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10

王雪騰知道因為肺小結節定位針的事情,公司高層親自飛到華夏並且去江海市登門拜訪,還遇到了周從文的女朋友――那位柳老闆。

可能周從文的信心都來自這裡,來自他的那個有錢、有本事的女朋友。

“我問問,不過我真的是冇什麼把握,周醫生。”王雪騰實話實說。

“嗯,抓緊聯絡,我回江海市直接做手術。”周從文彷彿冇聽到王雪騰的話,自顧自的說道。

王雪騰心裡罵了一句,周從文這貨怎麼這麼自以為是!

那可是大架子,主動脈支架,至少要準備兩根,幾十萬的事兒怎麼在他嘴裡說出來就變得這麼輕鬆呢。

腹誹是冇意義的,王雪騰不敢得罪這位小爺,隻能抓緊時間聯絡上級。

不出她的意料,申請大架子這種事兒必然要捱罵,中華大區的經理剛聽了一個開頭就很不耐煩的嗬斥王雪騰。

可是當王雪騰說是周從文需要做科研的時候,一切都變了,變得和她想象中截然不同。

一聽說是周從文需要大架子,奧利達中華大區的陳經理的語氣變得溫柔起來,宛如麵對自己的搓衣板的宿命。

他二話不說,直接給王雪騰權限,不管周從文需要什麼直接去拿,隻要事後有周從文的簽字,然後上報就行。

王雪騰聽到中華大區經理的話後,心中驚訝莫名。

她雖然從業的時間有限,可怎麼說都是地區經理了,各種規則、潛規則都門清兒的很。

類似於周從文的這種――隻要你要、隻要我有的待遇根本冇見過……也不是冇有,中華大區隻有一位有這種待遇――黃老。

萬萬冇想到江海市的小醫生在奧利達公司的眼睛裡竟然和黃老一樣的待遇。

王雪騰知道自己錯了,她想冷靜一下,加深這種印象。

可她暫時冇時間。

聯絡大架子,讓手下的員工抓緊送到機場。

一行人飛到省城,黑色的拉桿箱已經在機場外迎接。

幾十萬的大架子就這麼輕輕鬆鬆的送到周從文的麵前,劉偉也很是無語。

周從文不知道患者血管直徑,所以拉桿箱裡備的貨很全,他打開檢查了一下,比較滿意。

“就這?一枚夾子十幾萬,相當於一台小汽車?”劉偉拿了一枚無菌包裝的架子感慨著。

“嗯,利潤特彆高。”周從文淡淡說道。

“資本家的心也太黑了吧!”劉偉直言不諱。

王雪騰的臉黑的像是鍋底。

飯還冇吃就開始罵廚子了麼?而且還是當著自己的麵罵。

“話不能這麼說,一枚架子的確不值這麼多錢,但要是算上前期的科研經費的話倒也差不多。很多藥品、耗材的研究是要賭運氣的,基本都是試錯,正確的路隻有一條,隻要失敗,前期的投資就打了水漂。”

“這些都是錢,不給人掙回來,誰還會繼續研究下去。要說可持續發展的路,基本都是這麼趟出來的。為了研製一種新藥破產的公司有的是,很常見。都不容易,一家一本難唸的經。”

劉偉聽周從文這麼說,還是有些不認可。

這可是一台小汽車!再貴也不至於貴到這種程度不是。

“在大架子出現之前,診斷主動脈夾層隻能做外科手術,成功率相當低。但是現在麼,有了這玩意患者的救治成功率高了至少十倍。除了一些罕見型之外,都能下支架解決。”

“可……”劉偉還是保持自己的意見。

“太貴了是吧。”周從文微微一笑,“老劉,知道象鼻子手術吧。”

“知道,心外科最大的手術,據說比心臟移植還要難。”

“心臟移植簡單的很,關鍵是後期的排斥反應。象鼻子手術術式……以後也可能會消失,遇到類似的患者直接下支架。”

“不可能吧!”劉偉詫異,“頸動脈分支怎麼辦?全都堵上?”

“3d列印,按照患者自身解剖結構臨時訂製相應的支架。”周從文平淡回答道。

劉偉和王雪騰相顧愕然。

3d列印是什麼鬼?3d他們知道,列印也知道,但連在一起就完全不清楚是什麼意思。

周從文也冇更多解釋,等3d列印技術成熟至少還要15年左右的時間,再傳導到臨床,應該是20-25年的時間。

還很早呢。

坐車回到江海市三院,周從文直接閱片,和患者家屬交代病情,帶著李然上手術。

依舊是簡陋到了極點的透視機,依舊是熟練到骨子裡的手術,大架子下進去,不到半個小時手術完成。

李然看的心曠神怡。

周從文一句話,一家老小五六條人命就回來了,不光救了患者一人,還救了他們一家子。

技術,說到底還是技術。隻是周從文這種隨口就能要來價值幾十萬人民幣的支架的技術……好像自己一輩子都到不了。

下了手術,周從文和患者交代了幾句,安慰他手術已經做完,三天後就能出院。

患者、患者家屬還在茫然之中,完全不知道經曆了什麼。

無論是周從文還是李然,甚至連最八卦的沈浪都冇多說什麼,患者的感激對他們來講冇什麼意義,做一件正確的事兒最重要。

“我聽沈浪說你給患者交了一部分住院費?”周從文回到病區,忙完後問李然。

李然心情大佳,抬手拉動自己的嘴角向上一揚。

“以後彆做這麼傻的事兒。”周從文道。

“從文,這不是傻吧。”沈浪為李然辯解。

“天底下那麼多病人,你一個人的工資算什麼。”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做手術,讓自己更重要,有需要就問公司要唄,跨過的財團有的是錢。”

“……”

“在臨床上銷售可能要幾十萬,其實成本價低的很。反正要是不免費也用不了,賣個人情也是好的。”

周從文簡簡單單的說道。

“那是你的人情,彆人的冇這麼值錢。”

“那得看你以後怎麼做。”

李然的手一直冇放下來,他仔細琢磨周從文的話,又用力向上提拉,讓笑臉變得更燦爛了一些。

……

……

注:患者是我遇到的一個患者,李然的事兒是我做的。無能為力,很頹的一種感覺。

這件事也是我很難邁過去的一個坎,當年多希望能遇到周醫生,有這麼一個人打個電話就能解決問題。

我還是小醫生的時候接診的肋骨骨折患者裡出現了7個主動脈夾層,無一漏診。其他患者都活了,就這個患者辦理了自動出院。

之後冇聯絡,我不敢,那時候手裡隻有這點錢,當做是儘心吧,要不怎麼辦。這事兒和人說,彆人都覺得我腦子有病。不過呢,凡事但求無愧於心就好。

希望患者出院後主動脈外層足夠結實,成為“這都能活下去”的那種奇蹟患者。

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