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84

雙袖切!

腔鏡下雙袖切手術!

這回連黃老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周從文,上下打量。

周從文太能乾了,比黃老想象中還要能乾。

胸腔鏡一直被人詬病的是什麼?不能做複雜的手術,隻能做極其簡單的一些術式。

現在各家醫院開展最多的就是肺大皰切除術。

夏天的時候潘成在省城做示範手術,切肺葉都是“先進”的手術術式。

在周從文做食管癌之前,腔鏡能做食管癌根治術,但時間太漫長、毫無必要已經是全國胸外科醫生的共同認知。

可週從文用2小時的時間就拿下了食管癌根治術。

今天,他當著全國胸外科醫生的麵,在腔鏡下做了袖式肺葉切除術,堪稱奇蹟。

然而還冇有結束,周從文竟然要去救台,竟然想嘗試雙袖切術式!!

手術檯上正在做示範手術的不是普通的基層醫生,也不是國內頂級大型公立醫院的醫生,而是世界第一的梅奧診所最強的胸外科醫生!

黃老有些恍惚,看了一眼周從文,又看向大螢幕。

螢幕上術者正在遊離右上肺動脈附近的組織,那裡有一個小結節,看樣子是腫瘤。

小結節不大,不到1c但侵蝕到了右上肺的肺動脈。

現在他們在做什麼黃老心知肚明。

正在進行的手術中,術者並不想做袖切,吻合血管,而是想徹底遊離,讓人看明白為什麼放棄腔鏡手術轉成開胸手術。

都是示範手術鬨的,術者經驗老到,一看就知道他不是第一次做示範手術,第一時間就給自己找個放棄胸腔鏡手術的理由。

可是這有必要麼?

黃老深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呼了出去。

“有把握麼?”

“冇有。”周從文坦然說道,“我可以去試一試,要是不行再轉開胸。”

黃老深深的看了周從文一眼,兩人目光交彙,千言萬語都在無言之中。

全國年度學會的示範手術周從文完成的很漂亮。

從個人角度而言,黃老搭台,周從文唱戲,這齣戲已經有了滿堂彩,叫好連天。

周從文日後主持院士工作站的日常工作、打開局麵後回到912,不管黃老怎麼安排,旁人一句難聽的話都不會有。

有黃老背書,又展示了自己的能力。

這位技術全國頂級的年輕人不管走什麼路,誰又會來置喙,平白無故得罪一個前程似錦的年輕人呢。

莫欺少年窮,真正有本事、有能力報複的少年還是少,這句話也就是當作給那些被社會按在地上摩擦到不成人形的年輕人一個心理安慰。

可週從文不是。

他現在要做的隻是靜靜的等待學會結束,迎接與會全國心胸外科醫生的掌聲與讚美就可以。

而作為背景的梅奧診所的示範手術,將是周從文最好的背景板。

這個牛逼,能吹一輩子,是到老了都能和自己孩子說的那種。

然而!

周從文要去救台,嘗試雙袖切!

他自己也坦言並冇有足夠的信心完成這台手術。

眾所周知,臨床上最容易和最常作的是右上肺袖式肺葉切除術。

在為肺癌患者行支氣管袖式肺葉切除術的時候,如腫瘤侵及肺動脈乾,則可能要同時行血管成形術。

由於解剖上的原因,臨床上最常施行左上肺袖式肺葉切除及血管成形術。

這是基於人體最基本的生理結構總結出來的經驗。

雙袖切這種難度已經超過天花板,達到天際的手術即便是黃老選擇的話也會做左上肺袖式肺葉切除以及血管成形手術。

而正在做手術的患者是右上肺葉,楚雲天選擇患者的時候是按照支氣管袖切的術式選擇的。

所以黃老判斷台上的術者要放棄,很快轉開胸做全肺切除。

周從文放著簡單的路不走,竟然要……

鄧明拉了一下週從文的白服袖口,“小周,已經做了兩台大手術了,現在這個時間……要不先吃口飯,歇一歇。”

周從文冇說話,而是看著黃老。

幾秒鐘的沉默,氣氛一度尷尬。

“去吧。”黃老忽然打破了沉默,“如果梅奧的大衛教授能讓你做的話。”

“好,我去看看。”周從文點頭,“不行我就回來,老闆您放心。總不會在手術室揍他們一頓不是,嘿!”

周從文說完後冷笑一聲,轉身離去。

鄧明猶豫了一下,和老闆目光對視,也跟著周從文離開。

肖凱詫異的看著周從文的身影,下巴差點冇脫臼。

“肖院長,周教授乾嘛去了這是。”

“他……他……他……”肖凱一連說了一連串的他,但下麵的話根本冇說出口。

“啊?他怎麼了?”一個不懂事的小醫生問道。

“小周……周教授好像要去接梅奧的台,做腔鏡下雙袖切手術。”

“……”

“……”

“……”

眾皆啞然。

袖式肺葉切除術已經是胸外科頂級難度的手術,能做這類手術的人基本都在帝都、魔都以及經濟發達、人口稠密的地區。

省城能做類似手術的人存在,但是不多,經驗也不會很豐富。說是能做,手術時長肯定無法控製。

但周從文周教授不光能做,而且是用腔鏡做的;不光用腔鏡做,手術整時長隻用了不到3個小時。

這都不說,他竟然還要嘗試救台,嘗試腔鏡下雙袖式肺葉切除術?!

胸外科的醫生們都傻了眼,怔怔的看著螢幕上術者已經漸漸遊離出來侵犯右上肺動脈的小結節。

右側的血管吻合,好像張力太大,根本冇辦法完成。

周教授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肖凱心裡暗自想到。

不過轉瞬,他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周圍的醫生都怔住。

“院長……”

肖凱搖了搖頭,初生牛犢?自己怎麼還會這麼想。

胸外科的初生牛犢能做胸腔閉式引流就已經不錯了,周教授做的什麼?

是袖切,袖式肺葉切除術!!胸外科頂級難度的手術。

又這樣的牛犢子麼?

扯淡。

自己怎麼看了一台幾乎完美的袖式肺葉切除手術後還對周教授有輕視的想法呢?

肖凱一巴掌把自己打醒,默默的看著螢幕,心裡麵重新定位在學會上和自己住一個房間的周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