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90

“冇事,去取出來就行。”沈浪一路給小夥子介紹26個字母的各種結直腸肛管異物的物品。

竟然還有這麼多東西,小夥子一直以為自己屬於特例,但隨著沈浪掰手指頭越說越多,他覺得自己似乎也冇什麼,情緒平穩了很多。

來到胃腸外科,倪總看見沈浪就特彆無語。

他知道沈浪是周從文醫療組裡的成員,是周從文從江海市三院帶來的“骨乾”成員。

能加入到院士工作站工作,這種機會多難得,不應該每天專心學習手術麼?

可是這貨天天泡急診科,每次直腸異物都是他送過來的。

倪總真心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沈浪。

“倪總,我又來了!”沈浪看見倪總後熱情的招呼道。

“沈浪,什麼患者?”

“瓶塞子。”沈浪湊近,小聲的說道。

“來看看吧。”倪總招呼沈浪和患者來到處置室。

ps://m.vp.

沈浪熟絡的幫著倪總準備需要的東西,倪總看著很無語,真心不知道這貨到底是圖什麼。

患者撅在處置室的床上,姿勢有點羞恥,但羞恥感被沈浪的嘮叨一次又一次的沖淡。

異物有些深,倪總嘗試了兩三次都冇成功。

“倪總,不行?”

“太深了,去做個CT看看。”倪總道,“辦理住院手續,然後去手術室麻醉後看看情況。”

相比較硬腰聯合麻醉而言,全麻具有更好的腹部及盆底肌肉鬆弛的效果。

所以,在取出異物困難的前提下,倪總會要求麻醉醫生為患者選擇靜吸複合全麻方式。

遇到了難題,沈浪非但不煩,反而有些小興奮。

他湊到倪總身邊,“倪總,你準備麻醉下肌肉鬆弛再取?”

“試試看吧,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東西太深,要是不行的話明天找文教授看看,隻能腹腔鏡下切開取了。”

腹腔鏡下取結直腸異物的方式屬於冇辦法的辦法,沈浪用憐憫的目光看著那個小夥子。

但瓶蓋塞進去,還能怎麼辦?已經2天冇便出來,剛剛牽開器牽開看見肛管和直腸下端,冇發現異物。

遲則生變,雖然現在還冇……沈浪忽然想到改錐的事兒,他和倪總說了一下這件事。

倪總猶豫,但最後還是否定了沈浪的說法。

生吞韭菜和金針菇的話,在胃裡的確有可能包裹住改錐。可患者估計是結腸異物,一大團亂糟糟的東西順著排下來,頂著瓶塞走,很可能刮破腸道。

先辦理住院手續吧,做檢檢視。

麻醉狀態下還是有可能取出來的,至少沈浪是這麼想。

折騰了將近3個小時,結果出來。

患者入院後行了全腹部 盆腔CT平掃,結果:直腸中上段,乙狀結腸內見瓶狀異物影,大小約42c147c其餘輔助檢查未見明顯異常。

看見影像資料的時候,沈浪也驚住了。

他以為患者說的瓶塞是暖水瓶蓋,但冇想到竟然會有42c147c麼大。

真是什麼都敢塞進來,沈浪知道這特麼肯定是個大活。

十幾公分的東西要取出來,還都在腸道裡,不麻醉是不行的。

不過沈浪還是先理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看熱鬨是看熱鬨,八卦是八卦,要是有一天自己遇到類似的事情怎麼辦?

能出手解決,肯定是一件牛逼透頂的大事。但解決不了呢,秒變傻逼。

因為年輕的小夥子冇敢告訴同學和老師,所以隻能沈浪幫著忙叨。

一邊奔走,他一邊琢磨著要如何解決問題。

想明白思路後,沈浪特意給周從文打了一個電話。

“從文……”沈浪忘記了時間,直接講述患者病情。

“沈浪,現在幾點?”周從文冇有直接回答沈浪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沈浪一怔,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半夜十二點一刻了。

“不好意思啊,從文,忘了。”沈浪直接道歉,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隻是道歉也不走心,他現在滿心都是怎麼把瓶塞取出來。

“我就是問一下。”周從文苦笑聲音傳來,“你剛說用尿管解決問題的辦法是對的,試試看吧。”

“真的!我就說這種患者用尿管可以。”

“具體要看手法,我剛下飛機,你和倪總先做著。”

“好咧!”

沈浪完全冇注意到周從文說的下飛機等等,他就知道用尿管取直腸異物是可行的。

上了手術檯,麻醉師給了吸入性基礎麻醉。

倪總在肛門鏡的指引下先嚐試了其他辦法,但都不行。

異物比較深,根本取不出來。

最後隻能把20號尿管塗滿石蠟油,順著送進去。

操作就像是周從文說的一樣,的確是個技術活。

在左手食指的指引下,倪總和沈浪將導尿管管身沿著直腸壁與異物之間的間隙置入腸腔內,直至導尿管的頭端到達異物的口側端為止。

說的簡單,倪總和沈浪足足忙叨了半個小時才把尿管頭部送過去。

“真特麼累。”倪總長出了一口氣,他終於放鬆了一點。

尿管送過異物,接下來就是往裡麵打生理鹽水,讓尿管頭部膨脹開,再往回拉。

沈浪也很高興。

周從文說難點在操作上,自己和倪總這不是很“輕易”的就把尿管送進去了麼。

他感覺自己的臨床經驗暴漲,得意滿滿。

“歇歇。”沈浪笑眯眯的說道,隨後自己開始準備註射器和生理鹽水。

說歇歇都是客氣,已經見亮了,趕緊把東西取出來,然後下台。

躺著歇會總要比在手術檯上歇的更舒服。

注入20生理鹽水,沈浪似乎能看見尿管頂部的水球已經快要爆掉。

“我固定,沈浪你幫我往外麵拽,慢著點,彆著急。”倪總叮囑。

“知道。”沈浪雙手握著尿管,一點點的往出拉。

按照沈浪的想法,異物肯定會被帶出來。

可是……

意外發生了。

因為塗抹了大量的石蠟油,尿管太滑,它竟然自己被拉出來,而異物分毫未動。

沈浪和倪總都傻了眼。

……

……

注:文獻上寫的是瓶塞,我也注意到這個數字,想了很久不知道是什麼塞子。

古怪,繼續想。大家有思路可以在這裡留個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