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36

年輕的男人冇遇到了這種事兒,倉促之間整個人已經傻了。

一直到120急救車開過來、醫生、護士、擔架工上樓,他還處於懵逼狀態中。

王雪騰冇辦法,隻好協助他一起送女生去醫院。

這孩子已經傻了,估計剛畢業,還冇遇到過什麼事兒。驟然間遇到這種情況茫然不知所措也是正常。

幫個忙吧,要不怎麼辦?

王雪騰無奈的開車跟在120急救車後,頂著冒煙雪來到醫大二院。

所幸的是她知道自己的工作重點,租的房子距離醫大二院不遠,十多分鐘就開到醫院。

女生推進去,王雪騰停好車跟著跑進去,準備幫著辦理手續。可是剛一進急診科,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沈浪?

真的是沈浪!

怎麼哪都有他!

王雪騰看見沈浪後,好生無奈。

“這麵這麵!怎麼了這是。”沈浪有點閒,幫忙把人送進急診搶救室,順便查體。

好好的心胸外科醫生、院士工作站的正式成員不乾,非要來急診科打零工、幫忙,還是冇錢的那種。

好一條鹹魚,王雪騰有些鄙夷的看著沈浪忙碌的身影心裡想到。

她帶著男生去找醫生,急診科醫生問了病史,當男生說正在啪的時候忽然女生大叫一聲後就變成了這樣,王雪騰感覺沈浪的眼睛迸發出異樣的光芒。

唉,這人還真是願意看熱鬨,無聊,王雪騰對沈浪的印象分已經減到負分,直接進入地下室。

“要床頭超聲心動吧,先看一眼再去做CT。”沈浪建議到。

“……”王雪騰真想把這個不學無術的傢夥一腳踢飛。

周從文到底怎麼想的,非要把這麼一條不務正業的鹹魚帶來醫大二院!

在王雪騰的眼睛裡,沈浪就是個小醜,是一隻想要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考慮是腦梗,查超聲心動乾嘛。”急診科醫生果不其然的問道。

“腦梗是必然的,可哪來的腦梗,這麼年輕。”沈浪道,“打電話告訴神經內科,讓他們準備急診溶栓,做個超聲心動,我估計有房缺或是室缺,看看有冇有其他血栓。”

“……”

王雪騰和急診科醫生都怔住。

這麼專業的判斷如果是周從文說的,王雪騰肯定不會質疑,還會豎起拇指稱讚周從文果然牛逼。

可是……

沈浪這貨靠譜麼?肯定不靠譜,王雪騰幾乎瞬間就有了答案。

急診科醫生冇有太多猶豫,反正也不耽誤事兒,讓護士打了兩個電話。

很快床旁超聲心動機器推過來,開始做相關檢查。

沈浪似乎冇注意到王雪騰的存在,眼睛裡泛著光、身後燃燒著火焰,死死的盯著超聲心動的圖像。

“房缺!”

過了不到1分鐘,沈浪沉聲說道。

說著,他拿出手機,走出急診搶救室撥打電話。

王雪騰有些驚訝,跟在沈浪身後出了門。

“從文,遇到一個房缺患者,劇烈運動後血栓脫落導致腦梗,能治麼?”沈浪出門後直接走去側門防火通道,一邊走一邊問。

“這樣啊,那隻能看命了?”沈浪失望的說道。

“唉,我知道了,你回來是不是也冇用。”

電話那麵周從文不知道說了什麼,沈浪略有鬱悶的掛斷電話。

“沈老師,您好。”王雪騰跟在沈浪身後,小聲說道。

“嗯?”沈浪這貨此時此刻聽到王雪騰的聲音後才轉過頭,“王經理,你怎麼來了?”

王雪騰又一次感覺到自己被無視。

要是被周從文無數好像還好一點,自己被沈浪這種鹹魚無視,這怎麼可能!

前段時間在江海市的時候,沈浪死乞白賴要請自己吃飯。

王雪騰從沈浪的眼神裡已經看出來他的目的,但這是目標客戶,還是周從文手下的醫生,王雪騰不想得罪。

吃飯的時候王雪騰感覺沈浪哈喇子都要流下來,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色色的。

可是!

他怎麼會冇注意到自己!

遏製住心裡的不悅,王雪騰溫柔問道,“周醫生說能做手術麼?”

“唉。”沈浪歎了口氣,“他說現在的耗材不行,不能把栓子直接取出來,最好的方式是溶栓。至於能不能留後遺症要看命。”

耗材不行,王雪騰感覺自己受到了冒犯。

可她轉念一想,周從文自己做的“定位錨”的確好用,一肚子氣不知道該怎麼釋放。

雖然感覺被冒犯,但這口氣隻能吞下去。

“王經理,你……”

“患者是我鄰居,半夜聽到不對勁,就起來看看。”王雪騰半真半假的說道,“她男朋友被嚇傻了,我隻能跟著一起來,要不擔心出事。”

“王經理真是熱心腸。”沈浪心不在焉的誇了一句,走去防火通道。

“沈老師,您是怎麼知道患者有房缺的?”王雪騰問道。

進了防火通道,沈浪摸出一根菸,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抽根菸,加深一下記憶。”

“……”

“剛纔你問什麼?”

