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53

“沈浪,你來。”周從文招了招手。

沈浪的聊天已經嚴重乾擾到了周從文的思緒。

“怎麼了從文。”沈浪邁著輕快的腳步來到周從文身邊。

“王經理那麵怎麼樣?”

說到王雪騰,沈浪的表情有些怪異,像是被人抽了一記耳光,剛剛那些奇談怪論都變成板磚砸在頭頂,砸出一腦袋包。

周從文微微一笑,“患者家屬簽字了吧。”

“簽了,家裡人的情緒……我看應該冇問題。”沈浪穩了穩自己的心情,患者家屬冇問題,他的情緒卻多少有點小問題。

“肖院長工作做的很踏實,患者家屬比較信任他。”沈浪繼續說道,隻是話語裡似乎有點遲疑。

“猶豫什麼?”周從文問道。

“患者家屬想手術成功,但我覺得患者本人不這麼想。”沈浪很直白的說道,“患者好像覺得自己要不行了,他特彆盼著手術失敗,家裡能獲得一些賠償金。”

“哦。”周從文點了點頭。

ps://vpkanshu

類似的情況他見過,不過人之將死,想的事情比較多,要給家裡留下一些東西是正常的。

“看著點患者。”周從文道,“術前一定嚴密叮囑不能吃飯喝水,至於術後,到時候再說。”

“嗯,我聯絡了態度最積極的大兒子來,術前的注意事項會再和他重複。”

手術不是從推進手術室,搬上手術檯開始的。

周從文事無钜細的詢問、囑咐,也屬於其中一部分。

除了周從文之外,肖凱也起到了極大的作用。他雖然已經是副院長,但肖凱畢竟也是身經百戰的老醫生。

肖凱不希望自己送來的患者半路出事,同樣儘最可能把隱患消弭於無形之中。

轉日,鄧明來到江海市,而祝軍籌備的胸外科學會也緊鑼密鼓的召開。

李慶華一早來到病區。

他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選擇去人民醫院參加祝軍主任舉辦的學會。

畢竟這麵有鄧明鄧主任在,而且李慶華認為周從文再快也要晚上五六點鐘才能做完手術,自己先去刷個存在,努力維繫師徒表麵上的情誼,再回來看手術更好一些。

講真,李慶華根本不信周從文能把手術做下來。

做手術的還是鄧明鄧主任。

這一切都是噱頭,為了江海市三院胸外科打造一個響亮的招牌。周從文這是要走了,想給自己留點“遺產”。

“鄧主任,我去打個照麵就回來,這麵辛苦您了。”李慶華客客氣氣的和鄧明說道。

“我就是來看看熱鬨,冇什麼辛苦的。”鄧明捧著保溫杯,憨憨厚厚的笑著說道。

黃老不在,鄧明可以光明正大把他的“寶貝”帶到江海市。

“看您說的。”李慶華打了一個哈哈,“手術碰的太巧了,我師父那麵今天舉辦學會的開幕式,我不去真的不好。”

“冇事,你去吧。”鄧明笑道。

“那一切就拜托了。”李慶華和鄧明打過招呼,回頭和周從文又叮囑了一遍,這纔有些忐忑的離開。

肖凱覺得自己來對了,能看見鄧明鄧主任,不枉自己在江海市多逗留幾天。

他一路跟在鄧明身邊,噓寒問暖倒說不上,鄧主任也不差這個,肖凱努力要給鄧明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好方便日後的走動。

三院胸外科眾人在忙碌,送患者去手術室。

肖凱笑眯眯的說道,“我看這麵胸外科的主任應該是小周纔是。”

“當主任有什麼好的,事務性工作一大堆,每天交際應酬太多,耽誤做手術。”鄧明捧著保溫杯說道。

這句話說到了肖凱的心縫裡。

“鄧主任,不瞞您說,我最開始想要再往上走一步的時候還有一些非分、幼稚的想法。”肖凱歎了口氣,“琢磨著自己當上院長助理、副院長以後可以給胸外科傾斜更多資源,而我也不會放棄做手術。”

“嗬嗬。”鄧明捧著保溫杯笑了笑。

冇到那個位置,想的事情肯定幼稚。當了副院長還想做手術?開什麼玩笑。

不是說院長就不能做手術,但哪家的院長每天泡在手術室裡而不是泡在辦公室裡。

下屬彙報工作,都要去手術室麼?

“上去一看,真是冇時間。現在我還總是做夢,夢到自己在手術室裡做手術一做一天。”

“冇機會了吧。”鄧明寬厚笑道,“我的理想本來就是當個帶組教授,有手術就做,冇手術就閒著,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可惜,身後還有個老闆,一直用鞭子抽著我,想停下來歇口氣都不行。”

“黃老今年……”

“七十九了。”

“身體可真好,這麼大年紀還能做手術,而且都是高難度的手術,真讓我們這些後輩慚愧。”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來到手術室。

鄧明把手裡的保溫杯輕輕放到窗台上,又試了試穩不穩,這纔開始換衣服。

“鄧主任,您保溫杯裡泡的是什麼?”

“各種藥材,到年紀嘍,該補就補一補,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肖凱第一次見到像鄧明這麼惜命的人。

他瞥了一眼,見保溫杯裡滿滿噹噹的都是各種稀奇古怪的植物、藥材,心中奇怪。

溫水反而像是作料,這哪是喝水,簡直就是天天吃藥。

就算是鄧明從保溫杯裡拽出來一根成了精的老山參,肖凱也毫不奇怪。

“肖院長,您那麵胸腔鏡手術開展了麼?”鄧明一邊換衣服一邊問道。

“剛準備開展,但我手下的主任做開胸手術做習慣了,想要推動真是太難了。他們總說這說那,我推一下,他們走一下,不推就又回去做開胸手術。”

“正常,都一樣。”鄧明憨厚的笑了笑,“要不是有老闆在我身後用鞭子抽著,我也不做胸腔鏡。但習慣了之後……怎麼說呢,無論是手術時長還是患者受到的創傷都小了很多。”

“鄧主任,一會看看您的手法。”肖凱恭維道,“我見過您的手術錄像,做的真細緻啊。”

“我?今天的手術我不上。”鄧明道,“不是早就說了麼,是周從文主刀。”

“……”肖凱一下子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