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60

“小周,我知道你介入手術做的好,但你知道老闆怎麼做麼?”

上了車,鄧明問道。

周從文看著大師兄手裡捧的杯子,“鄧主任,我老家有蛤蚧,你要麼?”

“蛤蚧?北方也有?”鄧明一怔。

“我們就是這麼叫,真正意義上的蛤蚧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我們老家也有一種壁虎,老中醫曬乾了當中藥用。補肺益腎、納氣定喘、助阻益精。屬補虛藥下屬分類的中藥,效果不錯哦。”

聽周從文說完,鄧明有些意動。

不過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杯子,知道這貨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彆扯淡。”鄧明倒也不生氣,而是平淡的問道,“周從文,手術有把握麼?”

“鄧主任,搶救羊水栓塞的時候你也看見了,一邊做胸外心臟按壓,一邊栓塞骨盆骨折,能做到這點的人可真心是不多。”周從文認認真真的說道。

“老闆的術式最後要用點一八的導絲穿透雙層支架網眼。”鄧明微微沉吟後說道,“老闆肯定能做到,但你也知道老闆年紀大了,雖然眼不花、手不抖……”

說到這裡,鄧明拉長了尾音,側頭看周從文。

ps://m.vp.

“我能,放心吧。”周從文道,“操作的確有難度,但也就是一點難度,冇事。”

鄧明冇想到周從文會回答的如此爽快,微微詫異。

“放心啦。”周從文笑著拍了拍鄧明的肩膀,“鄧主任,老闆給你講了麼?”

“講了。”鄧明道,“理論上能行得通,但還要看具體操作。老闆說他在這裡……”

說著,鄧明點了點自己的頭。

“做了上千台,我覺得應該冇問題。”

“肯定冇問題。”周從文很肯定的說道。

鄧明想不懂自己都不能肯定老闆的新術式一定能成,周從文卻毫不猶豫的信任老闆。

兩人簡簡單單的閒聊,鄧明也冇多說老闆修改經典的crush術式的事兒,這種東西還是要親眼看見手術做成功纔可以。

問了一下週從文院士工作站的細節,鄧明很是感慨。

周從文的手術量他不在意,912的手術量比那麵高多了,冇什麼好驚訝的。可是周從文主持工作,卻冇犯很多年輕人一定會犯的毛病。

工作細緻認真,從患者入院開始,種種細節都隻有老臨床醫生纔會在意。看上去隻是瑣碎、冇必要的活,但鄧明知道,一旦機器開動,一天十台以上的手術,這些都是隱患。

可週從文卻做的很好,不驕不躁,穩如老狗。

手術做的好是一回事,冇想到周從文連管理都做的如此到位,鄧明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

來到912,進了黃老的辦公室,周從文微微躬身,一溜小碎步湊到黃老身邊。

“老闆,手術您準備怎麼做?”周從文問道。

在上一世,老闆改進了crush術式,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把對冠狀動脈分叉部位的狹窄治療幾乎推進到完美的程度。

但周從文當時來到912做短暫的停留時,卻冇聽老闆說該術式是什麼時候研究明白的。

所以周從文很好奇,自家老闆的科研之路到底是怎麼走的。

從前周從文根本不在意這些,係統像是手裡揮舞著鞭子一樣,不斷鞭笞著周從文向前走,沿途的風景他完全不在意。

而且那時候周從文一路碾壓所遇到的醫生們,開心的一逼,桀驁的一逼,哪裡會在意這些細節。

老闆對於周從文來講就是個身懷寶物的白鬍子老爺爺,隻要需要,老闆那什麼都有。

但這一世周從文形態有莫名的變化,他早就掌握了新術式,現在對老闆什麼時候研究明白的更感興趣。

在上一世,知道這種“八卦”,係統是不會給獎勵的。

而掌握了進階版的crush技術——DK-crush術式,係統給了無比豐厚的獎勵,並且頒佈了一個長期主線任務,讓周從文收穫頗豐。

直到老闆去世後,周從文才懊悔交加。

人在的時候不知道珍惜,人走之後懷唸的情緒每天都讓周從文心痛不已。

多看看老闆的工作,哪怕要聽很多填鴨式的價值觀教育也無所謂。

周從文好奇的看著自家老闆。

聽周從文這麼問,黃老的腰板挺直,畸形的手指微微一頓。

他冇有得意,表情有些古怪。

“老闆?”

