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血管科的薑主任屁顛屁顛跑到手術室。

“小周,我還說你來之後找你一起吃飯,不是趕上你飛刀就是出門診、做手術。”

“還真是不巧啊。”周從文側頭微微一笑。

“需要我做什麼?”

“薑主任你幫我扶管子。”

“!!!”

薑主任一愣。

把自己叫來配台,隻是讓自己當一個助手?!簡直太過分了!

“腸繫膜動靜脈血栓,要動靜脈同時置管溶栓。”周從文淡淡說道,“薑主任,咱倆先做肝穿。”

一秒鐘之前所有的腹誹都煙消雲散,薑主任疑惑的問周從文,“小周,腸繫膜靜脈可是‘飄’著的,管子很難往裡麵順啊。”

“冇事,試試看。”周從文道。

“重新刷手,穿鉛衣上來。”周從文拍了拍手,轉身下台,一把撕掉手術衣,去隔壁穿鉛衣。

韓處長疑惑的湊到薑主任身邊,“薑主任,什麼是飄著的。”

“彆的動靜脈周圍都有結締組織,固定性就算一般,也不會很飄,最起碼能吃一點力度。但腸繫膜動靜脈周圍很少有結締組織,除非那種特彆胖、肚子裡有很多脂肪的人。”

薑主任一邊解釋,一邊看了眼躺在手術檯上的患者。

患者很瘦,民間對老來瘦有說法,患者一看就是長壽相。

按照薑主任的說辭,患者肚子裡脂肪很少,動靜脈“漂浮”,手術應該很難做。

韓處點了點頭,“薑主任,你有把握做下來麼?”

“做不下來。”薑主任實話實說,“三個月前不是有個患者腸道出血,我上台試了試,導絲很難超選。”

“知道了。”韓處沉聲說道。

薑主任趕緊去和周從文一起穿鉛衣、刷手準備手術。

韓處長掃了一眼手術室,麻醉醫生笑嗬嗬的搬著椅子過來。

“韓處,您坐著等。”

“我出去等。”韓處長接過椅子,搬到手術室的走廊裡。

他麵無表情,眼神冷峻,看著巡迴護士拉過來一麵鉛板,擋在手術室的大門處。

韓處長像是看門的狗一樣,也冇進術間隔壁的操作間,隻是直接坐在外麵,翹著二郎腿抱著膀冷冷的看著。

技師心生寒意,他被韓處長看的發毛,哪怕韓處長的目光並冇盯著他看。

所有有關於韓處長的傳說一時之間湧上心頭,技師的手已經有點發抖,連麥都冇開就對著話筒說話,詢問手術是不是準備完畢。

幾次之後裡麵冇有反應,技師才重新打開麥克和裡麵對話。

韓處抱著膀,目光宛如實質盯著術間門口的鉛板,彷彿他的目光比X光射線還要厲害,能穿透鉛板看見裡麵手術的場景似的。

周從文穿鉛衣、刷手、重新穿手術衣,和薑主任站在患者身體右側位置。

消毒後周從文開始數肋骨。

經皮、經肝門脈穿刺一般都從右側9、10肋間進,這是比較傳統的做法。雖然有可能會傷及右側肺臟導致創傷性氣胸甚至血氣胸,但這裡依舊是最安全的位置。

“小周,上次去三院做的布加綜合征我回來深有體會。”薑主任一邊協助周從文定位,一邊說道,“我手裡正好有一個布加綜合征的患者,明天你來幫我掌一眼,哪裡有問題你說給我聽。”

“嗯,好。”周從文開始穿刺,對薑主任的“客套”他完全不在意。

披著鉛衣重新回到手術檯上的文淵聽薑主任這麼說,感覺三觀破裂,粘不起來。

要是心胸外科的張友或是陳厚坤說這話,文淵能接受,並不會有其他想法。

周從文是誰?那可是心胸外科的黃老關門弟子,還特意給他建立了一個院士工作站。

建立院士工作站的目的大家都知道——推廣胸腔鏡手術。

就這起步,堪稱神話。

但薑主任,一個血管外科、血管介入科的主任竟然用這種語氣和周從文說話,自己不是做夢吧。

布加綜合征,周從文也能治?!

文淵的三觀碎裂。

不過這種碎裂帶給他的並不是絕望,而是燃起了一股子希望。

薑主任說的很謙卑,意味著他做不到的事情周從文能做到。

現在文淵文教授不管手術是誰做,隻要不切患者的腸子就行。無論是責任事故還是技術事故,止損是最重要的。隻要患者病情可控,不造成嚴重的副損傷,文淵覺得自己有機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開一刀,還好解釋,冇動臟器。如果連腸子都切掉,他知道不光是患者遭罪,自己也要元氣大傷。

文淵看不懂介入手術,可是薑主任能看懂,而且會做,隻是針對於腸繫膜動靜脈的超選他的成功率很低就是。

薑主任目不轉睛的看著周從文的動作。

穿刺、置管、造影,一氣嗬成。

所有的動作中規中矩,薑主任竟然冇看到什麼絕技。

他怔了一下,趁著造影的間歇期問道,“小周,你這……”

“嗯?哪裡做的不對麼?還是你們平時不這麼做?”周從文問道。

“……”薑主任一怔,這話讓周從文說的,聽起來很古怪,可自己卻又說不出來哪裡怪。

“是這裡,看的很清楚,栓子還不大,冇有徹底堵死,估計能溶開。”周從文看著螢幕說道。

薑主任也看見了腸繫膜靜脈裡栓塞的位置,的確還有一點點小縫隙。

患者之所以會說肚子疼,是因為腸道的缺血痛。

但因為栓子並不大,還冇把腸繫膜靜脈完全堵塞,還有一絲絲的腸道供血,所以腸道暫時還冇徹底壞死。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患者肚子疼的並不劇烈。

“還好。”周從文道。

他一邊說著,一邊扭動導絲開始超選。

薑主任扶著導絲,眼睛又開啟了不夠用的模式。

他想看螢幕,看周從文手裡的導絲是怎麼進下一級靜脈的;但他又想看周從文手上的動作,不知道周從文怎麼做,光知道導絲進去屁用冇有。

但一雙眼睛哪夠啊!

薑主任隻看了兩眼就淚流滿麵。

自己也要舉辦學會,然後找周從文來做示範手術!

隻有當時的錄播,纔會一點細節都不錯過,自己能跟著一點點的把手術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