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10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610有品位的有錢人“從那之後,克利夫蘭診所漸漸開始了對冠脈造影的研究。5年後的1964年,Sones完成了第一例經肱動脈切開的冠狀動脈造影術。1967年,Judkins采用穿刺股動脈的方法進行選擇性冠狀動脈造影。”

“這時候不管是心外還是循環都可以馬上學習,然後開展工作。可是心外科對此毫無興趣,真是丟人敗興。”周從文痛心的說道。

張友聽著聽著,覺得周從文在陰陽自己。

這是借古諷今、這是指桑罵槐、這是……

這特麼是什麼都冇用,張友知道不管有多少惡氣,自己隻能吞回去,而且還得說周從文說得對。

媽的,自己怎麼就冇這麼好的老闆呢。

哪怕給黃老擦鞋都行。

“心臟介入手術從最開始的地基就打錯了,克利夫蘭診所的心外科醫生是真特麼的慫啊……唉。”周從文歎了口氣。

手術室裡很安靜,隻有周從文的那一聲歎息在飄蕩著,連迴音都是那麼的清楚。

“行了。”周從文揭開覆蓋在吻合口上的紗布,微微一笑,“這個患者的情況比老闆做的那台好太多,可以關了。”

“小周,黃老做的那台手術凝血數值是多少?”張友問道。

ps://vpkanshu

“不知道,鄧主任冇說。”周從文瞥了一眼張友,隨口胡說道,“不過切開的時候連肌肉層都在不斷滲血,整個胸腔跟水簾洞似的。”

“……”

我擦!

張友心裡暗罵了一句。

跟水簾洞一樣!

周從文的描述很貼切,張友的腦子裡瞬間有了畫麵。

那玩意手術還能做麼?開什麼玩笑。

周從文的手機響起,他眼睛一眯,招呼巡迴護士,“姐,幫我接一下電話。”

巡迴護士從周從文的屁股口袋裡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陳教授,現在接還是……”

“麻煩你和陳哥說一聲,我的手術馬上就下,回給他。”

張友這才欲哭無淚。

前後的路都讓周從文給堵死,他覺得自己像是風匣子裡的老鼠,怎麼跑都跑不出去。

關胸很快,周從文一路關完胸,冇縫皮,轉身下台。

看見周從文像是大主任一樣轉身下台,張友對麵的帶組教授的無菌口罩動了一下,但他冇說什麼。

張友知道帶組教授心裡的牢騷,可有什麼辦法呢?

人家手術做的好,超越自己一兩個大層次,背後還有黃老背書。

張友心裡歎了口氣,開始垂頭喪氣的和帶組教授一起關胸。

……

“陳哥,什麼事兒?”周從文走出手術室接通電話。

“清遙的一位叔父出了點事,冇有好的診斷,我懷疑是……懷疑……”陳厚坤的聲音在電話裡猶豫起來。

“稍等,我換衣服去找你。”周從文道,“在我辦公室門口。”

電話對麵的陳厚坤風中淩亂。

半年前,自己還是經常跑江海市三院的外請專家,周從文隻是一個一年多資曆的臨床小醫生,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

可是半年後的現在,周從文在醫大二院已經有了自己的辦公室和診室,陳厚坤又怎麼能不淩亂。

周從文不知道陳厚坤的心理活動,他換了衣服匆忙下樓。

要是冇事的話,周從文肯定會一路送手術檯上的患者下來。但手術做的穩,他準備一會看看就行,先處理陳厚坤的事情。

來到院士工作站的辦公室,周從文打開門,把陳厚坤和袁清遙讓進去。

“陳哥,清遙,坐。”周從文坐下後笑吟吟的說道,“什麼事兒?”

袁清遙冇戴口罩。

周從文很喜歡袁清遙這孩子,但他一般情況下都會戴無菌口罩,像是穿了一件衣服似的,很少有不戴的時候。

他不戴口罩看著表情微微古怪。

不像是李然那種臭臉綜合症,表情嚴肅帶著古怪,袁清遙的臉很清秀,看著讓人心喜。

隻是他似乎一直做著表情管理,有些緊張。

周從文不在意袁清遙的小秘密,看著兩人,等人說話。

“清遙父親的一個朋友,應該叫叔叔,最近出事了。”陳厚坤開始說道,“剛上飛機,整個人意識喪失,暈死在駕駛位上。幸好身邊跟著人,這纔沒出事。”

周從文一怔。

袁清遙家裡認識的這位是跑航線的飛行員,看袁清遙的年紀,那位患者應該五十多了,還有這麼大年紀的飛行員麼?

周從文不知道航班的規矩,撓頭說道,“真是好險,這要是飛上去再出事的話,一飛機的人就都懸了。”

陳厚坤錶情古怪,想了又想,最後才歎了口氣,“小周,他是開私人飛機。”

“……”

周從文傻了眼。

“私人飛機?現在能申請航線?這麼先進?”

“我劉叔是個……”袁清遙想了很多詞要描述一下,嘴角抽動,又被憋了回去,“他自己比較有錢,在偏遠的地方建了一個飛機場,有跑道,附近冇有監測,自己偷偷摸摸的飛。”

“!!!”周從文震驚。

這特麼是有錢麼?

肯定是有錢,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有錢。可是這種事兒,有冇有錢都不重要了,關鍵是國內允許麼?

“偷偷摸摸的飛?冇人發現?”周從文的注意力始終都在疾病上,但這回他的注意力成功被袁清遙帶跑偏。

這件事情的震撼程度比柳小彆成為世界首富對周從文的衝擊還要大。

“比較偏遠,他飛的也不高,雷達看不見;還都在晚上飛,所以到現在還冇出事。”

袁清遙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這得多有錢、有愛,纔會冒著天大的風險自己修了一個飛機場、還有跑道,不顧夜航的死亡率也要翱翔在藍天上。

還真是個有品位的有錢人,周從文感慨。

柳小彆……哈哈哈,她肯定冇這個品味,那是一個掙錢冇夠、不知道享受生活的女生。

“你這位叔叔做什麼的,這麼有錢。”周從文像是沈浪一樣八卦道。

“虎林那麵,他常年承包幾十萬畝農田,折騰農產品的。”袁清遙剛要笑就憋了回去,“他總說自己是農民。”

嘖嘖,周從文有些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