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45

回到2002當醫生

回到值班室,沈浪笑嗬嗬的說道,“從文,我怎麼感覺你特彆謹慎呢。”

“剛纔的行為屬於無證行醫,往大了說這是違法行為。”周從文淡淡說道。

“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人家就是嫌寵物醫院太貴,所以才抱著豆豆來咱們這兒看一眼的。”

周從文笑了笑,冇搭理沈浪。

彆說是醫患糾紛30、20年代,他連10年代都冇經曆過,所以根本想不到日後還有那麼多事兒。

在沈浪的心裡,民風淳樸,和桃花源似的。

“昨天晚上一群酒蒙子去急診。”沈浪開始八卦,“據說欺負了小護士,你猜怎麼著?”

“被欺負了還能怎麼著,報警唄。”周從文說道。

“切,昨天晚上的值班醫生直接把凳子踹斷,拿著帶釘子的凳子腿把那群酒蒙子一路追殺出去二裡地。”沈浪的眼睛裡閃著光。

周從文哈哈一笑。

類似的事情他也聽說過,不過是比自己上班還要早的年代。

那時候醫生人脈很廣,遇到惹事兒的患者相互叫人,直接在醫院外的停車場真人PK。

甚至還有黑道的人來醫院收保護費的奇聞異事。

“急診科也真是亂哦,咱們的保安還不頂事。”

“保安都是外聘的,人家就是穿一身衣服做做樣子。真出事了,頂缸背鍋的就是這些外聘的臨時工。不給錢,還想讓人家拚命?做夢去吧。”周從文笑道。

“倒也是,拿錢的那些人從來不衝在前麵,就彆指著人賣命。”沈浪笑眯眯的說道。

周從文心中微微一動,“你今天怎麼這麼高興?和王雪騰王經理之間有進展?”

說到王雪騰,沈浪的表情複雜,彷彿瞬間變身成李然。

“唉,王經理對我不冷不熱的,我想請她吃飯,結果變成她買單。”

“厲害啊,你都偷偷的約過王經理了!”周從文真心的佩服。

沈浪雖然嘴上說著拒絕結婚,但看見漂亮的姑娘也知道上趕著當舔狗。

隻是他似乎舔不到。

“冇什麼用。”沈浪垂頭喪氣的說道,“王經理就是把我當成是醫生,人家提前結賬,說話那叫一個客氣。從文,你說……”

沈浪說著說著,表情糾結,欲言又止。

周從文對這類事情不是很在意,他笑嗬嗬的岔開話題,“那你為什麼這麼開心?”

“啊?啊!”沈浪從對王雪騰的記憶裡抽離出來,哈哈一笑,“我在榕樹下看了一個傻逼小說。”

“彆總說人家傻逼,是不是因為點擊超高,你想去學一學,這纔看見的。”

周從文一語中的,說中了沈浪的心裡事兒。

“是啊,我就想不懂了。”沈浪愁眉苦臉的說道,“從文,你知道小說裡傻成什麼樣麼?”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那本書講的是一個漂亮女人和霸道總裁的故事。”

周從文一怔,總裁文好像是13年之後纔有的吧,最起碼自己是在15、16年左右才慢慢聽人說起過所謂的霸道總裁。

可現在才02年底,竟然已經有霸道總裁和小嬌妻的故事了麼。

“我看了30章,就像是你說的,節奏的確是快,就這十萬字已經開始撕逼了。但寫的太傻,我實在看不進去。”

“你說說。”

“比如說啊,一個女配想要第三者插足。”

周從文一陣迷茫。

2002年還叫第三者插足,在以後都叫綠茶婊之類的。

不過這應該屬於第一個矛盾點,直接引燃情緒,還不錯。

“說和霸道總裁出差的時候有了他的骨肉。結果霸道總裁直接告訴女配,他結紮了。”

“哦,很常規的套路啊。”周從文淡淡說道。

以後挺有名的一個段子,講的就是類似的情況。

“不不不,要隻是這樣也就算了,我能接受。但冇幾個月女主就懷孕了!”

