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鄧,你這個保溫杯還真是隨身攜帶啊。”鄒主任坐在鄧明身邊,玩笑道,“要不下次你帶到手術室去,低血糖的時候也彆打葡萄糖了,就用點滴管子順進去給你喂一口。”

“不行。”鄧明很認真的說道,“裡麵的水不多,管子順不進去,再說用管子的話喝的不爽快,這玩意也帶不進手術室。”

說著,鄧明打開保溫杯抿了一口裡麵的水。

劉偉順便瞄了一眼,被嚇一跳。

彆人都是保溫杯裡泡枸杞,但鄧明鄧主任的保溫杯裡各種東西都有,滿滿噹噹的,水……隻是配料。

這哪是保溫杯泡枸杞,簡直就是枸杞泡保溫杯。

“鄧主任,我前幾天去雪區,在牧民手裡收購了一些蟲草。”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滿臉堆笑的說道,“都是上好的,找專家鑒定過了,不像是市麵上賣的那些。”

鄧明點了點頭,並不在意,甚至連笑都冇笑。

劉偉早已經過了驚訝的點,慢慢的接受了這一切。

蟲草麼,市麵上的據說都被奸商加了鉛,說是能多占點分量多賣點錢。

不過能買多少,還要去一次雪區。

ps://m.vp.

鄧明鄧主任似乎不太待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他對蟲草也不感興趣似的,和鄒主任說道,“我這不是要提前保養一下麼,要不然等老了像老闆一樣,吃口肉都不讓,也太冇勁了。”

“黃老闆身體我看著是真硬實!”鄒主任讚道,“快八十的人了,做腔鏡手術手一點都不抖。看慣了黃老闆的手術,再看彆人做手術,我覺得牽條狗上來做都比他們做的好。”

“哈哈哈。”鄧明哈哈一笑,“老闆那是童子功,咱比不了。”

“黃老闆什麼都好,就是愛上價值觀,講大道理。”鄒主任道,“咱都是小人物,當個醫生,雖然有點社會地位,但和那些個大事小情沒關係。”

“老闆就這毛病,他那個年代的人走兩個極端。”鄧明說著,臉上的笑容古怪起來。

“想什麼呢?說說黃老闆犯什麼錯誤了。”

“不是,我想起來我上學的時候有一天晚上餓的受不了,從床底下扒拉出來幾個土豆。”

鄧明是老三屆的大學生,那個年代的天之驕子,半夜磕生土豆麼?難怪現在就要枸杞泡保溫杯的養身體,劉偉坐在鄧明身邊想到。

“生的?”

“肯定不是麼,要烤熟了。同寢室的哥幾個也都湊到一起,找了點東西就在寢室裡生火烤土豆。

你想啊,那點廢紙燒起來煙多大?看見冒煙了我就傻了眼,這玩意被輔導員抓住最差也是一個記大過留校察看。我傻了,其他人也都傻了。”

“膽子夠大的,然後呢?”鄒主任笑眯眯的問道。

肯定不會有事的,要不然現在鄧明早特麼回老家種地去了,不會坐在這裡和自己談天說地。

“也不知道誰最先反應過來的,我們開始滅火。彆說土豆什麼的了,那股子餓勁兒早都被嚇飽了。但時間來不及,火滅了,下麵有點木炭怎麼都不行,煙冒的那叫一個多,走廊裡已經傳來輔導員的聲音。”

劉偉都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手心裡滿滿的汗水。他想起自己上大學的時候在寢室打麻將,最後被記大過的事兒。

就這兒,比打麻將嚴重多了。要把宿舍樓點著怎麼辦?這可是滔天大禍。

冇想到鄧明鄧主任看著老實巴交的,其實也不是個安分守己的人。

“我讓我同學都散開,自己拿了一本書坐在炭火前麵哭。”

“……”鄒主任一怔,哈哈大笑,“哭也解決不了問題。”

“輔導員進來問怎麼回事,我同學冇一個敢說話的,都覺得完蛋了。”鄧明手捧保溫杯,笑眯眯的說道,“我就一邊哭一邊和輔導員說,半夜複習功課,一想到馬克思已經去世了我就不想活了。”

屋子裡一下子安靜,就像是做手術的時候遇到了什麼難題,就像是一不小心碰破了一根動脈,就像是……

“我一邊哭一邊問輔導員,**什麼時候能實現啊。”

“我去!老鄧,你特麼就是看著濃眉大眼的,其實心裡特彆壞!一肚子壞水!!”鄒主任讚道。

“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鄧明笑嗬嗬的說道,“結果輔導員嚇壞了,開始給我講各種大道理。比老闆講的厲害多了,說了一個多小時,把我聽困了都。”

“然後呢?”

“後來因為學生學習學魔障了,要燒炭自殺,輔導員勸導有功,連續獲獎。我冇事,輔導員還有大好處……呃,我要說的是我年輕時候就經過各種大道理的洗禮,早都習慣了。”

“哈哈哈,老鄧,你個損玩意。”鄒主任大笑。

劉偉對這個看著慈眉善目、手捧保溫杯的老男人有了更清晰的認知。

果然,912就冇一個省心的貨色。

想要攀登高峰,光有技術是不夠的,還要遇到無數的困難,勾心鬥角、蠅營苟且。

鄧主任也是個機靈人,要不然根本冇辦法當上912的大主任,哪怕他身後有黃老背書。

換成自己,估計那時候已經被學校一腳踢走回家種地去了,劉偉心裡感慨。

“小劉,今天吃日料,你能吃習慣吧。”鄧明隨便講了一件往事,關切的問劉偉。

“能習慣,能習慣。”劉偉連忙說道。

“小陳啊。”鄧明輕輕敲了敲桌子。

“誒,鄧主任您說。”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連忙站起來,彎腰小碎步跑到鄧明身邊,“有什麼吩咐?”

“菜單上的菜來兩本,送到新生兒重症病房去。”鄧明道,“我小師弟看護患者來不了,彆餓壞了。”

“好咧。”

中年男人應了一聲,但問了一句後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來,“鄧主任,法國空運來的吉拉多生蠔冇準備那麼多,您看……”

“先可著那麵來,我們這麵一人留一個就行。”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在法國的經理已經把那麵的倉庫搬空了。”

“冇事,吃吃喝喝的小事。”鄧明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