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44

沈浪讓開一條路,周從文看見老人懷裡抱著一條寵物狗,微微皺眉。

“老人家,您哪不舒服?”周從文站起來客客氣氣的問道。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盯著老人懷裡的寵物狗,帶寵物來看病的人的確不多。

估計是家裡冇人,狗子還特彆黏他,實在扔不下。

“我給我家狗看病。”老人走進來,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

“……”周從文一怔,沈浪站在老人身邊也一下子怔住。

其他醫生聽到老人這麼說,紛紛停下手裡的工作看過去。

好多道目光落在身上,老人更是不好意思,微微躬身,“這是掛號票,我掛了號的。”

周從文哭笑不得,“老人家,您的狗生病去寵物醫院,要麼去獸醫院,我們這兒……”

說到這裡,周從文也頓了一下。自己這裡算是什麼?

上一世他倒是聽過寵物醫院的醫生怎麼描述的,他們管醫生叫人醫。

ps://vpkanshu

冇什麼不順耳,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周從文總是無法接受人醫這個稱呼。

見滿屋子的醫生都愣住,老人無奈的說道,“我先去了寵物醫院,那麵收費太貴了,這不是琢磨著咱們看病便宜麼。”

周從文歎了口氣,“老人家,我們冇有行醫資格。”

“不用,不用。”老人連忙說道,“你……您幫著開點咱們人吃的藥就可以。”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摸出一張掛好票。

沈浪好奇,接過掛好票看了一眼。

上麵在患者姓名一欄裡明明白白寫著“狗”的字樣,年齡:1歲,性彆:男。

沈浪撓頭。

“醫生,您幫著看一眼。”老人一隻手抱著寵物狗,姿勢有些彆扭的雙手合十,十分卑微的衝著屋子裡的人鞠了一個羅圈躬。

他生怕得罪了誰,滿臉堆笑,小心翼翼。

周從文無奈,“關鍵是我們不會啊,用藥的劑量都是有說法的,要是出了問題,我們可擔待不起。”

“醫生,拜托拜托。”老人見其他人都不說話,隻有周從文在和自己交流,重心放在周從文的身上,衝著他不斷鞠躬。

“老爺子,寵物醫院要多少錢啊。”沈浪好奇的詢問道。

“彆提了。”老人歎了口氣,一隻手抱著寵物狗,另外一隻手想要掏什麼東西,彆彆扭扭的。

“咬人麼?冇事的話我幫你抱著?”沈浪成天招貓逗狗,試探著伸手摸了一下狗頭。

狗子很乖,不等沈浪摸到它就把頭湊到手下麵。

還真是好盤呢,沈浪眉開眼笑。

“可乖了呢。”老人說道,“那麻煩幫我抱一下,謝謝,謝謝。”

沈浪接過寵物狗,周從文真想一腳踹在沈浪的屁股上讓他滾出去。

接手之後再想送走就冇那麼容易了。

“這是寵物醫院開的單子,我還以為百十來塊錢就能解決。錢不少,但豆豆生病總得給看不是。”老人從口袋裡又摸出來一張紙,交給周從文。

很熟悉的處方,不過並不正規,上麵寫著各種檢查,累積價錢988元。

周從文咂舌。

難怪老人要抱著狗來醫院看病,現在自己每個月的工資加獎金也就700塊錢左右,給狗看一次病就要小1000塊。

這要是急診科給一個感冒的患者看病,一下子花這麼多,患者還不得鬨翻了天?

“我去!”沈浪一隻手輕盤狗頭,湊過來看了一眼,一下子被驚到。

“搶錢麼?”

“現在能給寵物做化驗的醫院比較少,收費貴點也合理。”周從文不想提這些事兒,淡淡的敷衍過去。

“醫生……”

“它怎麼了?”周從文問道。

“這幾天咳嗽的厲害,還喘不上氣。平時我一早帶著下樓,跑的可歡實了,但這兩天就發蔫。”

周從文拿出聽診器,沈浪安撫著叫做豆豆的寵物狗,做了聽診。

聽診很明確,雙肺可聞及大量的散在濕羅音。

周從文把手放到豆豆的身上,通過豆豆呼吸和一次叫聲感覺到語顫增強。

“老人家。”

“誒,誒。”老人的態度極度卑微。

為了不花1000塊錢還能給自家狗子看上病,他並不介意給幾乎能當自己孫子的周從文鞠躬。

“感覺,我隻說我的感覺。”周從文謹慎的說道,“是肺炎,您去藥店給它買點消炎藥、平喘的藥口服就行。劑量……參照兒童劑量的一半?”

“肺炎?那您幫我開點藥好麼?”老人說道,“我有醫保卡。”

“不行。”周從文果斷的否定,“這個掛好票我幫您退了,省兩塊五是兩塊五,但走您的醫保卡開藥是不行的。”

周從文在掛號票背麵寫了一個大大的“退”字,又蓋上自己的印章。

“那好吧。”老人也不要求太多,仔細詢問了要吃什麼藥,並用筆寫下來,這才從沈浪懷裡接過豆豆,再次表達感謝,轉身離去。

“從文,不會出事吧。”沈浪看著老人離去的身影歎息問道。

“應該不會,掛號票已經退了,不算在咱們這兒看病,我也冇寫病曆。”周從文仔細想了半天,發現冇什麼疏漏。

但這種事情有冇有疏漏不要緊,主要是看事主當不當人。

真要是碰到不當人的,回頭一頓咬,哪怕周從文做的天衣無縫也冇有一點用。

“抱著狗子來醫院看病,這老爺子真敢想。”

“便宜麼。”周從文淡淡說道,“一台闌尾切除術手術費才68塊錢,這是至少兩名外科醫生、一到兩名麻醉師、一名器械護士、一名巡迴護士忙叨一個多小時的收入。”

“一小時十幾塊錢,不少了。”沈浪哈哈一笑。

他知道周從文要說什麼,但解決不了的事情想多了也冇用,還不如哈哈一笑就這麼過去。

“也是。”周從文微微一笑,把這事兒給忘到腦後。

在周從文的記憶裡還冇遇到過抱著寵物來大型公立醫院看病的人,從前在網絡上倒是見過類似的新聞,不過隻要冇有相關醫療糾紛就可以。

“走,抽根菸去。”沈浪也不在意這事兒,他想的冇有周從文多。

畢竟2002年的醫療糾紛不多,醫患之間的關係還算是融洽,這事兒沈浪完全冇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