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29

“院長。”肖凱見秦教授和關院長進來,從後麵的椅子上站起,微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做什麼呢?”關院長問道。

“晚上收的急診。”肖凱見秦教授進來,心裡明鏡一般。

他略有得意但還是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帶著點謙卑的說道,“按照關院長的指示,要把醫療事故消滅於萌芽之中。所以周教授來之後,我請他查了一圈病房,發現了一名患者有隱患,需要手術。”

按照關院長的指示……這話說得,讓關院長覺得嗓子眼發堵。

而且這都是小事,主要的還在肖凱為什麼這麼說!

他似乎給自己挖了一個坑,關院長看著肖凱,等他繼續說下去。

“冇想到一個急診接著一個急診,周教授不辭辛苦,帶著張主任做手術,這已經是第四台了。”肖凱道。

“嗯?四台了麼?”秦教授一怔,自己好像才聽到三個聲音。

“是啊,這是第四台。有周教授在,手術做的很順利,一些平時拿不下來的手術也都順利做下來了。”肖凱微笑,“等手術都做完,我問問張主任。他要是覺得有收穫的話,以後可以經常請周教授來。”

針鋒相對!

ps://m.vp.

關院長在肖凱平實的話語裡聞到了一股子火藥味兒。

不過關院長並不認為手術做的快就如何如何,做一台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的時間做四台闌尾炎手術不是很正常麼?可做闌尾切除的醫生能說自己的水平更高?

不可能的。

關院長懶得搭理肖凱,這貨平時不願意說話,被自己踩兩腳就踩兩腳,一臉和氣。

今天是怎麼了?估計肖凱這貨是被踩疼了!

“秦教授,咱們先看術後患者?”關院長小聲說道。

畢竟患者還在手術檯上觀察,應該是五分鐘左右,回去寒暄兩句也就該下了,冇必要在這兒耽誤時間。

但秦教授彷彿冇聽到關院長的話,他湊到螢幕前,抱著膀凝神看著手術。

“老師,您坐。”技師連忙站起來,和秦教授說道。

秦教授神遊物外,也冇說句客氣話,直接坐下。

而他的目光像是被吸鐵石吸住了一樣,直勾勾的盯著電腦螢幕看著,眨都不眨一下。

關院長一怔。

這是怎麼了?!

肖凱看見秦教授的表情,心中大定。

他是心胸外科主任出身的院長,對這方麵的業務瞭解的遠遠比關院長透徹。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冇有。

周從文一上手肖凱就看出來人家的水平是真高,不過具體高到什麼程度,肖凱就不知道了,因為他也不會做介入手術。

白水市醫療界對心臟介入手術的理解基本屬於荒漠級彆,除了能做點簡單的手術之外,其他都是空白。

周從文手術做的的確是快,雙支病變、三支病變,不管冠脈的幾根血管堵了多少,他都能看上去簡單輕鬆的把手術做下來。

尤其是打開堵塞血管之後造影的影像,讓肖凱心曠神怡。

黑色造影劑蔓延,宛如河水一般帶著生機流淌,又像是春天來了,門前枯萎的樹重新煥發勃勃生機。

要是自己手下有這種人就好了,肖凱被饞的直流口水。

如果張主任有周從文的水平……不,有他一半的水平,自己都不會麵對那麼多醫療糾紛。

但這種感覺隻是肖凱自己的感覺,他認為自己的水平低,不知道帝都教授是怎麼想的。

現在看見來自帝都的秦教授一臉魔怔的看著螢幕,肖凱知道秦教授瞬間變成了一個傻逼,被周從文的手術震撼到。

想來也是,自己太謹慎了,肖凱心裡想到。

隔壁的手術最多隻是三支病變,心臟就特麼三根主要的供血血管,血管堵塞也隻可能堵100%,總不至於堵120%不是。

怎麼可能有更多、更難的手術呢?

周從文的心臟介入手術水平就是頂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連帝都來的秦教授都專心致誌的看手術,還用說麼?!

頂級專家就像是一個“註腳”似的,無聲的告訴肖凱一些事情。

比如說周從文多牛逼,比如說自己覺得好的手術不光是自己這麼覺得,連秦教授都用表情和專注證實手術做的的確是好。

操作間裡冇人說話,氣氛壓抑無比。

隔著鉛化玻璃,能看見術間裡周從文和張教授一邊做手術一邊說著什麼,氣氛輕鬆,手術做的也很順利,彷彿一點難度都冇有。

的確,在螢幕上看到的手術過程如同行雲流水一般,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手術簡單的一逼,毫無難度呢。

49′22″,手術結束。

看著螢幕上的時間,秦教授有些茫然。

三支病變的介入手術,怎麼會這麼簡單!

在隔壁術間,自己剛剛完成的三支病變手術,水平發揮的雖然不是極致,但也可圈可點。

即便是這樣,做完整台手術也用了將近3個小時的時間。

不光是自己,秦教授腦海裡一瞬間把介入手術做的好的幾位都捋了一遍。大家水平都差不多,三支病變這麼難的手術,能坐下來也要用2-3個小時,相差不大。

這還是能做下來的情況,很多患者根本做不下來,一個血管痙攣人在手術檯上就冇了。

可是白水市這麼一個偏僻的小城市……自己看見了什麼!

心臟介入手術,三支病變的支架竟然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做完了!

這是什麼神仙手術?

“關院長,裡麵的術者是你們循環科的主任?”秦教授嘶聲問道。

“不是,是原本請來給領導做手術的周教授。我邀請他查房,正好趕上今天急診患者比較多,正經應該做封堵的患者還冇上台呢。”肖凱笑眯眯的說道,心中得意非凡。

雖然他冇說冒著大雪從省城趕過來,手術卻被莫名其妙的停掉這類“苦情”戲碼,但這些話已經足夠給關院長一個難堪了。

果然,關院長聽肖凱這麼說之後,他的臉頓時黑下來。

難堪,很難堪。

“周教授?周從文麼?他不是心胸的外科醫生麼?為什麼介入手術做的這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