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598

和慈急綜合醫院其他位置的姨媽紅不同,那是染料,冇有周從文熟悉的血腥味兒。

而眼前的紅霧中血腥味道刺鼻,周從文恍惚感覺自己身處於急診搶救室,麵對的是一個滿身鮮血、失血性休克的患者。

“啊~~~”

女孩兒發出一聲慘叫。

工作人員手裡抓著一隻斷腿,鮮血四濺。

他……

他……

他……

竟然把遊客的腿生撕下來了麼?

周從文怔住,這不可能吧!

肢體有肌肉、筋膜的保護、連接,想要生撕下來需要極大的力量。

ps://m.vp.

一瞬間周從文的狀態切換,作為一名醫生的習慣效能量在內心深處火山一樣迸發出來。

他撞開工作人員,快步來到受傷的女孩兒身邊。

“把我的腿還給……”女孩兒臉色慘白慘白的,比鬼還要像鬼,伸著手要去抓自己的斷腿。

“啪~”周從文一把拍在她的手上。

“躺好!”

周從文厲聲吼道,同時撕掉身上的衣服,扯下來一道布,準備纏在女孩兒大腿上當做止血帶用,防止出更多的血。

這是急診急救的一部分,後麵的細節還有止血時間多少,避免還能保留的肢體因為缺血而導致壞死等等細節。

但周從文要做的是第一步,不能讓患者因為流血過多死亡。

雖然止血帶存在止血帶休克等併發症,但在急診急救中,還真是很好用。

女孩兒一怔,她被周從文的表情嚇傻了,雙手用力撐著身體向後退,想要儘量距離周從文遠一點。

斷肢的位置還在噴血,隻是速度和之前冇法比,慢了很多。

周從文也冇親眼見過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撕”掉一條腿的情況,即便是殘肢的患者來醫院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處置,最起碼有衣服之類的東西壓在傷口上。

類似的場景隻能在戰場上遇到,而周從文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

“彆動!”周從文怒吼,一把將女孩兒按在地上,手按在腹股溝股動脈上。

他找尋位置極準,不差分毫。

身後兩名工作人員和柳小彆都傻了眼,怔怔的看著這一幕,其中一名工作人員手裡還拎著往下滴血的斷腿。

“彆愣著,來幫忙!”周從文怒吼道。

手術室裡唯一的那個王的氣勢勃然而出,可是周從文按住的女孩兒卻像是被嚇傻了一樣,用力掙紮。

力量冇有變化,大腿根部股動脈搏動有力,暫時冇有失血性休克的風險。

周從文的腦海裡第一時間浮現出來了這樣的判斷。

“彆動!”周從文又吼了一聲,他來不及想為什麼股動脈斷裂出血後患者的血壓竟然冇有下降,雖然按照原理來講這時候患者因為瞬間失血過多會導致一係列的症狀。

這些症狀冇有一樣出現在女孩兒身上,甚至她向後逃走的速度還在加快,好像周從文是一隻厲鬼似的。

“幫我按住她!”周從文大聲喊道。

隨後他用撕下來的布條纏住女孩兒的大腿。

她穿著裙子,裙子上濕漉漉的,的確是鮮血的感覺,周從文用力一勒,馬上掀起裙子想要檢視傷口。

“嗷……”

在手術室裡驚慌跑進來的一個男生忽然進來,看見眼前恐怖的一幕,聞到鮮血的味道,他發出一聲慘叫,暈死過去。

“周從文!停!!”柳小彆大聲喊道。

“趕緊叫120!”周從文掀起女孩兒的裙子,隨後怔住。

粉色的底褲,周從文看也冇看,當作是背景顏色。女孩兒斷掉的小腿上綁著血袋,有控製設備……

周從文冇反應過來,他剛剛還想是一列高速行進中的列車一般進行著急診急救。

但下一秒就喊停,身體裡剛剛分泌出來的腎上腺素大聲說著“不”。

而粉色的小底褲似乎在嘲笑著周從文……他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自己手裡好像還提著這個姑孃的裙子。

“開玩笑的……”柳小彆第一時間上來,把女孩兒的裙子放下去,一把拍開周從文的手,“趕緊把布條解開,一會真的缺血壞死了。”

“……”周從文怔怔的看著柳小彆,瞬間理順了一切。

什麼工作人員,柳小彆包下了整個場子,自己不是以遊客的身份遊覽慈急綜合醫院,而是以工作人員的身份“遭遇”突發事件。

眼前的這個女孩就是“鬼”,想來按照柳小彆的劇本安排,應該是女孩兒一身血汙,趴在地上要自己的腿,而所有工作人員都被嚇的四散奔逃。

瞬間角色轉換的確有戲劇張力,可柳小彆冇想到自己是醫生,職業使命戰勝了恐懼的本能,第一時間跑上來搶救。

E粉色的嗎?周從文心裡想到,好像還有皮卡丘的圖案。

他解開布條,冇等柳小彆說什麼,先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搞什麼搞!周從文的目光傳遞這樣一個資訊。

柳小彆被周從文看的有些害怕,訕訕的笑了笑,“就是想嚇嚇你,冇想到你真上來急診急救啊。”

“毛病!”周從文先把事情錘實,沉聲說道。

說完,周從文轉身就走。

“你走錯方向了……”柳小彆第一次聲音極小的提醒道。

“送我出去。”周從文停住,努力用嚴厲的口吻嗬斥。

隻能這樣,要不然掀姑娘裙子,還看人家底褲……就這事兒周從文能尷尬一輩子。

柳小彆低著頭,招呼過來這裡的主管,語氣很不善的說了幾句話,讓他處理事後的各項事宜,然後小心翼翼的陪著周從文離開慈急綜合醫院。

走出陰暗的醫院,外麵豔陽高照,周從文深深吸了一口氣。

“彆生氣麼,就是想嚇嚇你。”柳小彆很溫柔的拉著周從文的衣角說道。

周從文想說些什麼,但卻冇說出口。

百鍊精鋼繞指柔,一腔子怒火被柳小彆幾句怯生生的道歉全部化解。

關鍵是周從文也冇生氣。

患者冇事,是個惡作劇,總要比急診止血,抓緊時間送患者去醫院急診急救強無數倍。

類似的情況隻可能是一兩種罕見的先天性疾病,甚至周從文在勒緊布條的時候還想到女孩兒的未來一定很灰暗,各種器官掉落,用不了多久就會死掉。

現在回想她大腿肌肉的彈性,和疾病的症狀截然不同,周從文知道自己稀奇古怪的臨床經驗又多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