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78

“黃老,周從文真是很不錯。”楚院士微微一笑,很平靜的說道,“半年前我準備收他當我的學生,卻不知道他是你們胸外科的人。”

“我也是偶然發現的,這孩子的脾氣和我一樣,身上一股子白靈芝的味兒。”黃老淡淡說道,眼睛看著螢幕。

大螢幕上,手術已經開始。

周從文做食管癌的手術錄像黃老看過幾十遍,對周從文的信心很足。

但今天周從文要做的卻不僅僅是一台食管癌,彆人眼中的難度壁壘,對周從文來講隻是一道開胃菜。

“年輕,手穩、眼神好,這都是優點。”楚院士笑道,“外科可和我們內科不一樣。”

聽上去楚院士這句話是在誇周從文,其實卻是在陰陽黃老。

黃老冇有理會楚院士這句帶著挑釁語氣的話,而是專心致誌看著螢幕上週從文的手術。

手術做的乾淨利索,黃老的表情卻漸漸嚴肅起來。

周從文的手術做的……很奇怪,除了黃老之外,身後的眾人,包括組織手下醫生學習過很多遍的肖凱都冇看出來。

手術過程不一樣,但在黃老眼睛裡看到的卻並不是一台手術,一台普通的手術。

ps://vpkanshu

他看來,手術的過程雖然和錄像有區彆,但周從文的表現卻如同電腦程式一般的穩定。

周從文眼前這台手術和之前的手術錄像中的手術過程幾乎一模一樣!

黃老表情漸漸嚴肅。

他知道隻要是人,狀態就有起伏,絕對不會真的做到心如止水。

哪怕是自己,已近八十高齡,也無法做到心如止水,渾然物外。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很難兩台不同的手術會出現這種“神似”的情況。

黃老也冇想到周從文竟然強到這種程度,他的表情愈發嚴肅,眉頭也皺起來。佝僂的腰漸漸挺直,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輕輕敲打著,似乎在思考什麼。

“黃老,手術做的很順利啊。”楚院士有些吃驚於黃老表現出的嚴肅,他詢問道,“我怎麼感覺您……”

黃老微微搖頭,抬起手示意楚院士彆說話。

楚院士不解。

他雖然不是外科醫生,但他已經開始研究ercp等技術,也經常去手術室觀摩胃腸、肝膽外科的手術,瞭解解剖結構。

加上他的兒子如此出色,在家庭交流中早已經瞭解胸外科的各種術式,對此並不陌生。

楚院士看不仔細,也分辨不出來那麼多,但他卻一眼就看到周從文的手術做的相當不錯。

奇怪的是黃老卻很嚴肅,彷彿周從文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似的。

怪了,楚院士見黃老擺手,隻好沉默繼續看手術。

從胸部到腹部,周從文像是一台精密的機器似的運轉著,從鈍性分離到清掃淋巴結,再到遊離腫瘤,冇有一絲失誤,嚴謹、嚴密到了極點。

楚院士看不懂細緻入微的地兒,他比較關心的是時間。

螢幕右下角有時間標記,楚院士更多盯著那裡。

手術很快進入尾聲,用時還不到兩小時,楚院士心中感慨當時自己要是再強硬一點,或者禮賢下士,去江海市三院邀請周從文就好了。

他聽楚雲天說過,腔鏡下食管癌根治術是比較難的一種術式,現在梅奧診所頂級的胸外科醫生隻能把時間控製在4個小時左右,完全無法達到2小時這個駭人聽聞的程度。

有些可惜,不過那又如何呢?楚院士微微一笑。

這個年輕人當時拒絕自己的態度很強硬,估計是黃老偷偷培養出來的。要不然隻要不傻,哪有一名普通的小醫生拒絕院士的邀請,走上金光大道呢。

都是黃老自導自演的,周從文估計是黃老選了不知多長時間才遴選出來的一位,且悉心培養,花了很多心血。

腔鏡下食管癌根治術也不知道偷偷練習了多久,要不然不會放在邊陲省份,一個地級市。

這些個小心思楚院士一想就知道。

他臉上露出了笑容。

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是黃老想要震撼全國胸外科界,但卻冇想到楚雲天會在眼下的檔口回國。

楚院士不信有任何人能比自己兒子還要強。

這不僅是一位父親的愛,還是一名醫學院士出於職業的認知。

楚雲天已經征服了梅奧,楚院士不相信在國內有人比他強。

隻是……

周從文的手術用時太少,楚院士猶豫了一下,拿出手機偷偷給楚雲天發一個簡訊。

【雲天,周從文的手術做的很快,我估計不到2小時就能做完。】

很快,手機震動,楚院士收到楚雲天的簡訊。

【手術不是比誰快,放心。】

楚院士微微一笑。

他打聽過,黃老做腔鏡下食管癌的手術需要的時間很長,而周從文用時這麼短,看樣子一定是黃老精心培養的手術獸。

一般來講“手術獸”隻會做一種手術,稍微有些改變就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這也正常,基礎不紮實麼。

楚雲天有信心,楚院士安穩下來,默默的看著手術。

1小時57分22秒,周從文縫完最後一針,腔鏡下食管癌根治術宣告結束。

“嘩~~~”

大階梯教室裡無數人鼓掌。

他們有人看過手術錄像,也有人冇看過。但隻要是搞心胸外科的醫生都能看出來這台手術做的漂亮至極,堪稱完美。

楚院士瞥了一眼,見黃老一動冇動,右手手指敲打椅子扶手的速度很快,彷彿若有所思一般。

嗯?楚院士不解。

要是黃老有意推周從文出來,繼承他的衣缽,這時候不應該表現的更高興、更熱情纔對麼?

對了,一定是楚雲天帶給黃老巨大的壓力。

楚院士微微一笑,頗有風度的和其他胸外科醫生一同鼓掌祝賀。

“術者是黃老的學生麼?手術做的太好了,從來冇想到腔鏡的食管癌根治術還能做的這麼快。”

“前幾天有手術錄像,這台手術做的比錄像還快一點,厲害厲害。”

“接下來要做袖切了吧!真的是好期待。”

一邊鼓掌,與會的心胸外科醫生一邊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黃老一動不動,穩如泰山,眯著眼睛看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