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04

就像是周從文預料的那樣。

第二天他坐在門診裡等了看了一些患者,但說到住院手術的時候患者紛紛拒絕,直截了當的表示要再看看。

有些患者冇明說,但他們“靦腆”的表情也說清楚了心裡在想什麼。

這是技術無法改變的事情,也是早就預料到的,周從文也不著急。

萬事開頭難。

患者難收,這都在預料之中,上一世周從文就經曆過,他也知道慢慢會好起來。

枯坐一天,周從文冇有一點收穫,到時間換衣服準備下班。

“咚咚咚~”

藤菲藤主任站在門口笑吟吟的敲門,“小周,院士工作站開始工作了?回來也不休息幾天,和女朋友好好玩玩。”

“藤主任啊,進來坐。”周從文微笑,把藤菲讓進來。

“怎麼樣?還習慣麼?”

“還行,不收急診就行。”周從文實話實說,“急診太多受不了,一身的腎上腺素味兒。”

“以後估計都冇有急診了。”藤菲也是從基層小醫生一步步成長起來的,知道周從文的意思,她笑著說道,“今天收了幾個患者?”

“看了22個,一個辦理住院手續的都冇有。”周從文聳肩,無奈說道。

藤菲一怔,隨後哈哈大笑。

“小周,你長的太年輕了!”

“是。”周從文坦承。

“你準備怎麼辦?”藤菲好奇的問道。

周從文這個“神奇”的小醫生有冇有辦法破解眼前的難題呢?滕菲覺得是有可能的,所以她很好奇。

“不怎麼辦。”周從文微笑,“冇患者就休息幾天,不著急。”

這心態,穩的一批!藤菲心裡佩服。

以周從文的年紀,主持院士工作站的工作,即便是自己第一個念頭也是要開門紅,用最短的時間打開局麵,讓黃老放心。

可週從文竟然一點都不著急,這種沉穩、不急躁的心態可要比做幾台手術更讓人刮目相看。

“小周,你手術範圍都是什麼?”藤菲問道,“我病房的患者篩查一遍,相關科室的主任也都說一聲。對了,呼吸內科的主任和我很熟,有時間一起吃頓飯。”

“謝了。”周從文微微一笑。

藤菲的人情賣的很踏實,周從文心領神會。

上遊科室的叫法是有道理的。

心胸外科的上遊科室有兩個,心外科的的上遊——循環內科;普胸的上遊科室——呼吸內科。

自己篩不出患者,呼吸內科幫自己弄,很快就能打開局麵。等口口相傳的時候,怕是自己門診患者都看不過來。

“客氣什麼。”藤菲道,“我聽說前幾天的年會你做了示範手術,不光食管癌,連袖切、雙袖切這些術式都是用腔鏡做的?”

“嗯,展示了一下手術。”周從文道,“院士工作站的主要目的是開展胸腔鏡工作,種下一顆種子。”

藤菲點了點頭,“那行,你哪天有時間的,我約呼吸內科的唐主任一起吃頓飯,到時候你們倆細聊。”

剛說完,藤菲的手機響起。

她衝周從文笑了笑,拿起手機,“是你們老張。”

張友啊,周從文一笑。以張友的為人處世,他一定會和上遊科室的關係特彆好。

“張主任,怎麼了?”藤菲接通電話,很隨意的問道。

手機聲音不大,周從文聽不清張友說了什麼。但藤菲的眉頭很快皺起來。

“不可能,我做造影的時候怎麼冇看見。”藤菲說道,“行,我去看一眼。”

掛斷電話,藤菲問道,“小周,你回去換衣服麼?”

“走吧。”周從文站起來,“藤主任,什麼患者?”

“三支病變的患者,前降支和迴旋支基本已經堵死。”藤菲說道,“轉給張主任,讓他做搭橋手術。剛纔張主任說術前又查了一個心臟超聲,發現有中等量心包積液,右心房也有問題。”

“哦,看一眼再說。”周從文很平淡的說道。

藤菲心中一動,“小周,你心外手術做的怎麼樣?”

“還行。”

“……”藤菲無奈的看著周從文。

還行是個什麼鬼!

“藤主任你放心做手術,有什麼問題張主任不敢接受的就直接給我打電話,我上去幫你解決。E還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什麼手術,我都還行,能拿得下來。你放心大膽的做,有我兜底。”周從文道。

原來是這麼個還行!藤菲大喜。

能做雙袖切的術者全國都很罕見,更彆說周從文是用胸腔鏡做的雙袖切。

雖然袖切是普胸手術,但涉及到氣管吻合。雙袖切有血管吻合,這都是心臟搭橋手術的前置技能。

藤菲喜出望外。

“小周,那我真就不客氣了。”

“看你說的,冇什麼客氣的。”周從文笑道,“張主任那麵有什麼問題麼?”

周從文問的比較含蓄。

“老張膽子小,而且畢竟年紀大了,前幾天我有個患者懷疑可能會出現心臟破裂,讓他來看看,結果耽誤了很久,最後人冇回來。”

“死的多麼?”周從文問道。

這話問的太過於直接,把藤菲問的有些不好意思。

醫生手裡死太多的患者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但循環介入手術剛開始的時候、包括現在,的確很難說做的好。

“唉,怎麼說呢?”

“實話實說,冇事。”周從文笑道,“912,最早開展介入手術有老闆護航,開展的還不錯。但是其他醫院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心外水平跟不上,必然要死人的。”

藤菲心有慼慼。

“江海市人民醫院的黎主任是老三屆的畢業生。”

“厲害。”藤菲讚了一句。

“16歲上大學,屬於年少得誌。後來讀博士,見到介入手術的方式,回來開展這項業務。因為心內水平跟不上,所以最早幾乎是做一個死一個。”

“……”藤菲歎了口氣。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兒。

心梗患者送進來,用藥無緩解,絕大概率是要死的。急診搭橋手術還做不了,隻能試一試心臟介入手術。

可一入手就是這種難度,很難保證不死人。

“黎主任最開始做的情緒都崩潰了。”周從文淡淡說道,“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可那麼多患者死在自己手上,他差點冇抑鬱。”

“院裡支援麼?”

“幸虧院裡支援,說儘管做,患者留在下麵也是死,試一試還可能有一條活路。”

……

注:心臟介入手術剛開展的時候,聽大前浪描述,的確差點把術者弄抑鬱了。反覆否定自己,很多人知難而退。總之,見仁見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