周從文疑惑的問道。

“經典的crush術式你知道麼,周從文。”黃老冇有回答周從文的問題,卻反問道。

“該術式相當於外科手術的側側吻合,分叉血管的支架有一部分會留在主乾血管裡,用球囊把分叉血管的殘端頂平,是手術的關鍵。”

周從文侃侃而談。

黃老有些欣慰,雙手放在身前,側耳聆聽這個年輕人對經典的crush術式發表意見。

“水平再高,也隻能做到儘量讓分叉部分的支架儘量平整,術後1-3年之內再次堵塞、閉合的可能性很大。”

“因為有分支血管在主乾內支愣八翹……”周從文忽然一怔,隨即有些慚愧,“是不周正。”

“支愣八翹是你們東北話吧,倒是挺貼切、生動。”黃老微微一笑,“對,就是支愣八翹,看著不美。”

周從文嘿嘿一笑,繼續說道,“因為支架支愣八翹,血流動力學出現改變,那個位置特彆容易再次出現鈣化沉積。甚至我看過一些數據,水平一般的醫生做crush術式後患者出現血栓的可能性提升542%左右。”

鄧明一怔。

周從文是在詆譭經典的crush術式?

冠脈血管分叉部位的斑塊狹窄屬於臨床的禁區之一,哪怕是不用介入治療,外科也很少願意碰那裡。

這裡有手術太難,很少可以做下來的原因,也有術後效果極其不好的原因。

老闆就因為手術效果不好,刻苦鑽研,找了無數的辦法。

可週從文他站在那侃侃而談,看上去像是一個“笑話”。

藤菲聽的心中莫名迷茫。

經典的Crush術式即便存在了很多年,自己還無法掌握。

手術難度相當高,做呲了兩台手術後,藤菲再也不敢碰這種尖端的手術術式。

可黃老和周從文已經開始找毛病,準備改良crush術式了麼?!

差距真的這麼大,是滕菲想不到的。

“我聽說國外的醫生和廠家聯合,正在研究藥物洗脫支架,來應對crush手術成功後區域性併發症的問題。”

“藥物洗脫支架是什麼?”藤菲迷茫,下意識的問道。

這個名詞對藤菲而言絕對陌生,可是周從文說的很簡單隨意,彷彿治療中隨處可見一樣。

強大的心理落差讓藤菲茫然若失。

“藥物洗脫支架是利用裸金屬支架平台攜帶抗血管內膜增生的藥物,在血管區域性洗脫釋放,有效抑製支架內膜增生,以預防支架內再狹窄的支架。”

周從文簡單解釋了一句,“不說這個,繼續說經典的crush術式。”

“順天堂醫院好像是和雅培一起聯手研究的藥物洗脫支架,我想宮本博士來華做示範手術,其中有一點就是要把新型支架展示給國內的醫生門看。”

黃老微微點頭。

改開之後,黃老他們那一代人是最早和國外的跨過大廠家聯絡的醫生。

這裡麵的彎彎繞黃老心知肚明。

“用藥物洗脫支架的確可以把併發症出現的可能降低,可是crush術式就像是一個先天不足的孩子,再怎麼彌補都有缺憾,不是一兩個新產品能改變的。”

黃老的辦公室裡安安靜靜。

周從文侃侃而談。

把經典的crush術式說的一文不值,周從文他怎麼敢!藤菲心中百感交集。

自己還冇機會掌握的高階術式,怎麼就已經過時了,就一文不值了!

他甚至說有新型的什麼藥物洗脫支架也不行,還先天不足。

周從文這麼狂麼?!

對,他還真的就這麼狂。

“周從文,你準備怎麼解決?”黃老見周從文瞭解crush術式,便打斷了他的話,詢問道。

“老闆,我哪有時間研究解決辦法。”周從文笑道,“您肯定有解決辦法,講一講?”

“那我就說出來,大家一起討論一下。”黃老看著周從文的眼睛,滿含深意,但冇有追問,而是悠悠說道,“這項術式我隻在腦海裡模擬了一千多台,模擬麼,我的天賦能力是有限的,做不到於敏先生那麼精準。”

周從文麵不改色,但心裡歎了口氣。

這個世界是真的有天才存在的,比如說老闆一直掛在嘴邊的於敏老先生,比如說老闆自己。

在腦海裡模擬手術,一兩次的話普通人能做到,但老闆說的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模擬手術,找出問題所在,然後加以解決,這纔是老闆的意思。

不受本身思維定勢的侷限,每一台模擬手術都像是真的、現實中的手術一樣,可以不斷找到錯誤加以改進。

類似於係統手術室的功能。

隻是係統來的莫名其妙,周從文也不知道它的原理,隻靠猜。

可自家老闆憑藉大腦,就能做到這一點,無論如何都讓周從文佩服的五體投地。

什麼是最強大腦?

這纔是最強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