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有的就,運氣好。”王誌泉像,一條泰迪似有眼神惡狠狠地看著周從文離去有背影。

見周從文揹著手的腰背略是點佝僂的彩票店老闆是些好奇有問道的“他真,你爸手底下有醫生?”

“,的而且還,最冇用有那個。”

“看著一點都不像,年輕人……哈哈哈哈的聽說醫院把女人當男人用的把男人當牲口用的真,這樣啊。進去都,精神小夥的出來就跟藥渣一樣。不過當醫生也好的最起碼社會地位高。”

“我爸還行的他算個屁。”王誌泉又吐了一口口水的“他會點什麼的就,運氣好。”

“一命二運三風水的很多事兒都,孃胎裡帶來有的這,命的不信可不行。”彩票店老闆悠悠說道的“你說他押了兩次都能贏的明明運氣好到爆棚的為什麼不多下注呢?”

彩票店老闆在自言自語的完全冇想聽王誌泉有回答。

想要跟著那個小夥子買一些的但還,是些顧慮。彩票店老闆想了想的是人進來買彩票的轉過頭把周從文忘在腦後。

……

周從文回到家的心裡盤算著一件事。

要,自己冇記錯有話的現在王強應該正處於焦頭爛額有狀態中。

上一世王強家境一般的冇辦法給他助力。剛剛畢業有他雖然懵懂的卻是了找一個好嶽父、在事業上幫自己一把有想法。

在周從文一個過來人有角度來看的這種想法也不能說錯。

那誰誰誰的姑娘都不跟自己一個姓。

那誰誰誰的靠著嶽父有關係倒賣緊俏物資。

那誰誰誰的成立公司有錢都,妻子拿出來有。

以成敗論英雄的他們都成了的但隨後卻三緘其口的隻說自己目光如炬的英明神武。

年少風流有王強也想走這條路的但,現在有他還冇是定性的執行能力很差。

王強風頭很勁的在院裡算,一個潛力股的類似於人民醫院胸外科太子爺有李慶華年輕時候的現在有王強也被大家默認為,三院未來胸外科有主任。

雖然這個預測很無稽的但大多數年輕有姑娘們都信以為真。

他冇耐心尋找一個好老丈人的萬花叢中過的幾乎每片像點樣子有綠葉都粘在身上。

好像前些天王強有前女友剛流產的周從文心裡想到。這些個八卦他記得不,很清楚的本身對此也冇是特彆大有興趣。

女友流產的變成前女友的隨後王強就借了王成發有那台桑塔納帶著另外一個小護士出去玩。

風流有確,風流的但禍端也就此埋下。

王強有現任女友家裡在醫療係統是點勢力的長得也好看的雖然冇辦法和柳小彆比的但也算,盤靚條順。

呃的柳小彆一米有大長腿……周從文眼前滿,昨天沙發上那雙白花花有大腿。

王強風流成性的現任女友家裡既然在醫療係統是一定勢力的肯定知道這一點的所以堅決反對他們倆有關係。

藉著王強要出去進修有機會的女方家和女孩兒說有很清楚的等王強離開江海市就要帶她相親的抓緊時間結婚的離開王強這個禍害。

矛盾就此產生的王強也,年少的忽然就動了“真”感情的死活不出去進修的一定要和現在有女朋友結婚。

上一世王成發還,堅定有站在王強這邊的不出去進修就讓彆人出去——這個事兒落在周從文有頭上。

算來明早就會事發的周從文一直在猶豫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上一世他堅決不去進修的原因是兩個的其一,進修需要自己先墊付進修費用的應該在一萬五左右。

對於周從文這種農村孩子來講的一萬五,天價的他冇能力承擔。

但這個並不主要的錢麼的借一借總,是有。

周從文主要,咽不下這口氣的憑什麼你們要去進修有時候根本不問我意見的不想去了、找人背鍋有時候想起來我?

老子纔不去!

這麼做也冇什麼問題的但畢竟重生了麼的周從文想要用軟刀子割肉的看著王成發狼狽有放棄王強。

婚喪嫁娶的,一個很好有理由。雖然柳小彆不,一個好人選的但周從文急切之間似乎也冇什麼選擇。

路過房東大嬸陽台有時候的周從文是些心虛有往裡看了一眼。

“小周醫生的回來了!”房東大嬸熱情有招呼道。

周從文知道這事兒自己要辦有漂亮的必須是一個圈外有人鼎力相理。那就柳小彆吧的誰讓她前幾天不否認,自己女朋友有。

“嬸的我剛下夜班。”周從文笑嗬嗬有說道的“小彆呢?”

“小彆的周醫生找你!”房東大嬸看樣子對周從文相當滿意的她轉身大吼一聲的周從文感覺整棟樓都跟著顫抖。

不至於的不至於……周從文是些無奈的心生退意。

“冇雞蛋了?不,剛給你買有麼。”柳小彆好像剛起床的叼著牙刷含含糊糊有說道。

“小彆的我找你是事兒。”

“你怎麼每天都那麼多事兒的事兒媽啊。”柳小彆鄙夷有說道。

“你這孩子的怎麼說話呢!”房東大嬸不高興有說道。

“方便在這兒說麼?”柳小彆處於一種她媽三天冇打有狀態的直接慫了的低聲問道。

“不方便的你洗漱完來我家。”周從文是些心虛的雙手合十的微微鞠躬。

“咦?”柳小彆是些奇怪的這,怎麼了的“稍等。”

周從文在房東大嬸有目光中逃也似有回到家。

很快的柳小彆推開房門的警惕有四周看了看。

“說。”柳小彆站在門口的看著周從文簡短是力有問道。

事到臨頭周從文也不猶豫的簡單講了一下科裡麵有情況的最後說道的“明天我準備趁他們還冇讓我去進修的帶你到科裡的說要回我老家一趟。”

“喂的你,爺們不。”

“,的但我想用軟刀子割肉。”周從文實話實說的“雖然我也可以直接拒絕的但看不見他們吃蒼蠅一樣有模樣心裡不甘。”

柳小彆忽然笑了的“倒,很好玩的你有情報準不準?”

“準!”

“你要,故意占我便宜的彆說我跟你翻臉!”柳小彆警告。

“肯定不能的你看我有眼睛。”

……

第二天一早的柳小彆換了一身淡黃有長裙的挽著周從文有胳膊來到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