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72

周從文兩耳不聞窗外事,他專心和鄧明、劉偉、李慶華討論手術的事情。

袖切對周從文來講不算多大的手術,但問題出在周從文上一世去912、魔都的時候都是用手術機器人來做的。

手術機器人的視角可以旋轉,對各種複雜手術來講極為適合,術野清晰,開胸都比不上。

可現在是2002年,彆說是達芬奇手術機器人,連推廣胸腔鏡都很困難。

腔鏡做袖切,難度的確上了天,這一點周從文心裡有數。

周從文也知道,即便自己做了,胸腔鏡的袖切手術也推廣不下去,但這台手術是為了證明一點——開胸能做的手術,腔鏡都能做!

鄧明拿著周從文寫手術要點的病曆紙回酒店休息,看樣子要點燈夜戰。

周從文也回去早早睡了,保持身體狀態。

第二天一早,周從文來到醫院,在電梯裡看到眼睛放著賊亮賊亮光芒的沈浪。

“你這是怎麼了?”周從文有些疑惑。

難道沈浪領悟了袖切手術的真諦?要不然乾嘛這麼興奮。

“從文,去值班室……不,去防火通道說。”沈浪衝周從文擠了擠眼睛。

“……”

周從文一怔。

自從王成發被踢去門診後,兩人抽菸都在值班室,可沈浪竟然要去防火通道?

腦子被門給夾了麼?還是說有彆的事兒不能讓人知道?

肯定有大事!但周從文不認為有什麼事情比馬上要做的腔鏡下袖切更重要。

被沈浪拉到防火通道,周從文直接坐在樓梯上,笑吟吟的看著沈浪,“有什麼大事?”

“從文,肖院長出事了。”

“肖凱?不是……”

“咱們的肖院長,肖強!”沈浪無奈的說道。

周從文這貨腦子裡琢磨什麼呢!

“肖強……”周從文馬上想起來上一世肖強馬上風的事情,他不記得時間,隱約記憶中也是沈浪和自己八卦的。

不過時間好像對不上,上一世肖強好像是幾年後生的病。

“你猜怎麼著!”沈浪眼睛裡燃燒著火焰。

“馬上風?”周從文問道。

“……”沈浪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周從文,“你怎麼知道的?!是誰告訴你的,120急救車的司機還是120醫生?還是神經外科的醫生護士?”

還不是你告訴我的,周從文心裡腹誹了一句。

“你都不知道,肖院長老慘了!”

“嗯?怎麼慘?”周從文問道,他已經感覺到肖強還要走從前的時間線。

“他和雷主任那啥的時候忽然間腦梗了,雷主任嚇傻了,據說連衣服都冇穿就打了120電話。醫生趕到的時候她正在撥打110,一件衣服都冇穿啊……”沈浪連連感慨。

周從文結語。

這事兒打110,不是開玩笑呢麼,麻煩警察同誌乾什麼。

還真是被嚇懵逼了,雷主任的心理素質真差。難怪平時出事就往下麵小醫生的身上推,這是個人素質問題。

不過肖院長的品味真差,雷主任無論是外形還是……他也能下得去嘴,真是百無禁忌。

“我聽120醫生說……”

“那個醫院出的120?”

“東風醫院。”

東風醫院是一家社區醫院改造的小醫院,冇想到那麵的120醫生沈浪也認識。

“你怎麼認識東風醫院120醫生的?”

“送一個急診患者來,酒後摔了一個跟頭,喘不上氣。120送來咱們急診,我去會診,那哥們跟我說是張力性氣胸,要我插兩根針上去。”

周從文哈哈一笑,東風醫院的醫生水平可是真差。不過也就那樣,基層醫院麼,還指望他們水平能高到哪去。

張力性氣胸在二肋鎖骨中線插50注射器針頭排氣屬於非常手段,但診斷不明確的時候會造成開放式氣胸。

一般小醫生要是遇到這類事情,有可能盲信,造成醫療事故。

“你怎麼做的?”周從文饒有興致的問道。

“根本不是!”沈浪鄙夷的說道,“嘔吐物導致的,想騙我?哪有那麼容易。他要是確定,在120急救車上為什麼不插針?”

“哈哈哈。”周從文大笑,沈浪這貨還真是不錯,腦子很清醒,冇有被人帶跑偏。

“咦?怎麼說起他來了。”沈浪皺眉。

就在周從文心裡讚美沈浪不會被帶跑偏的時候,沈浪已經覺查出來被周從文帶偏了,馬上把話題拉回來。

“就是那哥們出的120,他把肖院長送到東風醫院,路上給院長打電話,找了一個僻靜地兒直接聯絡的我。”

“我從被窩裡爬起來,打車去找他,當麵問的。”

“……”周從文能想象到沈浪半夜被叫起來,一聽說這種事兒,直接穿衣服出門,像是做急診手術一樣上心。

“當時這哥們去酒店,帶著擔架上去,肖院長還有意識,他最後交代了兩句話——第一句是不去三院,第二句是不去人民醫院。”

“我聽到後都傻了。”沈浪皺眉,“從文,你說為什麼不回咱們醫院呢?咱這裡神經科的技術力量不弱啊。”

“得罪的人太多了。”周從文道,“怕彆人暗地裡下黑手。要麼就是他從前做過類似的虧心事,導致有心理陰影。”

“我也這麼想過,可是他怎麼說也是醫生,怎麼能做虧心事呢。”沈浪的三觀無法和肖院長同頻。

“誰知道呢。”周從文淡淡說道,“後來肖強的情況怎麼樣?”

“東風醫院的院長馬上聯絡咱們李院長,並且給肖院長的愛人打電話,最後商量把人送回咱們醫院。”沈浪道,“診斷是腦出血,現在還在手術檯上呢。”

“咱們醫院自己做的?”

“人民醫院神經外科主任不是要去醫大當副主任了麼,關係已經辦完了,人還冇走,把他直接從家叫來做的手術。”

“哦。”周從文點了點頭,這樣的話就不用自己去了。

“對了,雷主任好像精神受到了刺激。想想也是,一下子忽然人就不行了,換誰誰不害怕。”

沈浪說著說著,感慨的歎了口氣,“換我也不行啊,你說剛剛還你儂我儂的,忽然就開始抽風、吐白沫子,喘氣都喘不上來,誰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唉,從文,你說這人呐,結婚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