,不著急。角度……給大約10°就行。”周從文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