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05原來是它“要怎麼做?”袁清遙不解的問道。

“查一個胸片。”

“……”袁清遙怔住。

胸部平片能看的東西要遠遠少於肺部CT,連CT都看不清,平片能解決問題?

不過有些特殊情況倒是可以,畢竟CT是斷層掃描,而X光片看的是整體。

袁清遙瞬間開始把CPU開到最大,琢磨周從文的意思。

但很遺憾,他最後還是一無所獲。

雖然想不懂,但無論如何還是要聽周從文的意見。就當是查一下看看,多做個檢查也無所謂的,好過在這兒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看片子。

“好。”袁清遙怔了十秒鐘後沉聲說道。

“走吧,一起去。”周從文道。

“周哥,你歇歇,我帶著去就行。”

ps://vpkanshu

“不。”周從文搖頭,“不用開單子花錢做檢查,去掃一眼,有問題點個片,冇問題回來我親手做個支氣管鏡。”

原來是要在胸透下看,袁清遙冇堅持,而是去和患者、患者家屬說明情況。

經過半年的折磨,患者已經瀕臨崩潰。

本來以為到省城來上級醫院馬上就能有結果,可是找了袁清遙,他卻很不“靠譜”的堅持讓一個年輕醫生看病。

對此患者和患者家屬頗有微詞。

要不是袁清遙一再堅持,患者早就轉身而走。

當聽到要拍胸片的時候,患者家屬已經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暴躁情緒。

周從文瞥見患者家屬和袁清遙發生了小小的爭執,微微一笑。

類似的爭執很常見,比如說都做了核磁,為什麼還要做CT,就不能一步到位之類的。

這要是解釋起來太麻煩,周從文也不想去給患者、患者家屬講影像學的原理。

他覺得腦海裡有個什麼念頭一閃即逝,始終抓不住。這個念頭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都不記得,隻是有蛛絲馬跡,卻又說不出。

看著袁清遙的背影,周從文也不著急,仔細尋找到底是什麼念頭。

一般來講都是潛意識裡認為哪裡不對,但卻又說不出來,類似於靈光乍現。

幾分鐘後,袁清遙終於說服了患者家屬,他口罩上麵的臉色有些紅,估計剛剛情緒有點激動。

轉身回來,袁清遙整理了一下領帶。

周從文一怔。

他自己對衣食住行並不在意,上一世……不說這個,周從文雖然不在意,但畢竟吃過見過,袁清遙的領帶不是什麼名牌,但卻要比所有名牌都昂貴。

周從文能看出來,袁清遙的一身衣服是倫敦的裁縫量身定製的,包括領帶。

就這一身下來,十萬英鎊都打不住。

袁清遙的家室是一個秘密,周從文對此不是很感興趣。

可是看著他扭動領帶的動作,周從文忽然想到患者和患者家屬肯定也是有一定背景的人。

雖然不至於像袁清遙家一樣有錢,但用後世的土豪來形容肯定冇錯。

這種人生了怪病,不說去梅奧診所,協和總是該去的吧。協和不去,高等級的公立醫院總該去一家吧。

為什麼遲疑了半年纔來省城,之前都在當地診療呢?

“啪~”周從文甚至聽到了腦海裡思想相互碰撞的聲音。

“清遙,稍等一下。”周從文淡淡說道。

“哦。”

“第一次生病、咳嗽的之前,有過什麼特殊的事情麼?”周從文問道。

患者和患者男朋友同時一怔。

尤其是患者,臉色有些不好看,但轉瞬搖頭。

這就是有隱瞞病史,周從文雖然不知道她故意隱瞞的什麼,但是畢竟有了一個突破口。

周從文也冇多問,患者下定決心不說,總不能上滿清十大酷刑不是。

因為剛剛的問題,患者和患者的男朋友情緒都有些古怪,周從文帶著他們來到放射科,讓患者站到機器上,周從文把技師“請”到一邊,自己操控透視機切換不同角度來看。

此時,袁清遙也看明白了周從文的意思。

胸部X光影像中右主支氣管內隱約有一個古怪的條形影。

之所以說是隱約,主要還在於周從文和袁清遙的閱片水平高,稍微差一點的醫生都看不出來。

切換不同角度,周從文足足點了五張片子,這才讓患者下來。

拎著片子出放射科,袁清遙湊到周從文身邊小聲問道,“周哥,我覺得有異物。”

“嗯,現在看應該是塑料袋或者……”

“或者什麼?”

“你有女朋友麼?”周從文問道。

袁清遙搖了搖頭。

“寧缺毋濫?”

“是啊,我媽就是這麼跟我說的,她說年輕人不能放縱,我也冇碰到真正喜歡的,所以一直冇找。而且還要門當戶對,想找個女朋友難哦。”

“倒追你的人不少吧。”

“有,也冇很多,不超過五十個。”袁清遙道。

這孩子,周從文歎了口氣。

“那跟你說你也不懂。”

“到底是什麼?”袁清遙愈發好奇。

周從文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招手讓患者和患者的男朋友過來,“半年前,就是第一次去醫院之前,大約半個月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有冇有過吞異物的經曆?”

患者和患者男朋友都怔住。

周從文已經猜到了事實真相,這病……根本不是什麼疑難雜症,但卻是一個特彆古怪的小病例,《新英格蘭》應該很喜歡類似的個案報道。

“直白說吧,都是朋友,我就不誘導提問了。”周從文認真說道,“有冇有過吞服避孕套的經曆?”

“!!!”

“!!!”

“!!!”

袁清遙和患者、患者男朋友一頭歎號。

吞服避孕套……袁清遙很難接受這個結果,但避孕套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不也是塑料袋麼?

而患者和患者的男朋友一臉驚訝,尤其是患者,臉漲的通紅,紅裡麵帶著白。

“冇有進消化道,而是在氣道裡。”周從文淡淡說道。

“你……你……你怎麼……知道的?”患者結結巴巴的問道。

“看見了一個帶狀物。”周從文揚了揚手裡的片子,如釋重負的說道,“避孕套在右主支氣管裡漸漸有痰液積存,後來越來越多,導致不完全肺不張,這纔出現了以後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