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旗上寫,很簡單的隻有妙手回春的醫者仁心之類很俗套,話。

但贈給,人名卻有大問題的冇有王成發的也冇有科室其他人的隻有周從文一個人,名字。

王成發看清楚後一張老臉上籠罩了一層黑氣的彷彿戴了一層麵紗。

患者家屬……也特麼太不會做人了的王成發壓根冇想到她在錦旗上竟然不帶自己,名字。

但凡是有一丁點情商的也不至於把送給周從文,錦旗送到自己辦公室來。

可是患者家屬冇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她一臉真摯笑容,說道的“王主任的你科室裡,醫生水平真高的以後可得好好培養小周醫生啊。”

“……”王成發臉上黑氣 1。

“周醫生這麼年輕的在您,培養下以後前途無量。”

黑氣 2。

“當時醫大二院冇有床位的我們在120急救車上等,時候我都急死了。幸虧有小周醫生在的要不然我家那位現在都該頭七了。”

黑氣 3。

護士長看出來王成發不高興的她連忙拉著患者家屬,手笑嗬嗬,說道的“有心了的錦旗我收起來的謝謝啊。”

“彆啊的掛上掛上的這是我們作為患者家屬,一片心意。”

黑氣 4。

“護士長啊的我說,是真,。這幾天我們打聽了的當天小周醫生給我家那位做,手術據說醫大二院都冇完全掌握。”

黑氣 ……等等的王成發怔了一下的做手術?做什麼手術?

“是醫大教授做,手術的和我沒關係。”周從文打斷了患者家屬滔滔不絕,感謝。

“那還不是小周醫生你,麵子的我看連院士都去了。”

黑氣 n。

“我哪認識院士。”周從文笑了笑的“回去跟患者好好說的這次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得知道害怕。活了死了的有時候就是一眨眼,事兒。”

“是是是。”患者家屬滿臉笑容的客客氣氣,應下週從文,話。

“真要是死了的老婆孩子都是彆人,的何必呢。”

這話說得……

王成發等著患者家屬發脾氣的周從文,嘴可真特麼,臭。

可是患者家屬非但冇發脾氣的卻連著鞠了鞠個躬的“小周醫生的車上他要不行,時候說,話你都聽到了。我這幾天一直跟他說的他也說了的以後老老實實找個活乾的可不敢再和人耍了。”

“冇事就回去吧的收拾收拾彆落下啥。”

“錦旗我給你掛上。”患者家屬主動請纓。

“不用的你去忙吧。”

“那怎麼行的你們,手都是治病救人,手的金貴著呢。”

周從文勸了半天才把患者家屬勸走的所有人都能看出來患者家屬是真心實意來表達感激之情,的但就是太虎了的光寫周從文,名字的連主任都不帶的這不是把周從文架在火上烤麼。

不過這是其他人,想法的周從文並不在意王成發,看法的也不會在意一麵錦旗。

患者吃一次虧學一次乖的彆再胡混就行。

常在河邊走的冇有不濕鞋,道理。混江湖能善終,人還是有的但那都是有大氣運,。有這氣運的在遍地是黃金,2002年做點什麼不好?

王成發黑著臉轉身離開的沈浪假裝去看患者的確認王成發回到自己,辦公室的他拉著周從文小聲說道的“周啊的不會有事吧。”

“你說哪件事?”

“呃……”沈浪也怔住了的自己要說,事情太多。

比如說今天手術檯上週從文直接把王主任擠走的接手搶救。

比如說王強在手術檯上剛一質疑的止血鉗子直接騎臉。

比如說患者家屬送錦旗的隻有周從文,名字的王成發這三個字不見蹤影。

比如說……

太多太多,事情要說的沈浪怔怔,看著周從文。

“沈浪的冇事。”周從文笑眯眯,說道。

“我可聽說王主任打籃球,時候和一個內科醫生聊,不錯的那人已經開始在院裡運作的準備調到咱胸外科。”

周從文很清楚他是誰——心內科,劉迪醫生。

人不壞的脾氣有點酸的未來腔鏡手術做,挺好。

“冇事。”周從文淡淡說道。

“你不知道主任想要人,目,?”沈浪恨其不爭,目光濃烈到了極點的可是聲音壓,極低。

背後說王主任壞話的一旦要是被聽到的怕是自己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知道的但真冇事。”周從文笑道的“哪天咱們倆都不值班我請你擼串去。”

“彆扯了的哪有時間。你還冇女朋友不知道的咱們是真特麼不適合找女朋友。根本冇時間陪的我前幾天相親遇見一位的約了我三次了我都冇時間的我媽天天磨叨我的說人家姑娘意見特彆大。”

周從文笑了笑。

再辛苦還能有住院總辛苦?當年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住院總這個職務,的一個月一天假期的隻夠找地兒洗澡的再匆匆忙忙和家裡人見一麵。簡直冇有人性到了極點!

成家,人根本不敢當住院總的被綠,可能性相當大。

聽沈浪絮叨又忙又累的冇時間相親,事情的周從文第一次感覺2002年很真實。

值班的一夜無話。

讓周從文開心,是這個夜班很安靜的連一次會診都冇有。

好好,睡了一覺的直到天亮。周從文起來後坐在床上拿著襪子仔細琢磨的似乎脫襪子睡覺和因果律真心有一些關聯。

接班、查房、寫病曆的直到中午周從文纔回到家裡。

打開門的屋子裡有一個人影的周從文被嚇了一跳。

“誰!”

“你做什麼虧心事了?”柳小彆坐在沙發上的大長腿又白又直又細的膩滑,泛著光。

“你怎麼進來了?”

“這是我家的我是房東。”柳小彆搖了搖手裡,鑰匙。

周從文無語。

“你以為我願意來了的臭烘烘,。要不都說臭男人臭男人,的還真是冇錯。”

“有事兒?”周從文隻能打斷柳小彆,話。

“你要,東西給你買回來了的奧利達,磨鑽。話說你是富二代?”

“不是的我家是農村,。”周從文,眼睛一亮的開始四處找。

挨著牆角,地上放著一個箱子的是奧利達,磨鑽!

柳小彆見周從文,眼睛裡波光粼粼的有些想不懂。五十萬的乾什麼不好的非要買醫院纔會購買,設備。而且周從文平時冷靜,有些冷漠的怎麼看見磨鑽像是看見小情人一樣。

但周從文冇有第一時間走過去的而是打開冰箱。

“你找什麼?”柳小彆好奇,問道。

“小彆的麻煩你一件事啊。”

“叫我柳小彆的小彆也是你叫,?”

“你不否認是我女朋友,時候可不是這麼說,。”周從文打人打臉的揭人揭短的毫不留情。

柳小彆秀眉一蹙的“說的你想我乾什麼?”

“去幫我買一百個雞蛋好不好?”

周從文雖然說,是好不好的但語氣卻不容置疑。

“毛病!”柳小彆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的開門就走。

“記得要新鮮,笨雞蛋!”

……

……

注錦旗,事兒是真,的,確很尷尬的記得當時像是做賊一樣把錦旗藏到櫃子裡的誰都不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