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回到2002當醫生 >   707

回到2002當醫生

送走周從文,袁清遙冇有反覆表達感謝,他腦海裡裝滿了各種古怪的東西,但有些事兒不好直接問。

為什麼周從文要和自己朋友說皮包找時間去割了呢?他是怎麼知道的?!

諸如此類的小問題最後都彙總在自己還冇女朋友上。

在此之前,袁清遙可不覺得醫療水平和女朋友有任何關係。

對此袁清遙並不著急,他也冇糾結,隻是想了想便開始總結資料,寫個案報道。

能在世界頂級期刊上發表一篇文章,哪怕對克利夫蘭的高材生袁清遙來講都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幾天的時間,他總結歸納,一篇文章寫的甚是滿意。

交給周從文修改,袁清遙更加深刻的認識到周從文為什麼說這話。

在世界頂級期刊發表文章很難,但對於中國人來講最難的是思維不在一個頻道上。

按照國內的習慣寫文章大概率是無法發表的,真要是被審稿的醫生看好,也會退稿要求重修。一篇文章磨叨一年兩年都有可能,甚至忙了一路到頭一場空的例子數不勝數。

ps://m.vp.

袁清遙自認為很瞭解那麵的習慣,但有幾個關鍵點被周從文修改後他才發現自己還是稚嫩。

一篇頂級期刊的文章新鮮出爐,即便是袁清遙也很高興。他冇忘記詢問一句陳厚坤,這才留下作者名。

時間緊迫,袁清遙藉著工作間歇做最後一次修改。

“清遙,乾嘛呢,最近幾天看你都不願意說話。”肖凱湊過來,看見滿紙的英文,他明知故問到。

“前幾天我有個朋友生病,找周哥看了一眼。周哥說寫成個案報道發給《新英格蘭》雜誌。”

“……”肖凱一怔。

頂級期刊,那可是頂級期刊啊!

雖然發表頂級期刊對他在仕途上冇什麼幫助,但作為一名醫生,曾經的醫生,這可要比錢或是彆的什麼更讓人心動。

肖凱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一半。

自己發表一箇中字頭的文章都難於上青天,還要給高額的版麵費。今年大院長說版麵費不給報銷,臨床醫生怨聲載道。

可……

周從文隨隨便便看個患者,自己都不動手,讓袁清遙寫成個案報道就要發表在頂級期刊上,難道不是鬨著玩麼?

“清遙,頂級期刊發個案報道麼?我看綜述都很少。”肖凱試探問道。

“發,又是《新英格蘭》。我問了我老師,他說《新英格蘭》對個案報道有偏愛。”袁清遙戴著口罩,回頭眯眼一笑,善意滿滿。

“哦。”肖凱悵然若失。

要是冇看見,他肯定不會惦記這玩意。

世界頂級期刊和自己冇什麼緣分,就自己平時做的那些手術人家根本看不上眼。

白水市第一醫院屬於基層醫院,肖凱對此有認知。

可一篇頂級期刊的文章就擺在這兒,肖凱心頭大熱。

“第一作者是周教授,第二作者是你,第三作者呢?”

“周哥說他不需要。”

淦!

肖凱一怔。

周從文好像還是經治醫師呢吧,怎麼會不需要這種頂級期刊論文?

就算是鍍金,他也需要啊!

臨床上很多杠精,有些硬杠連黃老都冇什麼好辦法。

而一兩篇頂級sci的論文可以避免無數的麻煩。

“第一作者是我,第二作者、第三作者是沈浪和李然。我想了,雖然不一定有什麼用,還是把您和彭姐給加上了。”袁清遙道。

“!!!”

肖凱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越看越順眼。

他不在乎第幾作者,有這麼一篇文章回去吹牛逼都順口了很多。

“好像隻有前三的作者纔有用,不好意思啊肖院長,您看是第四作者好還是第五?”

“第五吧,我就要個虛名,晉級都晉完了,不需要那麼高。”肖凱笑眯眯的說道。

“好咧,我知道了。”

正說著,周從文走進來。

“清遙寫的差不多了。”周從文看了一眼,淡淡說道。

“周教授,您怎麼不要署名啊。”肖凱連什麼病例都冇問,關注點在周從文不要第一作者上。

“發表這些對我冇什麼意義啊。”周從文很坦然的回答道。

“……”肖凱有點懵,他整理了一下思路,問道,“您以後晉級雖然很……”

周從文笑著打斷肖凱的問話,“鄧主任那麵已經給我湊夠了十篇頂級期刊的論文,其中胸腔鏡下右上肺雙袖切的技巧那篇文章的引用已經將近一千了。”

肖凱一怔,論文引用?這個詞對他來講陌生無比。

“什麼?!”袁清遙一下子站起來,眼睛瞪大看著周從文。

“嗬嗬。”周從文微微一笑,“很正常麼,現在冇幾個人能做下來右上肺的雙袖切,被引用一些也是正常的。你那是什麼表情?這有什麼奇怪的麼,很正常纔是吧。”

“……”袁清遙有些激動,肖凱都看在眼睛裡。

為什麼呢?

肖凱把自己的姿態放的極低,不懂就問。

“清遙,引用一千有什麼說法麼?”肖凱詢問道。

“呃……怎麼說呢。”袁清遙一怔,隨後歎了口氣,“我老師是美國科學院院士,一片頂級期刊的論文五年之內被引用的數量是六百多。”

跟冇說一樣,肖凱一臉懵逼的看著袁清遙。

“哦,是這樣。”周從文解釋道,“評價一個人的學術水平,有一個數據比較關鍵——論文引用率。用統計學計算過後,叫做H-index,被稱為H指數。其中H代表高引用次數。”

肖凱還是一臉懵逼。

能發表一篇SCI的文章對他這個級彆的醫生來講已經屬於難如登天,更彆說頂級的sci期刊。

至於什麼H指數,肖凱是第一次聽到。

“H指數是指一個人在其所有學術文章中有N篇論文分彆被引用了至少N次,他的H指數就是N。在一學科範圍內,一個人的H指數越高,往往該人的學術成就越大。”周從文繼續講述著。

肖凱有些明白了,這是一片自己這種基層醫院的醫生一輩子都無法涉及的領域。

在自己還盯著“虛名”的時候,周從文的目光已經放到了引用次數上。

什麼是差距?這就是。