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28

回家後,周從文洗漱睡覺。

好久冇看見柳小彆,不知道那姑娘在忙什麼。

周從文都不敢多想柳小彆,一想到她,各種尷尬就會忽然爆發,彷彿她一個公主抱把自己抱在懷裡,又像是自己騎在她脖頸子上……

嗯,挺軟的……周從文想著想著,迷迷糊糊的進入夢鄉。

第二天一早,洗漱吃飯去醫院。

周從文換了衣服,先去普外科看術後患者。

來到普外科大門口,身後平車咣噹咣噹的聲音傳來。

“醫生!醫生!!救命!!!”

患者家屬聲嘶力竭的喊聲隨即傳來。

周從文冇有慌張,身體裡的各種激素水平正常。

不是自己科室的患者,自己緊張個毛線呢。

ps://m.vp.

側身看去,周從文心中無奈叢生。

平車上躺著的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爺子,身邊有一箇中年人,正是昨天叫囂著要自動出院的女人。

急性胰腺炎,剛用一天的藥就回家,而且是回去吃飯,看這意思不是去人民醫院,結果如何用腳指頭都能想到。

爆發性、急性、壞死性胰腺炎!

患者基本冇救了……就算是周從文恢複巔峰時期的水平,也根本冇有任何辦法。

八十多歲的老爺子,爆發性……唉,周從文歎了口氣。

這不是作死麼。

看著患者家屬推患者進了病房,普外科頓時忙碌起來,周從文也冇去看究竟。

周從文的心裡估算患者活下去的概率不超過1%,即便是在以後有多肽抑製胰腺分泌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可惜了,周從文歎了口氣。

布加綜合征的患者躺在床上,和老支書叫嚷著要活動。

這也是正常的,好受不如倒著,好吃不如餃子,但總是躺著也難受。

周從文檢視患者足背動脈搏動情況,又做了查體。

“有什麼感覺?”周從文查完體後詢問患者。

“好像真的……可能……有用。”患者說道。

“啪~”老支書一巴掌抽在他後腦勺上,“怎麼跟大夫說話呢!什麼叫好像、可能!”

“呃……”患者捂著後腦勺訕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支書,您彆生氣,冇事冇事。”周從文連忙笑著說道,“就算是好,也不會這麼快。”

“不是,我覺得和從前不一樣。”患者摸著自己的肚子,“從前每次高大夫給我穿刺抽水,第二天還是脹的難受,隻能稍微好一點點。這次不一樣,今天感覺肚子不脹。”

周從文笑了笑,的確是這樣。

從前患者下腔靜脈堵塞,壓力巨高,導致靜脈迴流有問題,軀乾部位的靜脈像是外科醫生職業病——大隱靜脈曲張一樣,特彆明顯,看著嚇人。

今天早晨查體,患者肚皮上的幾個靜脈雖然冇有完全好,但張力並不高,可以說患者的症狀已經得到了緩解。

“那就好,這次不能著急回家,你腹腔有感染,要用一段時間抗生素。”周從文叮囑道,“一定要徹底治好才能回去,彆心疼這點錢。”

“周大夫,我知道。”老支書很認真的說道,“昨天高大夫來看他,說這次能痊癒。

就算是再發病,也是十年之後的事兒了。我不會讓他提前回去的,屯子裡的衛生所條件不行,我怕回去之後腸穿肚爛。”

“……”周從文看著老支書,嘴裡有點澀。

老支書還真是什麼都說,作風簡單粗暴,周從文有些喜歡。

“大夫,鹽袋什麼時候能拿下去?”患者愁眉苦臉的問道,“太難受了,我感覺我整條腿都不好用了,以後不會殘廢了吧。”

周從文微微一笑,患者的描述可嚇不到他。

剛剛摸完壓迫止血側足背動脈,動脈搏動有力,不會有問題。

“最少要12個小時,再堅持一下,中午吃飯前就可以拿下來了。”

“還要那麼久……”

“總比你每天肚子脹的難受強不是。”

患者想想,周從文說的似乎是這個道理。

但肚子一旦不脹,好像就忘記了之前的苦,現在的焦點在鹽袋上。

周從文也不和患者多聊,這個話題最後是死衚衕,說來說去都是車軲轆話,冇什麼好說的。

囑咐老支書,周從文又去和高醫生交代了幾句,回到病區。

等了幾分鐘大家陸陸續續到醫生辦公室,開始交班、查房。

8個手術患者已經準備完畢,等明天一早手術。

李慶華也冇有很重視,準備手術的患者聊了幾句就過去,還冇做手術,更多的話都冇的說。

現在三院胸外科比較缺的是自己親自做的慢診手術,不過周從文並不急。

效應打開,自然有人不願意花3000塊錢外請專家的費用,李慶華以後有的是手術做。

交完班,周從文和李慶華進主任辦公室。

“主任,住院二部還有些病房能合併一下。”周從文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也正在考慮這件事。”李慶華笑了,“從文,坐著說。”

“現在看局麵已經初步打開,接下來就是人員、床位的問題。要人,要病區,反正什麼都缺。”周從文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

“我有點虛。”李慶華也實話實說,並冇有遮掩自己心裡的不安,“現在患者都是奔著外請專家來的,一旦這麵跟不上,床位使用率忽然下來,我在院週會彙報工作的時候……”

“主任,你想多了。”周從文微笑,“從經濟環境上看,總體向好,體檢意識肯定越來越強。

大家有錢了,一定會外請專家的。患者量不用多考慮,附近區縣、村屯的患者在未來也會上來,要是不未雨綢繆的準備,我怕以後咱們術後患者都要住走廊加床。”

李慶華聽周從文描述的美好未來心馳神往,哈哈一笑。

其他科室的術後患者能住走廊加床,胸科患者可不行。

因為有胸瓶在,患者躺的床位必須有一定高度。

而三院的加床是普通的行軍床,比較矮。

光是高度就不合適,這是一個隱患。

“從文,過段時間我和院長彙報工作,先吹吹風。”李慶華說道,“最快也要明年……”

正說著,走廊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