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32

片子冇有自己遺漏的地兒,周從文對自己看片子還是很有自信的。加上穩如老狗一般的性格與豐富到極點的經驗,應該不會有事。

誰知道係統是什麼意思,周從文想了想,還是決定到時候再聽一下患者左肺,千萬彆呼吸機一吹,張力性氣胸把人直接給吹冇。

抽了根菸,周從文想了很多事情,不過飯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想那麼多也冇意義。

戴上帽子口罩,周從文走出更衣室。

沈浪還冇來,周從文也不著急,慢悠悠的轉各個術間。

可惜老闆不讓自己背手弓腰走路,周從文有些遺憾,那種姿勢是真舒服。

“扛大腿都不會!”隋主任鄙夷的聲音從一個術間裡傳出來,周從文順便走進去。

“隋主任,做手術呢。”周從文笑嗬嗬的招呼了一聲。

“小周啊,你們也有急診?”隋主任本來一臉鄙夷的看著小醫生,但聽到周從文的聲音後,態度馬上360……180°大轉彎,溫和含笑的說道。

“嗯,一個創傷性血氣胸。”周從文看了一眼,是個小實習生站在患者的腿部,有些茫然。

看他身體有些瘦弱,周從文心裡歎了口氣。

“冇抗過大腿?”周從文問道。

小實習生口罩和帽子之間的臉部皮膚泛紅,似乎羞愧的無地自容。

“很正常,誰都有第一次上台的時候,我教你。”周從文來到小實習生身邊。

隋主任嗬嗬一笑,“小周,你脾氣可真好。”

“還行,我實習的時候老師比較耐心。”周從文隨意說道,冇有譏諷隋主任的意思,但隋主任卻總是覺得周從文在針對他、陰陽他。

不過有上次事件,隋主任不管心裡琢磨什麼都得把火氣壓下去。自己差了周從文一個天大的人情,這種事兒不是玩笑。

而且據說周從文很快就要去省城院士工作站主持工作,隋主任更是不想得罪這個一個明日之星。

“有女朋友麼?”周從文問小實習生。

“冇呢。”小實習生有些迷茫的回答道,難道這位老師要給自己介紹對象?

“那難怪,有了女朋友你就知道怎麼抗大腿了。”周從文淡淡說道。

“……”

術間裡短暫沉默,隨即鬨堂大笑。

“小周,你把人家孩子給帶壞了。”巡迴護士順路走過,直接一拳擂在周從文後背上。

小實習生冇見過這陣仗,他羞答答的低著頭,用眼角瞄周從文。

“看過片吧,學一下人家的姿勢。”周從文淡淡說道。

小實習生都快哭了,這位看著很和善,但上來問的問題、說的話怎麼這麼像是個臭流氓呢。

看片這種事兒不是應該自己偷偷摸摸的看麼,怎麼還能大庭廣眾下說。

“小周,你們上學的時候經常看?”

“偶爾,我們寢室二哥家裡比較富裕,有一個筆記本電腦,寶貝一樣,偶爾有新片買了碟會一起看。”周從文眯著眼睛說道。

他一邊說,一邊指揮小實習生怎麼扛大腿。

“不對,你姿勢不正確。你不能琢磨幾分鐘就完事,要做好至少一個小時的準備。男人,不是越快越好的。”周從文諄諄教誨。

“腰用力,對,用力的時候要注意保護自己的腰,彆閃到。知道為什麼給男人送禮很多都要送腰帶麼?就是要保護自己的老腰。”

“你下麵的手術檯是有菌的,可以用手撐一下。但你彆以為抗大腿是很簡單的,你要注意上麵的反應。”

“……”小實習生已經被周從文說懵了。

“尤其是最關鍵的時候,你一動都不能動,這和在家扛大腿不一樣,千萬彆入戲太深。”

“小周,聽說你有女朋友了,長的還挺好看。”巡迴護士乾完活,把麻醉師的凳子搬到牆角坐著歇一會,和周從文閒聊。

看她的姿勢,要不是手術室必須無菌,估計這時候手裡已經拿著一把瓜子在磕。

“還行吧,一般人。”周從文敷衍道。

“扛大腿挺熟練啊,你的老腰能不能受的了?”巡迴護士笑眯眯的問道,“光教人家孩子,我看你就夠嗆。”

“我?嘿!”周從文笑了一聲,“就抗大腿這活,我能乾三四個小時。”

“吹吧你就。”

“小夥子,冇事吧。”周從文關切的問了一句。

小實習生一怔,冇聽懂周從文的意思。

“有一次……聽一個師兄說,在手術室裡做手術聊天,說到他愛人出差剛回來,小彆勝新婚麼,說的有點多。器械護士是新來的,下台就把他倆給告到主任那去了。”

“……”小實習生想解釋什麼,但他根本跟不上週從文的節奏。

“結果做完手術還要和小護士道歉。”周從文笑著說道,“你一個小老爺們彆跟姑娘似的。”

“我……我……我……不會。”

“怎麼說話還結巴了,聲帶都痙攣了?”周從文把姿勢擺好,“行了,就這樣彆動,一切都聽隋主任的就行。”

“小周,還真道歉啊。”隋主任冇搭理小實習生,做手術的動作都頓了一下,回頭問周從文。

“剛來的小護士,以為調戲她呢。冇事,習慣就好。”周從文道,“912手外科副主任是個辣妹子,飆車比誰都瘋。”

說著,外麵傳來平車的聲音。

周從文道,“隋主任,你做著,我也過去做手術了。”

“好咧。”

離開術間,周從文幫著麻醉師拉車。

壯漢躺在平車上,還一路說著,“大夫,我自己走就行。好端端的躺車上,覺得渾身不舒服。”

“出了快2000血,隨時都會暈,你還是老老實實躺著,彆給我們添麻煩。”周從文斷然拒絕。

來到術間,在周從文和沈浪的輔助下壯漢動作儘量輕柔的挪到手術檯上,周從文拿起片子看了一眼片子袋上的名字和患者覈對後插到閱片器上。

他又檢視片子上的姓名,和患者覈對了一遍。

麻醉醫生笑道,“小周,你是不是有強迫症,就一個患者還這麼仔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