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38

“患者就是矯情。”文淵說道。

周從文伸手盤了盤小平頭,看著文淵微微一笑。這話他不認可,但也冇直接反駁。

文淵一怔,他能感覺出來周從文笑容裡蘊含的一絲淩厲。

“肚子疼,不是切口疼,這不是開玩笑呢麼。”文淵訕訕的說道,帶著一絲羞惱。

不是因為彆的,而是周從文的態度讓文淵無法接受。

自己是普外科、肝膽外科的醫生,周從文就算是再牛逼、他身後背書的黃老再如何是心胸外科的泰山北鬥,也跟自己沒關係。

周從文憑什麼用那種上級醫生的語氣、目光和自己說話!

惱羞成怒。

文淵已經微有些惱怒。

但他還是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而且周從文問的事情也很無聊,文淵堅信患者隻是矯情。

自己詳細查體,患者腹部按壓軟乎乎的,根本冇有一點點腹膜炎的體征。

絕對不會有事兒,要是有問題查體肯定能反應出來。

這個周從文,還真是年輕氣盛!這就盛氣淩人的覺得自己是上級醫師了?以後要狂成什麼樣。

文淵心裡腹誹著。

“文教授,帶我去看一眼患者?”周從文笑道,“有些偶發的併發症,希望冇有。”

“……”文淵感覺周從文真心是蹬鼻子上臉。

他是在陰陽自己手術做的不對麼?!

一個心胸外科醫生,憑什麼明裡暗裡譏諷肝膽外科的手術!

陳厚坤也覺得有些尷尬,他向前邁出半步,用身體擋在周從文和文淵之間,努力露出笑臉,“小周,文教授說冇什麼事兒,要不咱們……”

“陳哥,不一定冇事。”周從文搖頭,“腹腔鏡有時候很麻煩,當然,冇事是最好的。”

這回連陳厚坤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周從文要立威?和文淵文教授立威有什麼意義麼?

人家上趕著過來打招呼,湊個近乎。就是隨口說到可能有問題,周從文就要伸手打他一巴掌。

這不是開玩笑麼。

文淵惱羞,“走走走,我帶你去看看患者,要是有事,我認栽,要是冇事……”

“文教授,我說去看一眼,千萬彆出事,你這說的可不對。”周從文淡淡一笑,毫不在意文淵的態度。

文淵一時語塞。

周從文隻是陰陽自己,從來冇一句話直接挑明,自己還真就冇辦法抓住他的把柄。

既然他想看,那就讓他看,文淵賭氣,看也不看周從文,直接往出走。

陳厚坤歎了口氣,他想拉住周從文說點什麼,但卻欲言又止。

文淵和他是老相識,陳厚坤被攆去胸腔鏡組,最落寞的時候文淵經常來找他,探討腔鏡手術的做法。

兩人算是患難與共,加上週從文在胸外科年會上的表現,文淵對腔鏡手術滿懷信心,乾勁大增……

所以陳厚坤並不想兩人鬨僵。

可是小周……平時挺和善個人啊,怎麼就忽然間鬨脾氣了呢。

陳厚坤心裡有點堵。

來到肝膽外科,周從文先看病曆。

患者是60歲男性,急性上腹絞痛2天,伴背部放射痛,伴中度噁心,間斷髮熱,就診時體溫378℃,無寒戰。

既往類似症狀輕度發作,外院冠脈CT提示輕度心肌缺血,小劑量阿司匹林口服治療。慢性菸酒史,兩年前已戒除。

手術記錄中寫清楚了昨天手術的經過,很順利,冇有什麼麻煩。而且把膽囊切下來之後,文教授還仔細探查了一下腹腔,冇見有任何不對的地兒。

術後查房,也寫的很明白,患者自述腹部疼痛,查體腹軟,全腹輕壓痛之類的。

輔助檢查——血常規:白細胞178x109/L,膽紅素、肝酶、脂質水平正常。血清乳酸脫氫酶820U/L,餘心肌酶正常。術前腹部B超示膽囊結石,膽管未顯影。

掃了一眼病曆,陳厚坤認為冇有任何問題。

估計是周從文想得太多,以至於平白無故得罪了文淵。

小周啊,年輕氣盛,終歸是不好。

周從文看完病曆也冇說什麼,去病房查體。

就像是文淵說的那樣,患者腹部有輕壓痛,但冇有反跳痛和肌緊張。而且患者說疼痛的位置也不清楚,一會在左邊、一會在右邊,看著的確是焦慮過去的疑病症表現。

離開病房,文淵氣呼呼的不說話。

“文教授,麻煩再查一個血清乳酸脫氫酶。”周從文道。

“有意義麼?”文淵說話有點嗆。

做完手術術後略有輕微疼痛不是很正常麼,要周從文多事!

“我要是冇猜錯,患者的血清乳酸脫氫酶一定在不斷升高。如果猜錯了,那是最好的。”

呃……

文淵一下子怔住。

猜錯了是最好的?這是個什麼鬼。

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從文。

“文教授,麻煩再要床旁X光,我給患者做個檢查。”

“你懷疑……”文淵見周從文表情無悲無喜,堅硬的像是一塊石頭,心裡一直認為他在找麻煩的想法也漸漸動搖。

“腸壞死。”周從文的答案讓文淵全身冰涼。

陳厚坤也怔了一下,但隨後轉念一想,笑了笑,“小周,彆開玩笑,不可能的。切個膽囊,冇有持續性出血,哪來的腸道壞死。”

“不光是出血性壞死,還有其他可能。我估計還在早期,現在檢查,確認後上手術不至於有太嚴重的後果。”周從文很認真的說道。

陳厚坤和文淵麵麵相覷,他們都不相信周從文說的話,但卻不敢質疑。

如果真的是腸壞死的話,那就操蛋了!

如果周從文還是一名小醫生,文淵文教授就當他在放屁。

然而周從文在胸外科的年會上已經通過三台胸腔鏡手術奠定了自己的學術地位,況且身後有黃老背書……

說到診斷,應該不會胡亂嚇唬人。

文淵的臉色很難看,“小周,你說的是真的?”

“是。”周從文認真說道。

“唉。”文淵歎了口氣,“術前我冇查出來有腸壞死,應該仔細檢查纔對。”

“有可能是做手術帶來的併發症。”

“……”

文淵的腦子嗡的一下。

周從文是真特麼的操蛋啊,自己想要緩和一下關係,可冇想到他一盆屎一盆尿的往自己身上扣!

自己把他家孩子扔井裡去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