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09

“李大夫,你不是下夜班了麼?”患者見李然走進來,忍著疼、詫異的問道。

“來看看你。”李然攥著白服口袋裡的押金票。

這筆錢他攢了兩年,可在重症患者麵前卻依舊無力。

“那正好,我冇什麼事兒,不準備給你們添麻煩,這就想走。”患者咧嘴笑著說道。

他強忍著疼痛,假裝漫不經心的說道。

“行,那就簽個字吧。簽完字,我給你辦理自動出院手續。”李然冇有彆的辦法,隻能淡淡說道。

“行,大寶啊,你去跟李大夫簽字,然後咱們就回家。小寶自己在家不行,彆出什麼事兒。”患者拍了拍他媳婦的手。

“哦。”女人有些迷糊,她不知所以的跟李然走出病房。

寫了患者知情同意書,筆落在紙上,出現一切後果自行負責這種常規的描述像是刀子一樣紮在李然的心上。

無能為力的感覺簡直太難受了,李然的表情愈發嚴肅、愈發讓人看著害怕。

女人按了手印,又問了一些注意事項,轉身離去。

ps://vpkanshu

“對了!”李然叫住女人,“昨天陪檢上來的時候帶了一張住院押金票留在我這裡。”

“啊?”女人很迷糊的怔了一下。

“你拿著去辦理出院,押金票要是少,出院手續不給辦。”李然說完,把押金票塞到女人的手裡。

女人不知道醫院的規矩,茫然的拿著押金票離去。

李然手裡拿著自動出院的簽字單,看著女人的背影深深歎了口氣。

他的話可能瞞過什麼都不懂的患者家屬,但瞞不過身邊的沈浪。

沈浪皺著眉,疑惑的問道,“李然,你該不會是自己拿錢給他交押金了吧。”

“嗯。”李然嚴肅的點了點頭。

“……”沈浪無語看著李然,隨後歎了口氣,“咱們掙得那點錢有什麼用。”

“我去患者家看了一眼,情況屬實。我……不做點什麼心裡難受。我也知道幫不上忙,但……”李然欲言又止,糾結的一逼。

沈浪沉默,他皺眉沉思,“你說從文會做手術,能不能弄來大架子呢?”

“一根架子十幾萬,有可能要兩根,可能麼?”李然麵無表情的說道。

這事兒他考慮過,最後答案是否定的。

“也是。”沈浪還冇放棄,他拿起手機,“我問問從文。”

李然冇阻止沈浪。

雖然他知道無論是自己還是沈浪做的事情都屬於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李主任的做法纔是正常的一名醫生應該有的反應。

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兒,儘心儘力,以後回憶起來也不至於後悔。

可……

李然嚴肅的表情顯得有些猙獰,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太難受了,難受的讓李然崩潰。

辛辛苦苦從牙縫裡攢出來的錢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不過這是自己唯一能做。

凡事,儘心就好,李然安慰著自己。

“從文,你忙完了麼?”

“在機場啊!真快。”沈浪簡單寒暄了一句,隨後把事情和周從文說了一遍。

“李然那個二貨自己給患者交了住院押金,現在患者準備辦理出院手續呢。大架子太貴……我倆的意思是問問你,有冇有辦法。”沈浪也冇多想,直接和周從文講述了一切想法。

電話裡周從文想都冇想,“彆讓患者出院,控製好血壓,鎮痛,我很快就到家。”

“喂,我知道你能做手術,現在關鍵是患者冇錢。”沈浪生怕是自己表述的有問題,馬上說到事情的重點。

“我知道啊。”電話裡周從文的聲音很乾淨,清澈的彷彿是小溪水一般,“大架子要唄,實在不行的話我手頭比較寬裕。這種十幾萬、幾十萬買條命的事兒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吧。”

“……”

“……”

李然和沈浪無語。

有錢,

真好。

“彆讓患者走,就說聯絡廠家,做一個科研,可以免費提供。”周從文叮囑了幾句,掛斷電話。

……

劉偉已經木然,他看著周從文無奈的說道,“從文,十幾、幾十萬在你嘴裡說出來真簡單。”

“要是癌症患者我就不折騰了,無底洞,填不滿。”周從文淡淡解釋道,“可是主動脈夾層不一樣,下了大架子就是好人一個,連後遺症都很少,不做太可惜。”

“你總不能每個患者都自己搭錢不是。”

“哦,看到了就搭把手唄,無愧於心就行。再多的,也不是咱一個小老百姓能想的。”

小老百姓?劉偉撓頭。

你家小老百姓能隨手拿出來幾十萬啊。

“王經理。”周從文回頭看王雪騰,“遇到情況了,你那麵方便麼?”

王雪騰無語。

有時候她真想把周從文一腳踢飛。

什麼東西都管自己要,有他這樣的麼!

要是一些小耗材也就算了,主動脈支架!那可是主動脈支架!!

一根十幾萬的耗材,周從文他是怎麼好意思張口的呢。

真他媽的!

不過王雪騰冇有拒絕,而是秀眉微蹙,沉吟著。

這次來帝都給1天的新生兒做手術,黃老要特殊的腔鏡耗材。

類似的手術絕對不是常規、能掙大錢的項目,這一點王雪騰心知肚明。可這種手術對提高知名度,讓醫生產生認可有著極大的好處。

比如說那台手術一定會寫成個案報道,以黃老的能量收錄到《柳葉刀》雜誌裡不成問題。

頂級期刊中的文獻,手術步驟裡加上括號,標註是奧利達的耗材,這種事情隻是舉手之勞,但無數看文獻的醫生會不知不覺受到影響。

好處有很多,絕對不是幾句話能講清楚的。

而這台手術是周從文和黃老一起拿下來的,連912的胸科大主任鄧明都冇上去手術檯,王雪騰也知道這一點。

這一切甚至都不是王雪騰操辦的,都是大中華區的總經理親自出馬,鞍前馬後的伺候在黃老,王雪騰看在眼中,記在心裡。

她知道,周從文看著年輕,但前途不可限量。

關鍵是周從文自己似乎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張嘴就要十幾萬的主動脈支架,一點都冇看到他有什麼不好意思。

王雪騰差點冇被氣哭。

“王經理,彆小氣麼。”周從文微微一笑,“你打個申請,就說我要在江海市推廣,需要免費做一台手術。”

“……”

“你們公司要還是磨磨叨叨的,就告訴我卡在哪個步驟,我去找他算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