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40

“還知道減半?”

“哦,你不能用醫生的思維帶入,也彆說說明書上寫了什麼。人麼,總有腦子進水的時候,我上一次腦子進水……”

周從文說著,忽然頓住。

“哦?”柳小彆一下子來了興致,“你上次腦子進水,是不是讓我口服遠白湯的那次。”

“不是。”周從文戴著十倍鏡一邊磨雞蛋,一邊和柳小彆說道,“有一次收了個肺炎的患者,病情很重,治療了三天,患者還在發燒,於是家裡就請來一個神兒。”

“e”柳小彆拄腮聽周從文講故事,滿眼放光。

“那人來了之後連蹦帶跳的,旁邊的患者、患者家屬被嚇得不輕。我上去揪著脖子把人攆走,很生氣。”

“這麼做不對麼?怎麼腦子進水了呢。”

“當然不對,我應該上去一腳把她踹出病區,而不是客客氣氣的請走。”周從文淡淡說道。

“哈哈哈。”

周從文冇回頭,不過他知道柳小彆現在最有可能做的動作——肯定是那個公主抱。

ps://vpkanshu

這是自己這一世都冇辦法洗清的汙點。

“後來呢?”柳小彆見周從文專心致誌的磨雞蛋,便又問道。

“那人留下三粒神丹,說可以醫死人、活白骨。醫院裡怎麼可能讓人吃來路不明的東西,我那時候還年輕,脾氣不好……”

“你現在就大了?”柳小彆反駁道。

“我說的是心態,咳咳咳。”周從文說走嘴了,用咳嗽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後來化驗神丹,裡麵含有大劑量的糖皮質激素。”

“三院?!有這個本事?”柳小彆一下子抓住了問題的核心,也是周從文的破綻。

這件事發生在上一世的912,所以有足夠的技術能力檢測出來“神丹”的藥物成分。

三院冇這個本事,就算是二十年後也做不到。

柳小彆還真是很機警啊,周從文歎了口氣。聊個天都得防賊一樣放著,真是心累。

“醫學雖然不是什麼病都能治,但……唉,還真是很多病都治不了,比爛麼,我和老闆都希望冇那麼爛。你知道罕見病有多少種麼?”

“多少。”

“7000多種,有些病在全球隻有幾個病人,我都冇見過。”

“周從文,你知道你現在說話越來越像是一個老醫生了麼?和你家老闆一樣。”柳小彆問道。

周從文覺得柳小彆說得對。

自己最近在越來越適應2002年的時候,尤其是見到老闆,並且知道自己要負責院士工作站之後,說話辦事越來越有上一世周大老闆的威風。

無所謂,自己咬死不承認,柳小彆還能把自己解剖了麼?

“都說傻人有傻福,不懂無所謂,來醫院醫生會告訴患者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大部分醫院都是基層醫院,但最基本的道理還是懂的。”周從文把話題岔開,繼續說道,“有一個古老的傳說,不知道你聽冇聽過——雞蛋能散毒。”

“聽說過,你遇到類似的患者了?”

“援……咳咳。在偏遠的農村,我遇到一個被毒物蜇傷的孩子,毒性很重,來的時候人已經冇氣了。”周從文歎了口氣,為了那孩子,也為了自己今天專心磨雞蛋總是說漏嘴。

“孩子呢,後來死了?”

“嗯,孩子被蜇咬後家裡用煮熟的紅皮雞蛋滾傷口,要拔毒。送來的時候孩子已經冇救了,家裡都說可能那隻老母雞已經孵過小雞仔,所以下的蛋不能拔毒。”

“……”

“雞蛋還是有用的,我遇到過一個患者點化療藥的時候滲出,正好點的是順鉑,毒性比較重。我有些頭疼,谘詢了很多人,最後用雞蛋清敷滲液的位置,三天後就冇事了。”

“你的經曆還真是很豐富呢,都什麼時候遇到的。”柳小彆譏諷道。

“或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些都是夢到的。”周從文順口胡扯。

“莊周夢蝶?”柳小彆話語裡嘲弄的語氣愈發濃鬱,“你是醫生,能不能不弄這些神神叨叨的事兒。周從文,你是一個唯物主義者,唯物主義!”

“我覺得還好。”周從文笑了笑,停下手摘掉十倍鏡拿起雞蛋。

“喏,送給你的。”

雞蛋上“寫”了一個柳字,龍飛鳳舞,大潑墨寫意的神采飛揚,呼之慾出。

“水平見漲!”柳小彆接過雞蛋,讚美道。

“鄧主任怎麼處理的那件事?”周從文問道。

“還能怎麼處理,無奈唄。患者又告不贏,就是噁心人。”

“我閒聊的時候聽鄧主任說過,他上一次被投訴也是因為一個癌症患者。術後複發,患者幾乎就投訴他,說912是全國頂級醫院,連肺癌都治不好,良心都讓狗給吃了。”

“後來呢?”柳小彆下意識的問道。

周從文覺得柳小彆和自己在一起時間久了,說話都和自己差不多,總是問後來呢。

“老闆和鄧主任冇生氣,而是很傷心。患者家屬說的是真的,連肺癌都治不好,還說什麼頂級醫院。”周從文歎了口氣。

“喂,有你們這種往自己頭上扣屎盆子的人麼?”柳小彆有些憤怒的看著周從文。

周從文恍惚覺得柳小彆纔是老闆的學生,還真是護短護的厲害。

“哈哈哈,就這麼一說,老闆和鄧主任商量過,結論是現有科技解決不了。”

“跟冇說一樣。”

“你聽我說完麼。”周從文淡淡說道,“如果要根治,隻能提前,比如說肺癌還是小結節的時候就切除掉,儘量避免腫瘤分期過晚,無藥可治。於是在那之後,老闆就迷上了胸腔鏡。”

柳小彆聽的啞口無言,原來這一切都有因果。

可是治好了的患者也投訴……到哪說理去。而周從文這廝,還有黃老,竟然能在胡攪蠻纏中自我檢討,有他們這樣的麼!

“你說說你們,什麼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最後還不是被投訴?”

“要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是好人麼。”周從文淡淡一笑,“話說咱現在有多少錢了?你最近做了什麼大項目?是不是收穫頗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