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28

秦教授置入6F橈動脈鞘。經鞘管注肝素鈉3000u、硝酸甘油100ug、異博定125。

在0035“,260cJ”形導絲引導下,將6F40造影導管送到右冠狀動脈開口;6F35造影導管送至左冠狀動脈開口。

在冠狀動脈內分彆注入硝酸甘油100ug,再注入碘海醇多體位造影。

每一步秦教授做的都很仔細、認真,儘量不讓導絲影響到冠脈。

患者的病情很重,再加上導絲這個異物在冠脈裡捅來捅去,很容易就出現冠脈痙攣,加重心肌缺血。

手術看著不像是外科手術一樣血淋淋的,但步步危機,一步做不好患者就得死在手術檯上,危險性可不比外科手術小多少。

類似手術秦教授做的多了,他小心謹慎的做著手術,提前避免種種危險可能。

秦教授做的並不快,因為這是手術,不需要多快,更需要的穩、是成功率。

但是因為隔壁術間裡還有一名患者,雖然自己不是外請專家,既然看到了一會做完這台手術去隔壁瞄一眼,幫個忙。

那名患者的運氣不錯,秦教授心裡想著。

他在穩定的同時儘量快速手術,為了多救一個患者把畢生所學都施展出來。

患者的冠脈三根血管都有堵塞,其中以迴旋支為主,前降支略微好一點,也堵塞了85%左右。

秦教授沉心靜氣,開始用導絲通前降支。

此時不能直接處理前降支,雖然它被堵塞了85%的血管管腔,但畢竟還有一點血流,能保證心肌的最基本的供養。

靜脈注入肝素3300u,在“J”型導絲引導下,將6FEBU35指引導管送至做冠脈開口,操縱一根Runthrough導絲進入左前降支。

秦教授在暗暗平穩自己的情緒,避免手抖導致導絲頻繁碰觸左前降支的管壁,使血管痙攣,造成不可彌補的後果。

不過對於秦教授來講這是最基礎的操作,他不疾不徐的疏通著左前降支。

手術做的很好,秦教授心中也有小小的得意。

基本達到自己在家做手術的最好水平,患者應該冇什麼意外。

47分鐘後,左前降支疏通完畢,幾乎堵塞100%的血管下了支架後造影,看見黑色的造影劑在螢幕上流動,秦教授長出了一口氣,患者應該是活了。

“秦教授,厲害!”關院長雖然看不懂介入手術,但他察言觀色,從秦教授的臉上閱讀出來一種輕鬆的情緒,便當捧哏的稱讚道。

“手術還冇做完。”秦教授微微一笑,準備走進去繼續完成手術。

正在這時候,門外傳來平車的聲音。

秦教授一怔,隨即心裡黯然。

自己做的再快也不行,旁邊術間的手術失敗了……剛剛還在想那名患者的命似乎不錯。

但是現在看,似乎很一般,連自己做一台手術的時間都冇挺到。

算了,一人一命,自己儘心儘力就好,秦教授心裡安慰著自己。

要說基層醫院的水平還真是很差,維持個生命體征都做不到,秦教授心裡暗自腹誹。

鬱悶了幾秒鐘,秦教授整飭心情繼續專心手術,12分鐘後門外又傳來平車的聲音。

白水市一院的循環科主任還真是人菜癮大,水平不夠就消停點,可他總是上手術,就不能去進修一下麼?秦教授心中無奈。

這事兒要等術後,看看有冇有機會和關院長說一下。

不進修,就知道自己在基層醫院瞎捅咕!

想著想著,秦教授的手抖了一下,冠脈微微痙攣,心電監護開始報警。

他連忙屏氣凝神,用罌粟堿緩解痙攣。

剛剛的誤操作冇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但秦教授不再去想隔壁術間的事兒,開始專心致誌的做手術。

迴旋支的支架下進去,造影,心臟供血得到了進一步的改善,秦教授心裡開心。

可還冇等他繼續把手術剩餘的步驟完成,平車聲音又傳來。

估計隔壁做的是造影,擺個管子進去打造影劑,然後把影像資料留下來讓患者家屬帶著去帝都、魔都以求進一步的治療。

秦教授有了自己的猜測。

這種患者他在帝都經常見,要不然為什麼隔壁的手術做的這麼快呢。根本不是做治療,隻是一個檢查罷了。

“周教授,剛剛……”

一個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但很快消失。

秦教授聽到後啞然無語,周教授?是黃老新收的那個關門弟子周從文麼?

自家醫院胸外科的醫生都在猜,這位關門弟子是黃老培養出來做胸腔鏡的,據說腔鏡水平已經出神入化,打破普胸難度壁壘,能做袖切和雙袖切。

心胸的醫生都在猜,這位關門弟子普胸手術做到了頭,他到底能不能做心胸的手術。

秦教授想著,微微一怔,要是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估計他會做,而且還是心臟不停跳的搭橋手術。

短時間內造影確診,然後推去大外手術室,這也是最基本的操作。

後浪推前浪哦,黃老還是厲害,“隨便”培養個年輕人就能打破難度壁壘。

估計平車的聲音不會再響起了,那位周教授、黃老的關門弟子要上台做搭橋。

可是秦教授又一次猜錯了結果。

十幾分鐘後,平車聲音又一次響起。

嗯?這是怎麼回事?

秦教授的手術馬上就做完了,他越來越好奇。按說造影發現三支病變的情況下有兩種治療方式——介入支架和搭橋。

那位關門弟子要做幾個造影才行?為什麼不直接上台呢?

還是說他準備一夜做三四台心臟不停跳搭橋?

2小時48分,秦教授完成手術。

患者神清語明,造影顯示冠脈通暢,心肌重新得到了血液供應,一切完好!

秦教授在關院長的捧哏馬屁聲中,冇有去換衣服吃宵夜,而是來到隔壁術間。

他很好奇黃老的那位關門弟子要做什麼。

或許並不是他,是自己理解錯了。

來到隔壁術間,秦教授看了一眼技工的螢幕,一下子怔住。

三支病變!所有血管幾乎全部堵塞!在秦教授看來,這手術根本冇法做!

而術間裡的醫生似乎正在用導絲疏通迴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