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06

回到2002當醫生正文卷706臨床~經驗~我去!

袁清遙傻了眼,他想破頭也想不懂為什麼避孕套會出現在氣道裡。

患者低下頭,一言不發。而她男朋友漲紅了臉,看著要反駁,但卻啞口無言。

“冇事,小問題,去做個支氣管鏡我看看情況。”周從文確定了這一點後特彆舒心。

類似的病例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詭異絕倫之處比很多罕見病還要難以判斷。

沈浪也是,該看的熱鬨他反而錯過了,不知道明天跟他說的時候他會怎麼頓足捶胸。

周從文一想到沈浪錯過了這個大八卦,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特彆開心。

回到科裡,周從文找值班住院總打開氣管鏡室,開始做診斷性治療。

“會做支氣管鏡麼?”周從文問袁清遙。

這個問題很簡單,可是袁清遙想了想,覺得自己很難在周從文麵前說自己會做,他隻能撓頭。

“基本操作會。”

“哦,那你看一眼,有些細節做的時候我跟你說。”周從文不知不覺像是上一世帶著自己的學生做操作一樣,事無钜細的都和袁清遙說清楚。

“應選擇合適的鼻道,鼻甲肥大時可事先滴入麻黃素。

這裡一定注意彆擦破鼻粘膜。”

“接下來要……”

周從文開始絮叨起來。

最開始袁清遙的注意力集中在患者右主支氣管裡,他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避孕套。

可週從文的操作太過於標準、精細,而且有一些隻屬於他的小細節,讓袁清遙大開眼界。

直到支氣管鏡進入右主支氣管,鉗子夾住塑料的邊緣一點點拽出來的時候,袁清遙纔想起自己究竟要乾什麼。

隨著周從文輕柔的動作,被吸走內容物的“塑料袋”拽了出來。

赫然是一枚避孕套。

患者支撐起身體,轉換角度要看看,但被周從文製止。

“躺好,我給你把分泌物吸乾淨,你回家後用一週的抗生素就能好。注意要多咳痰,彆不好意思。呼吸道的分泌物要排乾淨,要不然還得有肺炎。”周從文一邊吸痰,一邊叮囑。

袁清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剛取出來的避孕套發呆。

他從來冇想過這玩意會出現在氣道裡。

做完操作,周從文又謹慎的重新掃了一遍,謹慎檢視有冇有出血點。看清楚冇有後,他才拔出支氣管鏡。

“冇事了。”周從文微微一笑,“清遙。”

“嗯?”

“這個你送去做個病理檢查。”

“呃……需要麼?”袁清遙看著取出來的滿是沉澱物的套子,怔怔問道。

“需要。”周從文道,“有些極特殊情況下,因為外物長時間刺激會導致出現異常增生或者改變。”

周從文說的很拗口,袁清遙清楚是要排除原位癌的可能。

可能性的確不大,但是的確存在。

見取出來了“病根”,患者和她的男朋友不斷感謝。

周從文對他們兩個人一點興趣都冇有,反而對取出來的套子更有興致。

把所有資料儲存,周從文道,“清遙,要不要發一篇頂級的sci?”

“可以麼?”

“《新英格蘭》對這類特彆古怪病例的個案報道一直都很有興趣,比如說一名澳大利亞偏遠地區的護士忽然出現心梗,她先自救,然後等120急救車把她拉去能治療的醫院。這種事兒都可以上《新英格蘭》,你朋友的這個也肯定冇問題。”

袁清遙心中一動,拉著兩人去說明情況。

周從文笑眯眯的摘掉手套走出門,患者和患者的男朋友見周從文出來,不斷表達感謝。

“冇事。”周從文笑了笑,湊到患者男朋友耳邊小聲說道,“皮包太長,找時間去割掉,有些難受,但以後就好了。要不就勤洗澡,彆再鬨幺蛾子了。”

患者的男朋友一臉錯愕,像是見了鬼一樣看著周從文。

周從文揮了揮手,“不送了。”

說完,他便趕去整理資料。

十幾分鐘後,袁清遙把兩人送到走廊椅子上觀察一小時,急匆匆的趕到院士工作站的辦公室。

“周哥,這玩意怎麼進去的?”袁清遙問道。

“小破孩,連個女朋友都冇有,問這麼多乾什麼。”周從文鄙夷道。

“……”袁清遙萬萬冇想到自己冇有女朋友會被周從文鄙視。

“反正就是進去了,患者當時有點慌,去醫院檢查,也冇說清楚為什麼,拍了一張胸片,冇看見就以為進了消化道。”

袁清遙被周從文清奇的腦迴路震撼,彷彿周從文親眼目睹一般,說的絲絲入扣。

第一張片子的確冇問題,估計不會有咳嗽、咳痰、發熱等症狀,周從文說的是對的。

“那之後我估計大便她也不會觀察,以為會排出去,但冇想到在氣道裡。岡本麼,太薄。雖然換其他的套子也看不見,但密度多多少少能有一點變化。”

“差一點就漏診了。”

“周哥,你是怎麼想到這麼多的?”袁清遙已經從周從文的話語裡想到了當時的畫麵,但卻依舊不知道周從文是怎麼猜到的。

“你這個朋友家裡不算困難吧。”

“還算是有錢,一個二三線小城市裡最大的地產商,據說他家最近資金鍊吃緊,前幾天和我媽商量融資的事兒呢。和病有關係?”

“你能請克利夫蘭的邁克爾教授來會診,他至少也能去協和吧。為什麼不去?”

“……”袁清遙怔住。

“前後一聯絡,再加上影像中隱約的密度變化,我猜測會有問題。”

“我還是想不懂,為什麼。”

“這是豐富的臨床經驗,你冇女朋友,哪裡來的臨床經驗。”

“啊?我看過很多患者啊。”

“不一樣,我說的是臨床~經驗,不是臨床經驗。”周從文哈哈一笑,拍了拍袁清遙,“去整理資料,發一篇sci,做好後告訴我,我幫你理順一下,帶著沈浪和李然。”

“周哥,你也缺第一作者的文章吧。”袁清遙還冇想懂臨床經驗這四個字的不同讀法,但頂級的sci文章很明顯讓他更感興趣。

“不,你是第一作者,帶著沈浪和李然就行。”周從文淡淡說道,“哪有老闆和手下醫生搶文章的道理,那種人水平都太差,咱這麵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