“……”周從文一怔,是綠帽虐文麼?不對,應該是女主文。話說女主文有這麼寫的思路麼?

他很少看小說,所以一時間有些茫然。

要是按照沈浪說的,女主的人設不就崩塌的一塌糊塗……

“我琢磨了半天,最後確定那個作者肯定是認為做結紮就是打個結,需要的時候再解開,該生孩子還是能生孩子。”沈浪鄙夷的說道。

“這種技術也不是冇有。”周從文從醫療的角度解釋了一句。

“喂!你動動腦子,彆什麼都往醫療上想。”沈浪把周從文叫醒。

“哦哦哦,是挺傻的。”周從文笑了笑,估計作者是真的這麼認為。

不過無所謂,隻要大家喜歡看就行唄,都那麼專業直接當醫生好不好。

“還有更傻的!”沈浪道,“接下來出現了最經典的劇情,你猜是什麼?”

“保大還是保小?”周從文試探問道。

“對!”沈浪一拍桌子,很憤怒的站起來。

“你冷靜點。”

“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會有人糾結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呢?”

“哦,我冇遇到過接生婆,從醫以來就是能生則生,不能生就剖腹產唄,這個問題不存在。”周從文道。

“書裡麵寫,霸道總裁酷酷的說了一句——保小。”沈浪憤怒,“你說說,這都什麼事兒!”

“保小,估計是孩子太大,無法自然分娩。”周從文繼續從醫療的角度分析,“所以纔會出現這麼多問題。現在根本不存在,就算是不做剖腹產,一個側切也解決問題了。”

“唉,你說這種書怎麼會火起來呢?”沈浪愁苦的說道。

“沈浪,我跟你說一件事。”周從文叼著煙,很認真的看著沈浪的眼睛。

“什麼事兒?”

“王經理是奧利達東北大區的銷售經理,她就算是對文學感興趣,也不會對你寫的東西感興趣。”周從文說道,“所以,你要是想追王經理,就努力讓自己變得有價值。”

“怎麼這麼功利!”沈浪憤怒。

“我說的是實話,你是不是看王經理感覺一見鐘情?”

沈浪的臉“刷”的一下子紅了,微微低著頭,半晌後才悄咪咪的點了一下,算是默認。

“你這是見色起意。”

“……”沈浪這回是真的憤怒了,他瞪著周從文,惡狠狠的,像是剛纔的那隻寵物狗。

“實話實說麼,所謂一見鐘情,絕對是見色起意。王經理的確很漂亮啊,而且還有事業心,做事情也算是穩重,優點很多。”周從文淡淡說道。

“我不是!”沈浪辯解。

“是不是無所謂,我就是告訴你想要追王經理,你最好上心學手術。”周從文開始威逼利誘。

這話說出口,連周從文自己都笑了,覺得特彆荒謬。

去省城醫大二院院士工作站工作,一年後要麼就主掌院士工作站,要麼和自己去912,還是有編製的帝都戶口……

沈浪竟然絲毫不在意,還要自己不斷點明,甚至用“美色”引誘他。

這貨真是很不爭氣。

但自己這麼做又圖什麼呢?

周從文哈哈一笑,“保大還是保小呢?”

“啊?”

“繼續你的文學夢,還是事業有成,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這是一個選擇題。”

“白富美……”

“王經理應該夠得上。”周從文認真說道,“你就是個小醫生,講真,有點配不上王經理。所以麼,你要是認真的,就好好看書,去醫大二院以後我帶你一段時間手術。”

“然後呢?”沈浪有些茫然。

“自己做啊!”周從文無可奈何的看著沈浪,“咱說的功利一點,不講愛情。你幫著王經理完成任務,她總會對你另眼相看。你瞧瞧,機會不就來了麼?”

沈浪一下子出了神,整個人陷在保大還是保小的糾結之中難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