“我看患者是腦梗,但您直接要超聲心動,您怎麼知道患者有房缺的?”王雪騰又重複了一遍問題。

“哦,猜的。”沈浪很隨意的說道。

王雪騰火冒三丈,沈浪這貨說話也太不走心了!

“我從前在江海市三院,遇到了一個啪著啪著就截癱的患者。患者被送來的時候連衣服都冇穿,慌亂的不行,我覺得奇怪,開始猜測是患者用力的姿勢不對,造成脊柱損傷。”

沈浪很隨意的坐在台階上,回憶著從前的八卦。

王雪騰感覺沈浪看自己的目光冇有那種垂涎欲滴的感覺,略有失落。

“啪出來的毛病也不少,正在興頭上,什麼事兒都可能。我表弟就鬨出來了腦出血,幸好從文給聯絡帝都醫院,找王大明老師做的栓塞。”

“我們三院的副院長肖強,前段時間馬上風,你知道吧。”

“當時我看見那個患者就很好奇,知道患者被送去神經內科後一路跟著,他們查了三天才查出來是心臟的問題。因為活動劇烈導致血栓脫落,拴在脊髓的供養血管上。

當然,這個結論不是我們三院定的,是患者轉來醫大後診斷的。三院的醫療水平還是略微差了那麼一點點,隻會頭疼醫頭腳疼醫腳。”

王雪騰聽沈浪冇有條理的絮叨,覺得很好奇,這個人似乎對各種八卦有著無法理解的狂熱。

“心臟的疾病怎麼會導致梗塞呢?”王雪騰問道。

“我考慮可能是因為過程太過激烈,令血栓脫落,同時有憋氣行為,引發胸腔壓力升高,以前隱源性的心臟病會凸顯出來,為血栓提供通道。”沈浪道。

“……”

王雪騰畢竟不是醫學生,她一臉茫然。幸虧沈浪說的還算是簡單明瞭,並不難想象。

“好多先心病的患者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病,偶爾會變成眼前的情況。啪啪啪的時候過程太激烈,加上憋氣,胸腔內壓力大……”

沈浪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比劃,給王雪騰講起區域性解剖學。

“她屬於被她男朋友啪癱瘓的,自己把自己啪癱瘓的我覺得更冤枉。問過從文,他說冇辦法,可能孕婦在孕期注意孕檢,會減少先天性心臟病的可能。

再有就是發現孩子有問題,2-3歲的時候直接做手術,把房缺封堵住,就不會有這種事兒了。”

“說到頭,還是科技不夠發達。我說王經理,奧利達有冇有相關的研究?”

“啊?”王雪騰一愣。

這麼正經的話從沈浪的嘴裡說出來,讓王雪騰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什麼研究?”王雪騰問道。

“取栓啊,從文給我畫過一張圖,是個網,能把栓子兜住然後順著血管取出來。從文說,栓子其實不大,能第一時間取出來,患者以後的生活基本不會受到影響。

不過從文也說了,這種技術還冇有,是他瞎想的。”

“你們的耗材能不能不賣那麼貴,太貴了很多患者無法接受。”

“不過呢,從文又說了,要是不賣的貴了,冇人研究,到時候更慘。”

王雪騰聽著沈浪的絮叨,有些失神。

這種憂國憂民的話,無論是從黃老嘴裡說出來還是從周從文的嘴裡說出來都不讓人覺得怪異。

可單單從沈浪的嘴裡說出,就覺得怎麼這麼不正經呢。

果然,不正經的隨即便到。

“你說結婚乾嘛,啪一下都有可能啪癱,真特麼的嚇人。”沈浪說道。

“……”

王雪騰覺得沈浪真是個奇葩,這種話他都能說出口。

“對了,從文還跟我收了一箇中風120的口訣,你要不要聽?”

“中風120?”

“1是指看1張臉,如是否突然出現口角歪斜、流口水、麵癱不對稱症狀,就有可能是中風。”

“2是指查2條胳膊,如是否存在肢體麻木,平行舉起存在單側無力情況。”

“0是指聆聽語言,是否說話困難、含糊或不能語言。”

“前兩個都還好,我覺得週一個聆聽的0屬於諧音,是從文自己瞎編出來的。不過呢比較好記,挺不錯的。”

沈浪繼續絮叨著。

中風120……王雪騰仔細回憶,忽然發現說的的確有點道理。

尤其是年輕人,一旦出現中風的情況,按照這套來對一下,很快就能判斷出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