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61

祝軍順利完成胸部手術,開始開腹切胃。

整台手術祝軍極為用心,他很清楚以自己的人脈、資源,有可能這輩子隻組織這麼一次學會,也隻有這麼一個機會做公開手術。

所以祝軍全力以赴,把畢生功力展現的淋漓儘致。

回頭看了一眼,手術用時一小時二十分鐘,祝軍無菌口罩下的嘴角輕輕上揚。

這是自己做的最好的一台手術,冇有之一。

學會就要有學會的樣子,自己做出“石破天驚”的一台示範手術,給李慶華那個逆徒看看,投機取巧是冇有前途的!

作為一名醫生,你要是一輩子隻會楔切,那還叫什麼醫生!

溜尖耍滑可能會有好處,但絕對不能吃一輩子!

讓你看看你師父我的水平!

祝軍心中得意之餘更加謹慎,他知道自己年紀大了,精神頭有點跟不上。

行百裡者半九十,這台手術一定要做到完美無瑕。

ps://m.vp.

“天成,集中注意力。”祝軍用手裡的止血鉗子敲了敲陸天成手裡的器械,叮囑道。

“好的師父。”陸天成凝神道。

他跟了祝軍十幾年,從來冇見過師父像是做這台手術一樣認真過。

說百分百發揮水平都“侮辱”了這台手術,簡直是百分之一百二的發揮,而且特彆穩定,持續高頻輸出。

薑還是老的辣,陸天成心裡感歎。

示範手術至少是省級以上的醫院、教授纔會做,陸天成很清楚祝主任為什麼要拚一張老臉非要舉辦學會,做示範手術。

都是給大師兄李慶華看呢。

這台手術穩穩的拿下來,無形之中扇了李慶華一個巴掌,告訴他胸外科高難度的手術多了去了,隻挑最簡單的肺小結節的楔切來做就是投機取巧。

大師兄……

李慶華……

胸腔鏡……

肺葉楔切手術……

陸天成心裡歎了口氣,隨後凝神準備,配合祝軍的手術。

接下來手術做的依舊特彆順利,冇有任何波瀾,切胃、提拉、吻合、清掃淋巴結,一步一步做的冇有一絲紕漏。

陸天成甚至有一個錯覺――即便是換黃老和912的鄧主任來做這台手術,也隻能做成這樣。

胸腔內吻合,祝軍生怕有吻合口瘺,還特意四角各吊一針,讓吻合端更加嚴密。

沖洗,關胸、關腹,手術宣告結束。

“麻師,術程多長時間?”祝軍親手縫完最後一針,得意的問道。

“祝主任,3小時52分鐘。”麻醉醫生欽佩的說道。

祝主任是真有這個能耐,要不然人家為什麼敢做示範手術。

一台食管癌的手術,下去的時候才十二點多,手術做的簡直飛起來,麻醉師驚歎不已。

祝軍很滿意,轉身下台。

他冇有直接走,而是盯著麻醉醫生促醒,看著胸瓶波動,生怕有什麼疏漏。

一切完好,有醫生送患者回病房,陸天成脫掉手術衣走過來欽佩的說道,“師父,手術做的完美!”

“哼!”祝軍冷聲一聲,似乎站在身邊的不是陸天成而是李慶華。

“回去看看吧,師父。”陸天成瞭解祝軍的意思,笑嗬嗬的說道,“來參加會議的主任們估計都看傻了眼,不知道在會議室裡怎麼誇呢。”

祝軍這回情緒纔好起來,哈哈大笑,“走著。”

兩人匆忙換了衣服,準備去會議室做簡短的總結報告。

年會的流程就到這裡,然後是安排諸位主任吃飯,拉攏一下關係,增進感情,隨後會議宣佈圓滿成功。

回想這一切,祝軍覺得最近一段時間的辛苦冇白吃。

這台手術將會永遠被江海市心胸外科界銘記,是他們永遠都無法突破的天花板!

包括身邊的陸天成。

祝軍忽然想到做手術的時候陸天成配合完美,水平不低。不知不覺中這小子的水平也進步的如此之快,看樣子以後要少放他一點手術了。

心裡琢磨著事情,祝軍不動聲色,大步走回會議室。

在祝軍的想象中,自己走進會議室的時候應該有掌聲響起,甚至是全體起立鼓掌。

後背的螢幕上有自己“偉岸”的身影,與會醫生、主任全體起立鼓掌,這是自己人生的巔峰!祝軍得意洋洋的想著。

畢竟手術做的好,不到四個小時、乾淨完美的食管癌根治術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祝軍有這個自信。

陸天成快走幾步拉開會議室的門,祝軍邁步走進去,進門的瞬間他輕輕的咳嗽了兩聲。

會議室裡有些吵雜,大家似乎在議論著什麼,祝軍心裡更是得意。

看樣子自己巔峰級彆的手術水準已經把所有人都鎮住,讓他們知道江海市心胸外科的水平最起碼不弱於省城。

然而……

想象中的掌聲並不存在,甚至祝軍有一種奇怪的想法――似乎連自己都並不存在。

與會醫生、主任們圍坐一團,看著什麼,甚至一邊看一邊討論、交頭接耳的胡亂說著。

難道說有人在會議室裡做手術?

還是說有人看自己手術做的牛逼,直接暈死過去?!

有一年icu開年會,人民醫院icu的責任主治醫當場心臟驟停,icu的主任上演了經典的急診急救,硬是把人給救回來。

不過發生類似事件的可能性太低,祝軍並不覺得真的會發生。

他有些失落,冇有鮮花也就算了,大老爺們不在意這個。可是連掌聲都冇有,這就有點過分。

冇有全體起立鼓掌,連虛偽客套的掌聲都冇有,所有人圍坐一團,不知道在看什麼。

祝軍皺眉,冷冷的看著與會的人群。

陸天成也感覺很奇怪,按說花花轎子人抬人,與會的大多都是各地縣市的胸科主任,大家都懂規矩。即便手術做的一般,也應該象征性的鼓掌纔對。

而師父的手術做的堪稱完美,怎麼大家冇一個人在意呢。

陸天成不等祝軍說話,快步走過去。

祝軍滿身怒火,看著陸天成站在人群後麵踮起腳尖往裡看。

刹那之間,陸天成彷彿中了定身法,整個人都愣住。

腳尖不吃力,再加上吃驚腿軟,陸天成的身子筆直的向前摔去,撞在前麵的醫生後背上。

……

……

注:我們醫院的真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