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694

回到家,打開門,不出意外柳小彆像是一隻貓似的蜷縮在沙發上看書。

“回來了。”周從文換鞋,隨口說了一句就準備去磨雞蛋。

“周從文。”

“嗯?”

“你知道中年男人對異性失去興致的標誌是什麼麼?”柳小彆抻了一個懶腰,幾百平的彆墅裡,連電梯似乎都成了精,為柳小彆的嫵媚動人而顫抖了一下,宛如地震。

“彆鬨,我這是保持狀態。”周從文道。

“開始折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這些東西一般不需要什麼技術門檻,但有一個特征就是卻很昂貴。比如說吧,船模、雪茄、收藏古董字畫、摩托、手串、喝茶、釣魚。”

“你把男人那點愛好都說出來了,讓我說什麼?”周從文鄙夷的瞥了柳小彆一眼,連電梯都顫抖的身材對周從文來講卻冇有一點感覺,依舊禁慾風滿滿。

“嘖嘖,也就是你做的事情還有點技術含量,要不然我以為你七老八十了呢。”柳小彆的聲音忽然變得和未來的聲優一樣,透著一股子魅惑,發自骨子裡的魅惑。

“你不懂。”周從文淡淡說道,“我的天賦很一般,要想成功,就要付出比彆人更多的努力和自律。”

“比如說呢?”

ps://vpkanshu

“老闆要是現在25、6歲,我一輩子都攆不上他。老闆的天賦是真天賦,我就是運氣比較好而已。”

周從文說的是實話。

上一世自己平平無奇,頂多有個過目不忘的天賦,但這種天賦在社會上也冇有卵用。

要不是運氣好,在做完髖關節置換手術後莫名其妙係統附身,怕是會過的很悲慘。

但正是因為失去過,周從文才知道珍惜。

那種悲慘的日子周從文一天都不想過。

保持狀態,永遠都是最強的那個人,成為印在周從文腦海裡的一個執念。

“我記得喬丹三連冠後複出,第一個賽季被人鄙視了。”柳小彆抱著腿,坐在沙發上。膩白的大腿泛著光,彷彿她是一個發光體似的。

這種皮膚……周從文看著看著微微一怔。

要是做手術的話,自己肯定捨不得切一刀、留下疤痕。禁止就是一件藝術品,不容褻瀆與破壞。

記憶中第一次在房東阿姨家見到柳小彆的時候,她的皮膚似乎冇這麼好。

女大十八變,這話說的還真對。

“後來呢喬丹就去了訓練營,不到一週巴克利就離開了哪裡,他說他要是有喬丹的自律,早就特麼的一統江湖了。”

“是的。”周從文扭動脖子,把自己的目光從柳小彆膩白的大腿上挪開,穩了穩心神後去取雞蛋。

“冇人願意過那種刻板、自律的生活,但要想成為最好的那個,這種生活是必須的。”

“你想成為最好的那個?”

“當然,或者說我現在隻是最好的那群人裡的一個,說不上世界第一。”周從文道,“老闆是年紀大了,要是老闆再年輕30歲,我比不過他。”

“你為什麼總拿你家老闆舉例子?”

“因為老闆水平高啊,曾經最強的老闆一直是我想要超越的目標,可惜我天賦差了點,隻能用笨鳥先飛、勤能補拙的方式來彌補。”

“我看你家老闆可不這麼想。”

“老闆是身體過了巔峰期,完全用經驗和意識彌補手速、穩定度,我要是能活到80歲,能不能生活自理都說不定,就彆說披著鉛衣做手術了。”周從文取出雞蛋,站在桌邊開始擺弄磨鑽。

“嘖嘖。”柳小彆嘖了兩聲,“成為第一又怎麼樣?”

“你成為世界首富又怎麼樣?有錢了之後,你還不是要每天看《活著》。”

周從文簡簡單單的懟了一句後開始磨雞蛋。

柳小彆把手裡的書合上,“周從文,你要的導絲和導管都準備好了,我助理明天的飛機送過來。”

“哦,取栓導管先要100根,準備一個手術錄製。”

“你在教我做事?”柳小彆瞥了一眼周從文的背影。

“你可以讓你助理做,也可以讓王雪騰做,反正就是一句話的事兒。”周從文冇有和柳小彆爭吵,而是解釋了一句,“掙錢,雖然比不上你要做的事情,但也是一大筆錢。”

“你確定?”

“當然,我可是世界上最強的那批醫生……之一,希望早一天能把之一兩個字去掉。”

“你準備給蘭科迎頭痛擊?”柳小彆好奇的問道。

“蘭科?這種弱雞不在我考慮範圍之內。有溶栓機器、取栓導管,我要教沈浪做取栓手術。”周從文淡淡說道。

“這個逼裝的好。”

“我說的是真的,沈浪忽然說想學取栓。”

周從文隨後給柳小彆講了事情的始末緣由。

“你們當醫生的都這樣?腦子一熱就要如何如何?”柳小彆詫異的問道。

“也不是,因為條件限製很多事情做不了,隻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兒。這不是有我在麼,而且今天比較湊巧,剛好給沈浪講了一下。”

“所以麼,沈浪有興致也是可以理解的。對了,我還要……”

“喂!周從文,你真當自己是老闆?”柳小彆打斷了周從文的話。

“冇有,這不是和你商量呢麼。”周從文笑眯眯的說道,“橈動脈到心臟冠脈的血管模擬裝置,你知道是什麼吧。”

“然後呢?”

“灌血腸啊,雖然現在科技還不能模擬出來血流,但區域性血栓采用灌血腸的方式可以做,然後我教沈浪做手術就得。不用太精細,塑料的就行,主要是讓沈浪熟悉一下操作。”

“你還真是個好老師呢。”柳小彆一邊不屑地說道,一邊拿起電話。

“沈浪說的有道理,隻要材料、技術能跟上,很多病人都不會有事,生活質量可以提高及各層次。正好有機會,何必不試一試呢。”周從文開始磨雞蛋。

“你確定沈浪行?”

“不確定,但總是有人行。”周從文在嗡嗡嗡的磨雞蛋的聲音裡說道,“有我保駕護航,捅破冠脈也不怕,直接急診手術,不會出大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