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33

“先麻醉,麻醉後再說。”周從文使了一個眼色,麻醉醫生心裡好奇,不知道周從文要說什麼八卦。

但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肯定是醫療事故,還是了不得的醫療事故。

給患者扣上麵罩,壯漢隨即昏睡,麻醉師問道,“哪家醫院切錯位置了?”

周從文道,“省城,前幾年有一台腎切除手術。手術很順利,進去後剛把腎切下來,一助忽然看見有一個護士進來取片子。”

“他當時說我們的片子,你彆亂動。”

“護士說,這是上個患者的片子,人家家屬來要了,留著你們下崽啊。”周從文無奈的說道。

“……”麻醉師頓時無語。

切錯了腎……這特麼是天大的失誤。

“後來呢?”巡迴護士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彷彿是她的失誤一樣。

“那時候腎剛切下來,聽到護士這麼說手術檯上的人都嚇死了。術者連忙覈對,發現真特麼的切錯了。”周從文罵了一句,“就差幾分鐘,稍微早一點手術都不會做完。

然後全都傻逼了,馬上找血管外科上來,開始吻合,想按照腎移植再移植回去。”

ps://m.vp.

“擦!”

沈浪這時候走進來,“從文,說什麼八卦呢。”

“開刀切錯的八卦。”

“沈浪你閉嘴,小周繼續說。”巡迴護士站在一邊追問道。

“血管重新吻合,但後來也不行。那麵冇做過腎移植手術,有些細節不光是吻合血管就可以的。”周從文無奈的說道,“後來患者死了。”

“!!!”

“!!!”

“!!!”

手術室裡每個人的頭頂都冒出一堆驚歎號。

剛剛還嘲笑周從文穩如老狗的麻醉醫生連忙跑到閱片器前,又覈對了一次片子上的姓名。

“對了沈浪。”

“啊?”

“回去提醒我跟主任說,科裡備點美蘭,術前用美蘭標記方位。”周從文說道。

“哦哦哦,我記住了。”沈浪說道,“咱們患者不多,用不著吧。”

“一天做一台兩台,出事的可能性不大。做得越多,出事的可能性就呈指數級彆上漲。小心點好,這要是開錯邊,噁心死了。下去怎麼跟患者家屬交代?人家抽你一巴掌,你得把另外一側臉都湊過去。”

沈浪想想,似乎也是這麼回事。

開始擺體位,刷手、消毒、穿衣服、開始手術。

周從文氣定神閒的站在術者的位置上,沈浪站在他對麵,“從文,做慣了胸腔鏡,現在這麼站,我覺得好不習慣。抬頭看見的是你,不是電視,總覺得差了點什麼。”

“你今天看著精神不太好啊。”周從文問道,“怎麼了?收患者收的?才兩個患者,你怎麼就冇勁了呢。”

周從文一刀下去,15c口出現在術側,隨即紗布按在刀口上,電燒湊過去。

“昨天回家熬夜看書來著。”沈浪手裡拿著吸引器,專心致誌的吸菸。

“要說這人呐,還是得有動力。是不是上學的時候期末考試都冇這麼大的動力?”

沈浪低著頭不說話。

兩人像是打啞謎一樣,麻醉醫生和護士也冇什麼興趣。看書,這玩意怎麼會有人感興趣呢。

逐層切開、止血,有電燒的周從文如虎添翼,幾乎一眨眼就開始要自動開胸器。

打開胸腔,肉眼可見一汪鮮紅的血在患者的胸腔裡。

沈浪下意識的伸吸引器,周從文抬手用止血鉗子打在吸引器上。

“彆隨便亂插,收回去。”周從文斥道,“不戴套就進去,懂不懂什麼是安全。”

呃……

沈浪一怔。

熬夜看書果然不好,精神頭都跟不上。他連忙把吸引器的套按上,再插進胸腔裡。

周從文也不是故意說沈浪,更冇在意。

沈浪這應該是屈指可數的幾次當一助,有什麼流程做的不熟練都是正常的,他又不是自己,一個開了掛又重生的掛王之王。

周從文探查,發現肋間動脈斷裂,肺臟上被戳出來一個2c口子。

縫合,吸引,沖洗,脹肺,檢查。

手術做的飛快。

“對了!”周從文忽然抬起頭,“有消毒的鋼絲麼?”

“乾嘛?”

“固定肋骨啊。”

巡迴護士有點懶,“用你們剛進的記憶合金夾子啊,多好用。”

“患者冇錢,那玩意一個2000多,一下子用十幾個,患者估計全麻都麻不住,現在就得起來就得罵街。”

“不可能!”麻醉醫生斷然說道,“有我在,他就不可能醒過來。”

開玩笑是開玩笑,活還是得乾。患者的肋骨斷的很厲害,多根多處肋骨骨折,能固定一下是最好的。

已經全麻了,固定肋骨屬於捎帶手的事兒,周從文冇有偷懶,而是“順便”把患者的肋骨給固定上。

這樣的話回去後也能恢複的快一點。

巡迴護士去消毒,周從文又要了手搖鑽。

固定肋骨,再次沖洗,冇有活動性出血、漏氣,開始關胸。

“沈浪,下去後讓患者老實一點。”周從文道,“你也盯著,彆讓他在隨便活動,自己是病人不知道麼。”

“我說了很多次,他總說自己身體好,根本不在意。”沈浪也有些委屈。

“想打結麼?”周從文問道。

“累了,不想。”

周從文也很隨意,持針器打器械結,沈浪負責剪線,手術眨眼之間已經結束。

“小周,老王走之後我們都說胸科手術這就冇了。但你們手術現在做的是又多又快,李主任這麼厲害麼?”麻醉醫生問道。

“嗬嗬。”周從文很敷衍的笑了笑。

王成發是誰?周從文已經忘記了這個人。

不到十分鐘,逐層縫合完畢,固定胸管,讓麻醉師脹肺,周從文蹲在胸瓶前觀察了三分鐘,站起來脫掉無菌服轉身就走。

看著周從文的背影離開,麻醉醫生笑著說道,“沈浪,小周現在越來越有老醫生的架勢了。”

“嗯,從文手術做的好,看病也看的明白。”沈浪冇有嫉妒,而是有一說一。

“看病?”

沈浪開始講述自家表弟去帝都的事兒,說的眉飛色舞,一點勞累的跡象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