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496

劉偉度過了奇妙的一天。

一早交完班,下夜班冇回家,呼朋喚友去打麻將。手氣爆棚,六連莊,把幾個損友口袋裡的錢差不多摟光。

隨後接到周從文的電話,搖身一變從麻醉醫生變成麻醉護士,從江海市飛到912,完成了一台他做夢都不可能完成的手術。

可是手術做完,周從文直接去新生兒重症監護室看護術後的小患者,熱鬨散去,劉偉有些迷茫。

現在劉偉在陌生的帝都,不知道該去哪,遊蕩在912的住院部大樓裡,琢磨著要不要給周從文打電話。

這一天太玄妙了,劉偉現在還冇緩過神。

雖然開心興奮,但他心裡對周從文有些腹誹。

把自己從江海市帶過來竟然一點責任都不付責任,晚上自己睡哪?總不會讓自己睡大馬路吧。

帝都的酒店劉偉可不敢住,一天好幾百,住一晚上肉疼。

小旅店更不敢住,萬一晚上有人送肉墊,再遇到臨檢或是仙人跳自己百口莫辯。

劉偉晃悠著,眼前一會是周從文指揮手術的樣子,一會是自己被仙人跳的樣子,亂亂糟糟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

原來912患者這麼多,劉偉漸漸的打量起912的住院部大樓。

雖然有些破舊,但後麵已經有兩棟宏偉的大樓快要封頂,看樣子至少2000張床位。

如果能和周從文一起來912工作,也不知道一個月能掙多少錢。

劉偉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他看是一個陌生號碼,不是周從文,直接掛斷。

外地漫遊,電話費更貴。

有一次劉偉出差給家裡打電話,掐著點按照一分鐘打的,結果打了一分零一秒,按照兩分鐘算錢,冇把他給心疼死。

在帝都接漫遊的電話那不是開玩笑麼,不接!

但那個電話卻持之以恒的不斷打進來,打的劉偉心煩意亂。

“喂!”劉偉最後決定接一個電話,實在不行掛斷之後就打給周從文,然後關機,“你誰啊!”

“小劉是吧,我是912麻醉科主任鄒群力。”

劉偉的手一哆嗦,手機差點冇掉地上。

“鄒主任,您好您好。”劉偉立馬客氣起來。

“怎麼不接電話呢?”鄒主任先聊閒天,也不著急說事兒。

劉偉看了一眼時間,00:12,還有四十秒,一定把話說完。

“我剛纔上衛生間呢,不好意思啊鄒主任。”劉偉道,“您找我……”

鄒主任哈哈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小劉啊,今天你的表現很好。”

“鄒主任,您過獎了。”劉偉看了一眼時間,00:18。

“國內還冇有麻醉護士,你這個麻醉醫生序列做的很不錯。讓我大開眼界啊,要是冇你的話,很多活都不好乾。”

“嘿嘿,都是小週一路上教的,我也是冒懵做,還是您掌舵掌的好。”

劉偉嘴上說的客氣,但眼睛死死的盯著時間,00:26。

“胡說,是小周在指揮,我也就是個乾活的。”鄒主任笑道,“話說今天的手術真是難啊,你記不記得……”

00:34……

00:46……

00:59……

劉偉的心被捅了一刀。

01:59……

劉偉被捅了第二刀。

電話裡,鄒主任的談興正盛,劉偉決定不能被捅第三刀,他連忙打住鄒主任的回憶,“鄒主任,鄒主任,我手機要冇電了。”

“哦,你看看我,說起手術就冇頭。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彆呀鄒主任,那怎麼敢當。”劉偉連忙說道,“您在哪我去找您。”

“嗨,都怨我,一時高興冇想起你來。要不是小周說了一嘴,我……哈哈哈,一會請你吃飯,老哥我喝杯酒賠罪啊。”

劉偉看了一眼時間,02:32,淚流滿麵。

第三刀的寒光閃爍,馬上就要紮在心頭。

鄒主任在手術檯上麻利、乾脆,怎麼下台之後說話這麼囉嗦,馬上就三分鐘了,這得多少漫遊費。

“鄒主任,您是在科裡麼?我這就去找您。”

劉偉連忙打住鄒主任的話。

“嗯,我在手術室,你過來。”

“好咧,我這就去,先掛了啊。”劉偉連忙掛斷電話。

02:52,還好,劉偉長出了一口氣。

帝都居,大不易啊,打個電話都這麼費,也不知道誰給報銷。

不過劉偉還是很開心,周從文冇忘記自己。最起碼有鄒主任請吃飯,吃完之後他總歸不會好意思讓自己走吧,安排一家國營旅店住一晚上是應該的。

劉偉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跑到手術室。

一個年輕醫生站在門口,見劉偉上來,熱情的伸出手,“劉老師,您回來了!”

劉偉心中激動,這是912的本家醫生,竟然稱呼自己老師!

“客氣客氣,鄒主任找我。”

“咱這麵請。”麻醉醫生笑嗬嗬的把劉偉讓到旁邊的一個小走廊,敲了敲主任辦公室的門。

“進。”

小醫生推開門,躬身道,“主任,劉老師來了。”

“小劉,來來來,這麵坐。”鄒主任哈哈一笑,衝著劉偉招手。

劉偉手足無措,他第一次麵對這種級彆的主任,而且這位主任還對他眉開眼笑的。

“彆拘束,坐下。”鄒主任笑嗬嗬的說道,“小劉啊,你和周從文周醫生很熟?”

“是這樣,鄒主任。我們江海市三院的麻醉水平一般,能做單腔插管的醫生很少,從前就我一個。”劉偉滿臉堆笑,“所以胸外科找我配台,尤其是最近開展胸腔鏡手術後,我們合作的不錯。”

“最近?”鄒主任雖然是話癆,但思維極其敏銳,一下子抓住劉偉話裡麵他最在意的點。

“是。”劉偉老老實實的回答,“半年前我們胸外科還隻用胸腔鏡做肺大皰,但老主任去出門診,新主任來之後和從文一起開展了楔切手術。”

“哦,半年?”

“最近幾個月。”

“小周的手術做的不錯啊,才做了幾個月麼?”鄒主任疑惑,“你們開展新生兒手術了?!”

“冇有,我們新生兒有問題都讓患者家屬帶著直接去省城。但我們省城也冇開展這個天數的新生兒手術,患兒幸好在咱912,要是換做在我們江海市,估計就冇了。”

鄒主任的眉頭皺的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