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58

鄧明剛下手術,捧著保溫杯急匆匆的去找老闆。

他很擔心。

對於外界的某些質疑,鄧明從來不那麼認為。

自家老闆老當益壯,就像他說的那樣,再為祖國人民工作五十年還是……冇什麼可能,但老闆活一天就要發一天的光,散一天的熱。

鄧明不覺得自家老闆老糊塗了,不過誰都不敢當著他的麵這麼說。如果有,鄧明肯定把保溫杯裡的無數東西潑到他臉上。

你家老糊塗手術能做的那麼好?

開玩笑,不服上台比劃一下!

但這次,鄧明有些擔心,老闆真的有點糊塗了。

帝都心血管病醫院舉辦今年的循環內科年會,還請來日本順天堂的宮本博士做經典的Crush技術,這可是世界最頂級的手術,難度相當於胸腔鏡下雙袖切的術式。

經典的Crush技術有些瑕疵,老闆在912循環內科學會crush術式之前每次做都歎氣,說這種術式隻是一個過度術式,肯定要進階。

但這麼多年過去了,也冇見有任何進階的跡象。

ps://vpkanshu

而老闆一天一天老去,外科手術做的雖然還是那麼的好,但鄧明知道,老闆老了,他的手眼支援不住他的意識。

就這身體狀況,拿什麼去做公開手術?而且還是介入手術!要知道介入手術的操作和外科手術比,是兩個層麵的事情,雖然不好說誰高誰低,誰難誰易,但老闆很難做成功頂級難度的介入手術。

鄧明捧著保溫杯來到老闆的辦公室,敲門進去。

黃老閉目養神,聽到鄧明進來,冇睜眼,從腳步聲中黃老能判斷出來進來的是誰。

“鄧明。”

“我在,老闆。”

“跟周從文說一聲,這次來開年會,把那個叫沈浪的醫生帶來。”黃老淡淡說道。

沈浪?

一個小透明,怎麼落老闆眼睛裡了?

“術後找那孩子給我按按太陽穴,還真是很舒服啊。”

“……”鄧明無語。

“你這麼急,是問我年會的事兒?”黃老智珠在握,他淡淡說道。

“是。”鄧明坐下,看著自家老闆,實話實說,“經典的Crush技術,介入手術世界排名第一的順天堂醫院術者完成,要不咱不做了吧。”

鄧明不認為自己慫,以自家老闆的身份地位,為什麼還要和人同台競技。

雖然老闆已經跟鄧明講清楚手術原理,可鄧明知道原理是原理,手術的難度依舊極高。點一八的導絲穿透雙層支架網眼,全世界都冇幾個人說能做到。

“經典的Crush技術有很多缺點。”黃老冇有回答鄧明的話,他繼續閉著眼睛自顧自的說道,“國際上大量臨床試驗研究表明,經典Crush技術由於技術操作的有限性,使主支支架及邊支支架實現最終對吻擴張成功率偏低,最後導致分叉病變介入治療很多併發症的出現。”

“唉。”鄧明捧著保溫杯,歎了口氣。

“支架內血栓、邊支血管再狹窄等發生率較高,這些都是特彆難的難題,所以我一直找crush術式的改良方式。”

“老闆,已經有很多改進版的術式,但問題一樣很多。”鄧明無可奈何的捧哏,這是多年來形成的習慣。

“不管是ReverseCrush技術,還是StepCrush技術、InvertedCrush技術都有自己的缺點。”

“比如說ReverseCrush技術……”

黃老閉著眼睛,如數家珍的把這些技術的優缺點都“囉嗦”了一遍。

鄧明靜靜的聽著。

雖然他不知道老闆要做什麼,但鄧明很清楚自家老闆不是在和自己交流,而是習慣性的說出來,完善他腦海裡的某個念頭。

“我覺得這些術式都不美,各有各的瑕疵。”黃老說了很久,鄧明幾乎把保溫杯裡的水都喝光,這才“囉嗦”完。

“老闆,您要……”

“我這些年一直在琢磨一個新術式,已經想的七七八八嘍。前幾天跟你說過,這幾天我還在琢磨,還有能改進的地兒。”

“老闆,你冇做過。”鄧明問道。

“在這裡做過上萬台。”黃老點了點自己的頭。

鄧明無奈,老闆總是列舉於敏老先生用大腦模擬核爆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家老闆能模擬手術。

可是……

這也太不嚴肅了,模擬手術和正常手術能一樣麼。

“我老了。”黃老歎了口氣,“循環介入手術你們還都不爭氣,誰都不肯上,我能伸手做的機會也不多,隻能一點點模擬。本來想要完全,找到所有的漏洞,然後再開始手術。”

“現在我覺得術式已經冇什麼問題,可以拿出來做實驗性手術。”

“老闆……”鄧明猶猶豫豫的勸說道,“我去找循環科,咱先自己做百十來台。”

“冇必要。”黃老搖了搖頭,“鉛衣始終都是一個負擔,我快扛不住嘍。百十來台,百十來台,那怎麼能夠。”

鄧明鼻子一酸。

美女遲暮,英雄末路。

人麼,總有走到這一天的時候。

但聽自家老闆這麼說,他心裡特彆不舒服。

“正好開年會,我把思路展現在大家麵前,以後誰願意再完善就去完善一下。我一直認為我的CRUSH術式纔是正路,比較完美。”

“老闆,那是年會,您……”

“你呀。”黃老睜開眼睛,神目如電,“就是身後名麼,對完成一個新術式來講重要麼?年會,本身就是交流、學習、成長、提高的機會,不是好勇鬥狠的地兒。我們是醫生,不是流氓!”

鄧明咧嘴。

老闆平時總上價值觀,自己都聽膩了,耳朵都長了繭子。

他說的話不對麼?

誰都不能這麼說,老闆說的話肯定是對的。

但換個人來,誰願意壓上自己一輩子的名聲,就為了給大家展示一個思路。

手術做呲了,日後必然無數的人指指點點。

彆人說價值觀,隻是說說就算,老闆是身體力行。

就算是想反駁都做不到。

“放心,有周從文在。”黃老微微一笑,他對鄧明的心路曆程太瞭解了,如觀掌紋一般,“如果展示的不理想,馬上切換術式,改成經典的crush術式,患者不會有任何問題。”

“隻要患者冇事,我展示一種新思路,對參加年會的醫生來講是有好處的。”

“經典的crush術式真的是很不美啊。”

鄧明都快哭了。

老闆站在道德的前列腺上,都不是分叉,而是花灑一般,噴了自己一身,自己能說什麼?

可身後名真的不重要麼?

鄧明絕對不想老闆有朝一日駕鶴西遊,蓋棺定論的時候留下這麼一個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