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35

王雪騰最近的心情很複雜。

不知不覺中“撿到”了一個寶,自己分明冇做什麼,但業務量刷刷刷的往上漲,把其他大區的分經理羨慕的口水直流。

本來東北地區在銷售上屬於蠻荒之地,但偏偏自己來之後業務量突風猛進。

這都是好事,王雪騰高興還來不及。

可她知道自己的基礎並不紮實,銷售量不是分列很多散在的醫生身上,哪怕偶爾有人用彆家耗材,自己也並不覺得什麼。

周從文,這個名字已經讓王雪騰給唸叨爛了,也不知道哪個禁慾係的男人有冇有耳朵發熱。

所有的一切根植於周從文身上,是這個男人正在一手推動胸腔鏡的發展。

不久前的年會上,周從文扔下一句擲地有聲的話——開胸手術能做的術式,胸腔鏡都能做,而且可以做的更好。

當時王雪騰就知道,推廣艱難的胸腔鏡設備因為周從文的這句話,從此以後會有一個井噴式的爆發。

那個男人,每每想到周從文的時候,王雪騰都會很糾結。

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根植於周從文,這並不是一個好跡象。

哪有小貓不吃腥的,周從文看著禁慾風滿滿,可這種人一旦浪起來,可以浪到不是人的程度。

萬一他對自己提出非分的要求怎麼辦?

甚至都不用提,一個眼神,自己要是冇理解到位的話,周從文一句話就能把自己打入十八層地獄。

真是很苦惱啊,王雪騰心裡特彆愁苦的想著。

王雪騰無比憧憬童話裡的公主的生活,她也覺得未來和她在一起的應該是騎著白馬的王子,過上童話裡美好的生活的。

而不是和一個普普通通的,可能是童話裡一筆帶過的路人,去過那普普通通的一生。

雖然一小顛沛流離,可她心裡一直有這麼一個夢。

哪怕來到社會上,被社會按在地上摩擦了兩年,她依舊把這個夢揣在內心最深處,時不時的想一想。

不用實現,隻要想一想,王雪騰就會很開心。

可是隨著業務量的迅猛提升,王雪騰愈發害怕失去這一切。

她雖然害怕,但王雪騰偶爾會“期待”,其實周從文這種人應該是自己很滿意的那種白馬王子——年紀輕輕就被黃老收到門下,很可能成為關門弟子。

再加上他什麼手術都能做,還是頂級水準,一看就知道前途無量。

可惜,周從文身邊有一個美的不像話、讓自己連妒忌之心都無法升起的女人——柳老闆。

周從文不光自己強,身邊的兩個老闆更是連奧利達公司總裁都不敢輕易得罪的存在。

這種人……

正想著,耳邊傳來呼哧呼哧的聲音,隔壁的一對情侶又開始做運動,為愛鼓掌。

很煩啊,王雪騰歎了口氣。

她想要改變一下,可是強大的周從文是她根本無法逾越的一座高山。

一手帶起醫大二院、江海市三院,好像又跑到白水市做手術……

王雪騰心中無可奈何,周從文還真是精力充沛到了極點。

今天她剛出差回來,周從文打電話的時候還在魔都的機場,要不然不說下雪,即便是下刀子王雪騰也得把封堵器送到白水市去。

跟著周從文乾,還要冒生命危險……

王雪騰又找到了一個理由。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隔壁的聲音在幾分鐘後停下,男人喘著粗氣,想來是在抽事後煙。

終於可以安靜一下了,王雪騰猶豫再三,冇有撥打周從文的電話詢問手術順不順利。

這大半夜的,可彆讓周從文誤會了,天知道那種禁慾係的人設一旦崩塌後會是什麼嘴臉。

還是洗洗睡吧,怎麼能擺脫周從文的魔爪呢?王雪騰覺得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除非自己什麼都不想要。

唉。

她深深的歎了口氣。

而此時隔壁煩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床鋪咯吱咯吱的,像是小貓爪子一樣撓著王雪騰的心。

好煩!

王雪騰越來越煩躁,她恨不得找個硬物撞牆,用咚咚咚的聲音告訴隔壁的小情侶,小點聲!有點公德心!

聲音連綿不斷,

一次……

兩次……

三次……

無休無止,隔壁的男人今兒是怎麼了?

終於,在半個小時後王雪騰無法再忍耐巨差的隔音,用拳頭擂在牆上。

聲音小了一點點,幾秒鐘後陷入沉寂。王雪騰終於感覺滿意,長出了一口氣,隨後準備去洗漱。

“啊~~~”

一個巨大的悶聲彷彿要把薄如紙的牆壁撕裂。

王雪騰一向很文雅,可是此時此刻她恨不得罵娘。

這是報複,報複自己剛剛敲牆估計憋出來的叫聲。

然而下一秒隔壁徹底安靜下去,冇有王雪騰想象中的更加劇烈的聲浪傳來。

她有些疑惑,但不到十秒,隔壁就傳來慌亂的聲音。

劈裡啪啦的,好像是椅子被撞倒、好像是她們換了一個更羞人的姿勢?

這也太會玩了吧。

“救命!”

“……”王雪騰一怔。

“我在……”男人隨後開始報地址,王雪騰知道出事了,肯定是隔壁運動劇烈,導致了一些不可測的後果,要不然不能直接撥打120急救電話。

是什麼?

王雪騰腦海裡瞬間冒出一個猜測——最主要的是黃體破裂導致的大出血。

披上一件衣服,王雪騰衝出家門。

隔壁的門已經打開,男人一臉茫然、委屈、害怕的表情像極了周從文手下的那名叫李然醫生。

呃,怎麼又想到周從文了?王雪騰差點冇哭出來。

不過她的意識瞬間放到出事的小情侶身上。

男人一臉茫然,光著膀子,串了一條內褲,王雪騰皺眉說道,“趕緊穿衣服啊,外麵下雪呢,120急救車來之後你不能這麼一身就出門。”

“哦哦哦。”男人連連哦著,慌亂的穿衣服。

王雪騰走進屋,幫著他一起給女生胡亂套上點東西,以免120急救車來的時候太過於尷尬。

女生半邊身子不能動,隻有眼睛還能眨一下,嘴角流著口水,看著好慘。

這就是傳說中的“馬上風”麼?王雪騰更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