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爾教授是強生公司在克利夫蘭中心醫院設立的研究室的項目負責人,在學界有著鼎鼎大名,心臟病學專家。

他設計、研究的項目有很多,最近一段時間主要是心血管介入手術的高值耗材――取栓導管的改進研究。

著名的跨國公司在心血管的高值耗材上一擲千金,相互追趕,誰都不肯讓一步。

因為這裡麵的利潤豐厚到讓人咂舌。

美敦力、雅培、波士頓科技、強生、泰爾茂、奧利達這些赫赫有名的公司相互追逐,推動耗材研究。

在克利夫蘭中心醫院就有各家公司設立的研究室,而邁克爾教授手底下的研究項目有很多,最近他的研究已經見到眉目,取栓導管已經得到有效的改進,克服了之前一係列問題,根據邁克爾教授的估計成功率能提升30%左右。

取栓導管可以把心臟介入手術狠狠的往前推一大步!

但奧利達那麵似乎也有進展,但據邁克爾教授瞭解奧利達的研究比自己弱了很多。

所以他已經提出申請,強生公司也信任同意,準備奧利達開新產品展示會的當天也開一個新產品手術的展示會,直接把老對手擊垮。

對於邁克爾教授而言,這纔是最重要的,不應該為任何事情分心。

但他聽到瓊斯的話後還是猶豫了一下。

ps://vpkanshu

邁克爾教授很瞭解袁清遙,他知道那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孩子,而且很有天賦。

當時袁清遙要回國的時候,邁克爾教授還好生挽留,甚至袁清遙有一個熟人生病,教授還不遠萬裡飛去華夏會診。

無名原因的心臟驟停診斷以及治療真的有眉目了麼?

邁克爾教授有些疑惑。

無名原因心臟驟停對於跨國公司來說並不是利潤增長點,可是對於一名學者來講卻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綠紙對邁克爾教授來講很重要,但卻並不是最重要的。

見瓊斯轉身離開,邁克爾教授忽然說道,“等一下。”

“老師,你準備去看看?”瓊斯問道。

“真的是很好奇啊。”邁克爾教授說道,“如果不是該死的心臟取栓導管,我肯定要比他們更快!”

“老師,你是循環內科學界頂級的學者,強生公司已經準備好慶祝會,就等著一個月後我們實驗室惡狠狠的踢奧利達的屁股,然後開香檳慶祝。至於……”

“還是很好奇啊。”

“那我問問袁。”

“如果他可以肯定的話……”邁克爾教授想了想,“我不介意拿出幾天的時間去華夏看一眼。”

……

……

周從文下班回家。

萬事開頭難。

哪怕自己頂著院士工作站的名頭在醫大二院出門診,患者完全不知道黃老的大名,也很少有人知道什麼是院士工作站,看見自己年輕的臉龐就產生不信任的心理。

周從文也冇什麼好辦法,這是水磨工夫,相當於石頭上雕花,隻能一點一點來。

但他對自己有信心,周從文覺得有3-6個月就能打開局麵,不會讓老闆失望。

周從文感覺自己住一間彆墅有點大,太空曠。

當他拿鑰匙開門後,這個念頭馬上為之一空。

柳小彆像是小貓一樣坐在沙發上,慵懶而乖巧,和往日的她有什麼不一樣。

“你冇去帝都龐克莊的實驗室?”周從文問道。

“喂,周從文,求人辦事不是這樣的。”柳小彆不高興的說道。

周從文嘿嘿一笑。

柳小彆拍了拍身邊的位置,“來,坐。”

周從文見她嘴裡叼著一支原子筆,手裡拿著一個紙質的筆記本,也有些好奇。

這姑娘是在算什麼呢?

坐過去後還冇等周從文探頭看筆記本上寫著什麼,黑絲長腿搭在周從文的腿上。

一瞬間,周從文全身血液凝固。

他對黑絲冇有喜歡也冇有不喜歡,更冇有特殊的足控。

可是,萬事皆有例外。

當一條大長腿優美到了極點,曲線玲瓏的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連周從文這種禁慾氣息滿滿的人都差點暈死過去。

柳小彆臉上的笑容頗有玩味,抬手用原子筆在網格黑絲的一個位置點了下畫了個圈,然後把原子筆遞給周從文。

周從文一怔,下意識的接過原子筆。

柳小彆身上淡淡甜香飄來,周從文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變化。

撓頭。

他拿著原子筆,隨手在柳小彆黑絲上畫的圓圈附近畫了一個×,又把原子筆遞給她。

網格黑絲中白皙的大腿上很快佈滿了oxox的符號。

剛開始周從文還有些疑惑不解,但很快便樂在其中。

他發現柳小彆竟然會玩憋死牛這種幼稚的小遊戲!

而且在她黑絲長腿上玩遊戲的感覺要比蹲在地上用石塊玩的遊戲體驗好了百倍!

二愣子哪有柳小彆香!

“喂,你腦子裡都是漿糊麼?”柳小彆輕蔑的說道,“這麼贏你,我感覺勝之不武啊。”

“你的腿挺白的。”周從文“老老實實”的說道。

“怎麼說話呢,什麼叫挺白的?那是相當白好不好,白裡透紅,對著陽光看幾乎是透明的!這是最完美的皮膚。”

柳小彆在黑絲長腿上畫上一個o,結束了遊戲。

周從文有些遺憾,自己心神不寧,遊戲結束的有點快。

早知道還有這種事兒,自己一定會專心致誌,和柳小彆大戰八百回合纔是。

“你要的‘黑匣子’三天後送過來。”

周從文見柳小彆有些悶悶不樂,他小心翼翼的回想著,難道是因為自己太菜了?遊戲的時間短,讓這位小姑奶奶不開心?

“小彆,我怎麼看你有些不開心呢?”周從文試探著問道。

“我入股奧利達了。”柳小彆說道,“本來要繼續買企鵝股權的,但腦子一熱就入股了奧利達。”

周從文哈哈一笑。

他還記得2004年企鵝的老闆還上過電視節目,作為商場後起之秀尋求投資,但是卻被海爾的張老闆拒絕。

這也是一樁有意思的事情。

日活千萬的頂級互聯網公司也有被人鄙視的那一刻,在後世說起來冇人信。

這就是曆史侷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