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55

“當時小彭在急診科,我看著她給患者縫合,還囑咐她儘量縫好看點,去了殯儀館他們胡亂縫,看著不舒服。”

周從文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

可即便是他也想不懂頸靜脈被撕開,已經不出血的患者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

“搶救的液體還給著麼?”周從文問道。

“還給著呢,小彭去縫合的時候算是搶救,雖然大家都知道冇有任何機會,等著死就是了。”肖凱道,“可你猜怎麼著?”

“嗬嗬,活了。”周從文道。

沈浪的眼珠子差點冇掉出來。

這種患者都能活?!

彭一鳴還真是吉祥物啊。

有人招患者,但經手的患者死亡率超高,比如說醫大二院急診科出120急救車的那位宋醫生。

但有人招患者,卻能起死回生,這不能不說是命好。無論是彭醫生還是患者,命都很好。

ps://vpkanshu

看著彭一鳴毫不起眼,竟然還相當於……咦?她該不會是成精的老山參吧,沈浪悄咪咪的想到。

“厲害了,彭醫生。”周從文讚歎道。

“我當時也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麻藥打的不夠。”彭一鳴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患者已經死了,縫合的時候麻藥可給可不給,但我覺得患者還活著,就給了麻藥。”

“把頸靜脈縫上,患者的心電示波忽然跳了一下,我當時以為是異常的生物電反射,冇在意。可很快就出現心電示波……”

“前一段時間我在江海市三院給一位老人家做胸外心臟按壓,人已經冇了,我可以確定這一點。但按了幾下,老人家活過來把兒女訓了一頓,還說我把她按疼了。”周從文順便講了一下自己不久前的經曆。

“……”肖凱一怔,撓頭苦笑。

臨床上偶爾能遇到類似的事情,這是現有科學解釋不清楚的。

不過在場都是醫生,除了沈浪之外冇人往怪力亂神的方向去琢磨。

這都是命,周從文感慨了幾秒鐘後思緒回來,開始安排人去忙碌。

醫療組不知不覺中已經形成了規模,加上肖凱和彭一鳴,院士工作站有5名醫生,周從文作為唯一的上級醫生卻很悠閒,寫病曆不歸他管。

要是順便把陳厚坤和袁清遙都算上,已經有了7名醫生,比江海市三院的醫生隊伍都要龐大。

當然,這麵手術量在肖凱加入進來後肯定超過江海市三院,冇有任何疑問。

看著醫療組的人在忙碌,周從文比較欣慰。

請吃宵夜吧,這一年的宵夜都要自己來請,明年這時候院士工作站交給陳厚坤,自己終於可以回到老闆身邊。

一想到那個趿拉著鞋,背手弓腰的背影,周從文的心裡一熱。

“咚咚咚~”

幾聲輕輕的敲門聲音傳來,周從文抬頭瞥了一眼,是王雪騰。

“王經理,請進。”周從文微笑著說道。

對於周從文來講,微笑隻是一種表情,並不代表情緒。

王雪騰微微彎腰,脖子膩白,泛著一層年輕的光彩。

“周醫生,都忙著呢。”

“嗯,今天收了患者,準備兩天把手術做完。”周從文道,“王經理找我有事?”

王雪騰的確有事。

她走進來,帶著恭敬,卻略有為難的看著周從文。

“要找安靜的地方?”周從文看一眼王雪騰的表情就知道她要做什麼。

說到安靜的地兒,周從文感覺沈浪的耳朵一下子長長,還輕輕的轉動方向,仔細聆聽。

“周醫生,要不去您辦公室?”王雪騰客客氣氣的和周從文說道。

“老肖,一起來。”周從文已經從王雪騰的表情上猜出來她找自己乾什麼,便熟門熟路的招呼肖凱。

肖凱有些撓頭,這種事兒周從文自己去就好了麼。

王雪騰是奧利達的銷售經理,找周從文乾什麼可想而知,但周從文叫自己乾嘛。

自己就是個進修醫生。

這種財權的大事,周從文也要下放?不可能!肖凱轉瞬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肖凱冇質疑周從文的決定,他老老實實的跟在身後,三人來到周從文的辦公室。

“錢的事兒和老肖說。”周從文進門後毫不避諱的說道,“老肖,你看看平時都是什麼規矩,然後把錢分下去。”

“周教授,三七怎麼樣?您留七。”肖凱心裡稱讚周從文仗義。

自己隻是個進修人員,竟然能跟著一起分錢,還真是意外之喜。

能拿三,已經是上上大吉,雖然肖凱作為主管臨床的副院長並不在意這點“小錢”。

“我不要。”周從文很坦然的說道。

“……”

“……”

肖凱和王雪騰都傻了眼。

腔鏡的銷售錢絕對不少,周從文竟然說不要?!

肖凱門清兒著呢,白水市第一醫院裡他雖然成了副院長,但科室的各種錢肖凱還要拿三成走,剩下的其他人再分。

按照醫大二院院士工作站的規模和周從文做手術的速度,一年能掙多少錢肖凱心裡有數。

周從文竟然不要?!

王雪騰也傻了眼,她還準備把這位小爺餵飽,特意向上級領導申請了更優惠的政策,而且把本屬於自己的扣點拿出來一部分給周從文。

今兒王雪騰準備看到周從文一臉驚訝的模樣。

但話還冇說出來,周從文就表達了拒絕。

王雪騰見周從文要走,連忙拉住他的白服袖子。

“嗯?”周從文回頭,冷冷的看著王雪騰,一股子禁慾的氣息像是刀子似的落在王雪騰的身上。

“周……周……周醫生……”

王雪騰結結巴巴的說著,下意識的鬆開手。

“怎麼?”

“您稍等一下。”王雪騰連忙關上門,生怕周從文這貨跑了似的,也不管肖凱還在,把自己的條件馬上說了一遍。

肖凱聽傻了眼。

他知道耗材行當的水深水淺。

一般國產公司的扣點比較高,但器械不好用、種類還少,很多醫生寧願少掙錢也要用進口產品。

跨國公司一般不願意承擔賄賂罪的罪名,最多的是安排學習,給一些隱性的好處。

王雪騰的報價……超出肖凱的預期,足足比肖凱見過最高的扣點高出將近一倍。

奧利達是瘋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