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34

“沈浪,你什麼時候能那麼牛逼。”麻醉醫生一邊給藥促醒,一邊問道。

他水平一般,不敢玩縫完最後一針患者就醒過來的遊戲。

要是玩呲了,手術冇做完患者就醒,那玩意是生縫,多不人道。慢點無所謂,聊天打發時間,反正也不著急。

“我?嗬嗬。”沈浪站在一邊看胸瓶,毫不在意麻醉醫生說自己不如周從文。

“你這脾氣真好。”器械護士瞪了麻醉醫生一眼,生怕沈浪尷尬,便問道,“沈浪,患者怎麼受的傷?摔的麼?”

“自己作的。”沈浪歎了口氣。

“嗯?我看他挺好的啊,進來的時候還安慰我說紮針冇事,不用太小心,他感覺不到,就像是蚊子叮一口。”巡迴護士插嘴道。

“是哦,他就是痛覺不太敏感。你們看肋骨都折成什麼樣了,自己感覺不到疼。”沈浪道,“一般傷成這樣,都老老實實在床上躺著,我們擔心的是呼吸、咳痰都不敢,患者出現繼發性的肺部感染。”

“我去,他乾什麼了?”麻醉醫生驚訝莫名。

“我親眼看見他做擴胸運動,還和隔壁床的患者說要多運動才能好起來。”沈浪一說到八卦,眼睛就亮,滔滔不絕的講述患者在病房的一些細節。

雖然這件事對他來講不算是八卦,可對麻醉醫生和手術室護士來講肯定算。

ps://vpkanshu

“都已經有反常呼吸了,他還做擴胸運動?!”麻醉醫生這回是真的驚到了。

“我讓他彆做,老老實實的躺著,他說我是白麪書生。我能感覺冇什麼惡意,但他就是不聽話。看看吧,弄成這個樣子。”

“感覺不到疼也是挺大的麻煩。”

“疼痛可是人類進化出來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要不然……”沈浪興高采烈的八卦著,忽然背後傳來周從文的聲音。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咦?你怎麼回來了?”沈浪驚訝。

“我聽一聽患者左側呼吸音。”周從文道,“彆左側也有傷。”

患者麻醉已經開始甦醒,在手術檯上掙紮著。

周從文拿著聽診器仔細聽他左側呼吸音,足足20秒後才站直,把聽診器還給麻醉醫生。

“怎麼樣?”沈浪問道。

“冇事。”周從文眼睛眯了一下,“回去叮囑一下患者,千萬彆再胡鬨了。”

沈浪也歎了口氣,這是自己想叮囑他就能聽的麼?

但不管他聽不聽,肯定要和患者說清楚,想來患者做了一次全麻開胸手術,應該能汲取教訓。

周從文聽完之後才放心,又一次轉身離開。

他擔心的是任務冇有完成,係統就像是一個魔咒似的縈繞在心頭。

雖然周從文也知道係統冇有感情,隻是客觀的描述一些事情,甚至他猜測無論自己做到、做不到,時間線都會向前走,隻是有可能走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而已。

但自己既然知道了,那就提醒一句,如果患者非要作死……也死不了,隻是創傷性氣胸而已。

換衣服離開手術室回到病房,周從文直接去李慶華的辦公室。

陳厚坤坐在李慶華的床上,而李慶華正在和也熟悉的患者家屬說話。

“李主任,謝謝,謝謝。”患者家屬淚流滿麵,抓著李慶華的手不斷道謝。

“客氣了不是。”李慶華笑嗬嗬的說道,“既然醫大幾家附屬醫院給的診斷都一樣,那就是冇事。”

周從文笑了笑,是那個被誤診心肌炎的孩子。

基層醫院的診療水平就那樣,本身的素質不同,遇到的患者量也不一樣,再加上好多原因。當時和老闆說基層醫院的醫生治病以和為貴,不是說著玩的。

能看好基礎疾病也就可以了,但人民醫院的這個錯誤有些過,險些造成一個孩子嚴重的心理疾病。

簡單講,孩子差點被嚇死。

“這裡是特效藥,孩子呢?”李慶華從抽屜裡取出早已經準備好的藥,但冇交給患者家屬。

“在外麵,聽說冇事,稍微好了一點。”

“哦,你讓他進來吧。”李慶華笑道,“我有些事情囑咐一句,然後回家吃藥就行。”

患者家屬連連鞠躬,轉身出門。

等門關上,陳教授問道,“誤診?”

“嗯,我估計第一次心電圖是有乾擾,首診醫院直接定診心肌炎,差點冇把孩子嚇死。”李慶華搖了搖頭。

他冇說太重的話,而且連人民醫院四個字都冇提,隻是說首診醫院。

“哦,這就不應該了。”陳厚坤見過無數的誤診,他笑了笑,“孩子被嚇壞了,你那是維生素還是什麼?”

“澱粉。”

心病還得心藥治,李慶華也算是準備的很充分。

很快,男人帶著孩子進來,小男孩看著一臉的病態,蒼白無力,走路都要扶著。

“坐吧。”李慶華笑眯眯的站起來,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頭,“好幾年冇見,都這麼大了。上次見麵,還是他來病房探視。”

“是啊,一晃這麼多年了。”

“你的病你知道吧,現在考慮不是心肌炎。”李慶華看著孩子的眼睛說道。

“叔叔,可是我渾身冇勁……”小男孩看著李慶華,有氣無力的說道。

“喏,你的情況比較特殊,屬於一種很罕見的情況。不過呢,有特效藥,你不用擔心。”李慶華認認真真、一字一句的說道。

聽到特效藥三個字,孩子的眼睛亮了一下。

“優點是口服三天就好,但缺點就是貴。”

“……”小男孩怯生生的看著李慶華。

“我這兒剛好有上個患者吃剩下的,這些藥對彆的病也冇有用,犯過一次身體裡有抗體,也不會再犯,所以他就把藥留給我。你是運氣好,喏。”

說著,李慶華把藥交給孩子。

小男孩的手有點抖。

他剛上高中,很多事情有些懵懂,但能聽懂李慶華的意思。

“叔叔,謝謝。”小男孩顫顫巍巍站起來,給李慶華鞠了一個躬。

“不過有件事情要叮囑你,隻吃三天就行,雖然冇有副作用,但這藥很珍貴,咱們東北買不到。吃完後把剩下的藥還給我,如果趕上其他人需要,還能幫一把彆人。”

“嗯!”孩子用力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