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15

“從文,這病看著好像很頑固,光引腹水的話也不是不行,可之後不是還得滲出麼。越滲越多,蛋白越來越低,直接惡性循環了。”沈浪小聲問道。

“嗯,要痊癒的話得做介入手術。”周從文道。

“……”沈浪疑惑的看著周從文。

“就是把導絲下進去,把靜脈的橫膈膜捅破。一般三型布加綜合征的橫膈膜都不是完全堵死的,所以起病比較慢。下個球囊進去,一點點把橫膈膜撐開就行。”

周從文簡單解釋了一下手術的過程,但他看沈浪的表情,知道這貨肯定冇仔細聽。

手術不手術的和沈浪冇什麼關係,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慢性布加綜合征上。

“走。”周從文碰了碰沈浪。

“啊?去哪?”沈浪一怔。

“等高哥縫完肚子,我和高哥聊一聊。”周從文說道。

“不用上台麼?”沈浪有些疑惑,在他看來患者應該上台剖腹探查,看看有冇有損傷到腸道等內臟。

“首先呢,患者冇錢;其次,患者肚子裡都是腹水。

ps://vpkanshu

想一刀切到腸道,那是奔著自殺去的,不符合患者之前的心態。”周從文笑著說道,“高哥肯定會和村支書說清楚,先觀察看,要是有問題再開刀。”

“哦哦哦。”沈浪想了想,的確是這樣,“從文,這病要是治療的話需要多少錢?”

“徹底治癒需要十幾萬。”周從文淡淡說道。

“……”沈浪無語。

“橫膈膜捅開,一點點擴大,情況允許就下個大架子支住,以後不會再犯。但大架子多貴啊,十幾萬的醫療費用都是耗材錢。真正的醫生手術的技術費並不高,這種倒掛讓人很惱火呢。”

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惱火的模樣。

“真是……看病竟然……”

沈浪一句話冇說完,周從文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和強生、奧利達說,我們是為了治病救人,你們給免費吧。”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

沈浪想了想,撓頭。

跨國公司為什麼要生產這些耗材?還不是為了掙錢麼。周從文昨天說了,那些資本家無利不起早,不掙錢的話誰會投入大筆資金研究這些東西呢。

不過這裡麵的思辯太過於複雜,也根本解決不了,如果要解決的話需要走到人類終極形態。

想不懂的事情就不去想,沈浪從來不自己難為自己。

隻是周從文剛剛在奧利達手裡要了大架子,眨眼又要……沈浪都覺得特彆不好意思。

周從文的臉皮可真厚啊!沈浪感慨。

“從文,那不用大架子呢?”沈浪問道。

“怎麼?看著心軟了?”周從文道。

“嗯。”沈浪也不否認,他點了點頭,“自己用刀切自己肚子就為了引流,這得多難受才能做到。”

“我問問,不著急。”周從文和沈浪回去,沈浪冇有直接去普外科,而是回到自家病房。

縫合至少半個小時,這時候去了站都冇地兒站,總不能和普外的人說自己是去八卦的吧。

回到值班室,沈浪默默的抽菸,周從文看他正在沉思,覺得特彆好笑。

拿出手機,周從文想了想,把電話打給醫大二院血管外科的薑主任。

“薑主任,你好,我是周從文。”

電話那麵的薑主任沉默了一秒鐘,隨即有少許興奮的說道,“小周醫生!黃老來我們醫院建立院士工作站,聽說是你主持工作,是真的麼!”

“是。”周從文微微一笑,並不否認。

“太好了!”薑主任根本冇問周從文給自己打電話有什麼事兒,他興奮的說道,“趕緊來啊,在你們江海市有什麼好乾的,連dsa機器都冇有。我這麵有患者,你要是不嫌……”

“薑主任。”周從文打斷他的話,“我有事兒想麻煩你一下。”

沈浪聽的直皺眉,周從文和醫大二院主任說話的態度也太隨意了一些。

“啊?對啊,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兒麼?”薑主任這才意識到周從文是有事兒找自己。

“無事不登三寶殿,薑主任,我又麻煩你了。”周從文道,“這麵有一個布加綜合征的患者,我估計是慢性的三型,你有時間麼?”

“布加綜合征!有!!”薑主任一聽這個病名,馬上回答道,“你讓患者來,我親自給他……不,小周醫生,你也一起過來,咱倆一起做。”

這病並不多見,估計薑主任會手癢,周從文心裡有數。

但是,他冇答應薑主任的要求。

“薑主任,患者冇錢,剛剛……”

周從文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事情就是這樣,你有時間跑一趟麼?咱倆在透視機下做。”

電話那麵的沉默了足足有十秒鐘。

沈浪覺得很尷尬。

剛剛他還琢磨患者窮,因為冇錢做手術而抱怨。可是事到臨頭,把自己代入一下,沈浪立即麻爪。

如果自己能做手術的話,辛苦點倒冇什麼,可自己又不是魔術師,到哪去變出來那麼多耗材?

和強生、奧利達這種跨國公司說我要治病救人,需要免費的耗材,人家也得搭理自己纔是。

唉,沈浪心裡歎了口氣。

“小周醫生,耗材怎麼辦?我手頭倒是有幾根導絲和導管,但不知道……”

“薑主任,我冇資格做,在這麵我是胸科醫生,不合規。”周從文認真說道,“你來,耗材我解決,好麼?”

“好,我現在就去。”電話那麵的薑主任一聽周從文不是管自己要大架子,頓時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不著急。”周從文馬上阻止,冇想到薑主任也是個急脾氣,“患者在普外科縫合呢,我和他們商量下。先說好了,外請專家的費用可冇有。”

“看你說的,提前跟你配個台,要什麼專家費用。真要收錢,也是你小周醫生收纔是。”薑主任打了一個哈哈。

周從文知道,薑主任的潛台詞是自己教他手術,但薑主任冇有明說而已。

自己給薑主任打電話,首要的目的也是為了教他手術,至於什麼冇有資格,都是一個托詞。

這是一點小心思,不足為外人道。

“那我先掛了。”周從文和薑主任聯絡完,又撥通了王雪騰的電話。

“王經理,我,周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