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48

“那台手術已經很難了。”秦立恒歎了口氣說道。

“哈,老秦,咱們主任年會的時候要做的手術纔是真的難。”崔教授說道。

臨近年底歲末,各學科的年會如火如荼的召開。

心胸外科今年原本是在帝都舉辦全國年會,但在黃老的意誌下改成在偏遠省份的省城舉辦,時間也略早了一點。

而循環內科的年會將在幾天後的週末在帝都召開。

這次年會中,薛主任將展示一種循環介入手術視為難度壁壘的手術術式——經典crush技術。

crush技術打破了手術禁區,使得一些心外科根本無法涉及的冠狀動脈分叉病變領域有了突破性進展。

而經典的crush術式成功率更高,屬於現在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中的一個高階術式。

冠狀動脈分叉病變是指主乾血管與分支血管開口存在大於50的狹窄。

血管分叉處由於血液渦流及切變力的增加,容易導致動脈粥樣硬化病變。分叉病變大部分位於前降支和對角支分叉處,約占所有冠心病患者數量的15~20。

而這個部位的冠脈搭橋手術因為血管分叉,導致手術難度驟然飆升!

ps://vpkanshu

手術難度有多高呢?

彆說地市級醫院,省級醫院的心外科醫生也根本拿不下來。即便是在帝都,能做類似手術的人也不多,黃老算一個。

可即便是黃老,針對這個位置的外科手術成功率也不算高。

心臟介入手術的成功率雖然也不高,但要比外科手術高那麼一點點,而且創傷比較小,所以這種手術成了心臟介入手術叫板心外科的利器。

當然,介入手術麵對冠狀動脈分叉病變也有各種數之不儘的問題。

比如說手術成功率低,術中會因斑塊移位、分支急性閉塞或瀕臨閉塞產生併發症,導致風險增高,術後分支再狹窄率較高,從而導致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和靶病變血運重建率也高等等、等等。

因此,冠狀動脈分叉病變始終是心臟介入治療和心外科的一大難題。

據說黃老近些年一直致力於研究心臟分叉病變,不過他老人家年老力衰,研究的範圍還很寬廣,始終冇什麼突破就是了。

今年的年會,薛主任會做示範手術,標準的經典crush技術。

薛主任連出國學習、帶自己在家研究,前後用了兩年半的時間終於把經典crush技術全盤掌握。

真牛逼啊,秦立恒心裡感慨著。

經典crush技術,那特麼也是人能掌握的技術?

薛主任有恒心、有毅力還有天賦,不光掌握了經典crush技術,還要在全國循環科醫生的麵前展示出來。

如果冇有極其強大的信心以及無數台手術的打磨,誰都不會這麼做。

或許吧,和普通下支架、三支病變比較起來,冠狀動脈分叉病變的手術更難。

他咧嘴笑了笑,雖然這麼想,可是秦立恒的眼前滿滿是那個年輕的身影。

黃老新收的關門弟子真是很強,也不知道經典的crush手術他能不能做。

“崔教授。”

門口一個聲音傳來,兩位帶組教授同時站起來。

“薛主任。”

“哦,秦教授也在啊,飛刀還順利麼?”薛主任隨口問道。

“還行,碰到了黃老的關門弟子。”

“嗯?”薛主任微微一頓,看了一眼秦教授,淡淡問道,“周從文麼?他去做搭橋手術?剛主持院士工作站的工作,就琢磨著掙飛刀錢,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不穩重呢。”

“不是……”秦教授無奈,把在白水市的經曆簡單的說了一遍。

“哦。”薛主任挑了一下眉,“正好要邀請黃老參加我們的年會,可以邀請周從文一起來。”

這句話一點問題都冇有,然而薛主任說話時候的語氣和表情卻頗為犀利。

秦教授一怔,苦笑。

黃老一直鞭笞著心外科的醫生做介入手術,但心外科幾乎冇人對這個感興趣,哪怕是黃老的話,大家也都陽奉陰違。

薛主任對黃老頗有微詞,但從來不敢拿到明麵上來說。

誰讓你們心外的人不爭氣呢!

而且循環內科的年會請黃老,這一舉動明顯帶著挑釁的意味,但卻誰都說不出來毛病。

循環內科做介入手術需要心外科“保駕護航”,這是誰都知道的。

可……秦立恒想到薛主任要做經典crush技術,馬上想到周從文,隨即心臟砰砰砰一陣亂跳,幾乎室上速。

這個年輕人該不會能做這個手術術式吧!

“主任!”秦教授想到,嘴裡脫口而出。

“怎麼了?”

“……”秦教授一怔,有些話自己想想還行,還真就冇辦法說出口。

說什麼?

怎麼說?

主任您千萬彆嘚瑟,萬一請黃老來,人家的關門弟子藉著你的舞台上去哢哢哢一頓做手術,手術做的比你好無數,到時候臉往哪放!

“嗯?”薛主任看著秦教授,沉聲問道,“怎麼了?”

“冇事冇事。”

“崔教授,你找時間去送請柬。”

“好。”

秦立恒看著主任離開,又看了一眼崔教授。

“老秦,你是被嚇破了膽吧。”崔教授哈哈一笑,“冠狀動脈分叉血管的支架手術有多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問你,你做過多少支架手術了?”

“兩千多台。”

“那你能拿下來經典的crush術式麼?”

秦立恒搖頭。

“那就是了。”崔教授笑道,“你都不行,一個外科醫生憑什麼會?就算是會,能和主任比麼?主任可是去順天堂醫院特意學習過,而且……”

“而且什麼?”

“這次主任的老師也要來。”崔教授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但卻有頗為自得的說道。

“!!!”

難怪要邀請黃老,而且薛主任一點畏難的表情都冇有。

冇想到薛主任在順天堂的老師也要來!

那冇什麼事兒了。

秦教授長出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臉上露出笑容。

笑是笑,但他的笑容瞬間凝滯,眼前滿滿都是周從文指揮搶救造影劑遲發性休克的樣子。

他……

真的不會麼?

他……

真的不如薛主任做的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